cellofish

Drink with me

[ES] [英涉] Empty Chairs (终章/全文完)



时期:初夏
地点:花园露台

涉:英智是想听我的梦想吗?其实小丑和偶像,虽然听起来很敷衍,但也是我真实的愿望呢。英智对于我来说,是特别的存在。在你面前,我可以取下小丑的面具,脱掉舞台上的戏服,连人类的皮囊都能够随时抛弃。
要说我最深的梦想,就是此刻。桌上有红茶,你我坐在桌边,热切交谈。大体上,人生的美好就是这样的。人和人相遇,心灵交会,燃起火花。
谁都没法在世界上独自存活,再孤傲的人,也不可能与周围完全隔绝。经常有人会尝试着停留在高耸入云的山顶,但如果只是孤身一人,他很快就会迷失。不是因为孤独,而是因为只剩下了自我,所以就再也找不到它了。
我自己也曾经徘徊在云上,只差那么一点,我就要飞离而去了。然后,就在...

[ES][英涉]Empty Chairs (Drink With Me /第三话)



时期:夏

地点:屋顶

英智:涉,我好像喝醉了……
涉:我也是……
英智:哦!夜晚的星空真是美丽,美得让人觉得现在死去都不要紧。可是夜晚也有我惧怕的东西……涉,你听见海浪的声音了吗?
涉:听见了。虽然有点距离,但依然听得见。
英智:是浪头冲击岸边的恶狠狠的声音,像是谁在怒吼。夜里的海怎么会变成这样了呢?白天的时候,分明是平静优美的模样,像蓝色的绸缎,让人不由得心生爱意。
涉:日与夜,梦与醒,美与真,爱与死。大海只是在如实印证。
英智:涉啊,涉。
涉:不过为什么是“惧怕”呢?如果英智说“厌恶”的话,倒是可以理解。
英智:大约……在我十二岁的时候,有一年冬天特别冷。我发急病做了手术,之后在家一直休养着。到了春天,父母...

[ES] [英涉] Empty Chairs (Drink With Me /第二话)

时期:夏

地点:屋顶


涉:英智,晚上的风有点凉,要不要回去?

英智:我没事的,涉不要担心。现在我一点也不觉得冷,浑身热乎乎的,心也突突直跳。

涉:如果出汗了也不好,容易伤风。要不先披上我这件衬衫吧。

英智:我可能是有些兴奋了……这件是格朗泰尔的衣服吗?

涉:对,彩排的时候纽扣被道具勾到了,想拿回去重新缝一下的。

英智:好了,安灼拉披上了格朗泰尔的衬衫。

涉:要是原著里的格朗泰尔知道了,说不定会开心极了。

英智:和原著相比,音乐剧里的你我两个角色,像是亲密了很多。我记得雨果笔下的安灼拉,更加高洁、冷峻又不苟言笑。他对格朗泰...

[ES] [英涉] Empty Chairs (Drink With Me /第一话)

时期:夏

地点:屋顶


英智:真没想到,这种罐装咖啡那么好喝。虽说这类商品都是很早就制作出来,堆放在自贩机里面的,居然还有这样的口感,让我十分惊讶。

涉:那是因为英智没怎么喝过自贩机卖的饮料吧?单就咖啡而言,类型就有不少。有几种我爱喝的,下次推荐给你吧!

英智:啊太好了!涉,我还想尝试其他饮料哦!

涉:没有问题。

英智:咦?可能因为太好喝,居然已经见底了。

涉:哈哈,我的饮料还有一半呢。

英智:说起来,涉喝的是什么?

涉:这是葡萄汁。可惜在学校里没法喝酒,不然我就喝上一杯了。

英智:涉怎么想要喝酒...

[ES] [英涉] Empty Chairs (Castle on a Cloud /第二话)

Castle on a Cloud /第二话


时期:初夏

地点:礼堂舞台


千秋:奇怪,后台这里怎么会有一座桥?

薰:不是桥吧,这是搭建舞台布景剩下的一堆长椅。

千秋:还真是,可是它们正好挡住路了……没办法,只好当成桥,看我从上面走过去!

泉:几岁了?过个小桥还那么兴奋。

薰:都说了不是桥……

纺:好黑!怎么还有点冷飕飕的感觉……

敬人:你们走过去时小心一些,道具组的人今天下午就会清理掉。

千秋:哇!下桥啦!

敬人:慢一点!慢一点!

泉:等下,舞台中央这是什么?

千秋:是一座山?

薰:是城堡吧?难道有可爱...

[ES] [英涉] Empty Chairs (Castle on a Cloud /第一话)

时期:初夏

地点:学生会办公室


英智:请进。

敬人:打扰了——这音乐是……你又在听瓦格纳吗?

英智:敬人已经很熟悉了呢。

敬人:还不够熟,我听不出这是哪首曲子来。

英智:《桥梁通向城堡》哦,天神沃坦在唱,是《莱茵的黄金》里面的。

敬人:说到这歌名的话,那就是瓦尔哈拉已经建造好了吧?

英智:正是。

敬人:我本以为英智会在听这次演出的歌……

英智:我的确是在看涉修改的剧本。不过最近要演出的部分听太多遍了,已经找不到灵感,也得不到进步了。我需要换换脑子,听听别的东西,之后再回到排练上去。

敬人:原来是这...

[ES] [英涉] Empty Chairs (Dreamed a Dream/第三话)

时期:初夏

地点:1-A教室


创:早上好,友也君!

友也:是创啊,早上好……

创:友也君怎么没精打采的?

友也:呵——哈——好困——

创:昨晚天气又不热,莫非友也君半夜被蚊子咬了?

友也:蚊子?今年还没见过蚊子呢,我是失眠了……

创:咦?友也君居然会失眠!嘻嘻,是有什么心事吗?

友也:不要笑得那么奇怪,你又不是变态假面的亲戚!不过还真的有个烦恼的事情……

创:是什么事?居然能让你烦恼到睡不着?

友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这次排练舞台剧的事情。创你不是也知道的吗?

创:呀,原来是这个啊!前天不是通知说,暂时...

[ES] [英涉] Empty Chairs (Dreamed a Dream/第二话)

注:本章含微量红宗


* * *


Dreamed a Dream/第二话


时期:初夏

地点:空手道部道场


红郎:既然来了,就进来随便坐坐吧。我正好泡了茶,可以喝一杯再走。

北斗:抱歉!之前我还以为转校生到这里来了……那么打扰了!

红郎:没什么,也用不着道歉啊。小姑娘应该是去了小斋那里。过会儿我也要去手艺部,要不要一起去?

北斗:那样最好了。我之前想找转校生商量排练的事,听说她去找人改服装,想也没多想就到学长这里来了。

红郎:这次演出的服装,我这里也的确负责了一部分...

[英涉] Moon River 余本通贩

CP之后还有少量余本,就拜托在voice太太的店里寄卖。


地址:


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58394844623 


这次的成品我很喜欢,没有几本啦~


[ES] [英涉] Empty Chairs (Dreamed a Dream/第一话)

Dreamed a Dream/第一话


时期:初夏

地点:花园露台


英智:……她就这样死去了吗?

英智:为什么能让人如此伤心?每一句之后都想痛哭。

英智:不知不觉,我的眼泪滴到了茶杯里。就连这杯茶,都不知何时已经变凉了……

涉:英智,你是在哭吗?

英智:涉——

涉:发生了什么?!

英智:你终于来了,涉。我没事,我在看你上午发给我的视频链接。

涉:原来是这样,英智是看到哪一部分了?

英智:芳汀离世了。

涉:我明白了,这个部分的确让人难过,芳汀临终前的这首歌每次都会让我落泪。

英智:涉不是看过很多遍了?...

1 / 16

© cellofis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