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lofish

Drink with me

 

 

《旧照片》

  

 

 

新年这天的晚上,我在箱根汤本火车站上了车。火车摇晃着破破烂烂的铁皮壳子,一路北上而去。

在新年外出长途旅行的人并不多,所以车厢里空空荡荡的。有几盏顶灯早就坏掉了,昏暗的火车里光影恍惚。车窗外是午夜的郊野,罕有路灯微弱的光点掠过。我看着周围那些冷冷清清的座椅,打开随身的便当,吃了个饭团,然后准备开始享用这孤寂的旅程。

这个时候,却有个女人坐到了我的对面。她头发刚到肩膀那里,穿着黑色的大衣和黑色的裙子,围了一条艳紫色的羊毛围巾。她一点也不拘束地坐下,一边放下手中的提包,一边跟我打招呼,语调中透着轻快的愉悦感。

“终于找到别的乘客了呢!”

“晚上好。”我打量她。

一束光拂过女人的脸。她容貌优美,几束长长的刘海垂到鼻尖。

“路上时间那么久,不如我们来讲故事玩吧!”她说。

“好啊,不过我没有讲故事的才能,你来讲一个怎样?”

“那我就来说一个和自己有关的故事吧……”

她从大衣口袋里取出一个黑色皮面的笔记本,拿出夹着的一张照片,递给我看。

“看看这个。”

我接过照片,借着忽明忽暗的光线仔细看起来。

照片已经发黄了,看上去有些年头。两个美少年前后站着,姿态亲密。右边的少年一头绿色的头发,夹带了些许橙红,束起来搭在肩头。他的眉眼细巧,骨骼清秀。穿了一身合体的西装,姿态优雅却略含忧郁。左边的少年却穿了一身和服,头发散乱,皮肤也有些苍白。但眼神却透着直率和开朗。

隔着火车的小板桌,女人伸过手,用指尖点着和服少年说:“这个是我的弟弟。”

“和你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她笑了:“大家都这样说呢。”

“不过,”她抬头看着我的眼睛,“我接下来要讲的这个故事,虽然极短,但很奇特。你是否愿意听听?”

我问:“怎么样的奇特?”

“比如说我并非人类……这样的……”

我的好奇心高涨起来。

“这个很好,快讲给我听!”

女人整了整自己的围巾,开始说了起来。

“这个紫色是我们家族的颜色,而我的家人们都并非人类。我的父母是温泉之神,我是掌管小动物的神,而我的弟弟,是山神。

“我们家姓东堂,住在箱根,开了一家颇受欢迎的温泉旅馆,一般人都以为我们是普通人家。我们的容貌会变老,但其实并不会死去,老年之后又会开始新一轮的轮回。除此之外,我们也的确过着普通人类的生活。

“我们家最令人担心的就是我弟弟了。他年幼时就体弱多病,虽然性格开朗,但老是没什么精神。如果他是普通家人的孩子,倒也不要紧,但他可是山神。每当他生病的时候,就会暴发山洪或是山体塌陷,病重的时候,甚至会毁掉半个村庄。他本人虽然想竭力避免这种可怕的事情发生,但一直却是毫无办法。

“在我17岁的时候,忽然有人写信过来,说是要提亲。对方是远在千叶的一户大户人家。说是儿子刚留洋归来,想先登门拜访,再商议提亲事宜。既然过着普通人类的生活,婚嫁之事父母也是会考虑的。所以他们打听了一下那户人家,觉得很是放心,就邀请对方过来了。

“这件事我却很不乐意。因为我早有喜欢的人了,虽然那只算是单相思,但却也不能平白无故把我嫁给一个陌生人啊。我闷闷不乐了很久,箱根的小动物们也受我的情绪影响,一起闷头睡了三天,终于到了那家少爷上门拜访的日子。

“客人到达后,善解人意的母亲却来跟我说了个好消息。原来那户人家想提亲的不是我,而是我的弟弟。本来还发愁的我,一下子感到了轻松,另外好奇心大发,我决定去看看热闹。”

“于是这就是那位卷岛家的少爷了,”女人指了指照片上绿色头发的少年。

“他们见面的时候拍了这张照片,卷岛少爷做派非常洋气,还特地带了摄影师过来。我看到我弟弟时,就已经明白,他第一眼就爱上了这位绿色头发的少年。

“卷岛少爷说,想和我弟弟两人一起去山上走走,父母同意了。他们肩并肩出了门,沿着溪水踏上山道,向山林深处漫步而去。我好奇心大发,于是变成了一只松鼠,蹦蹦跳跳,悄悄跟在他们身后。

“为何是我,为何选择我,为何分明是第一次见面,却似久别重逢。我弟弟这样问卷岛少爷。卷岛似笑非笑地拉住我弟弟的手,说,因为连千叶都有山石崩塌了,我就挂念起你的身体来。弟弟一惊,问道,山石崩塌和我有什么关系。卷岛轻轻瞥了他一眼,特别温柔地答道,因为你是山神啊……

“连我在树梢上都惊讶得不行,失手滑落了手中的一颗松果。我弟弟一边吃惊,一边却又好似如释重负。

“卷岛继续缓缓道来。你忘了吗,他对弟弟说,上一次轮回我们在这山上做过的事情,还有再上一次和再再上一次。有时候为了轮回不要太多的负荷,神灵们也会特意抹去前一世的记忆,所以我不会怪你记不得我。

“弟弟睁大了眼睛,努力回想,眼中闪过一簇簇火花,但一会儿又咳嗽起来。

“卷岛少爷掏出一片折叠得很整齐的手绢,帮我弟弟擦去咳出来的眼泪。你这一次轮回的身体,实在有点虚弱呢,他说。然后他抬头看树林的上方,我以为他发现了我,刚想逃走,却发现他看向的是另一边。

“卷岛收好手绢,抬起细长的胳膊。他看过去的密林上方树冠浓密,只露出一条缝隙,透出一道弯弯的蓝色天空。他伸出细长的手指,就像取片叶子那样,轻而易举地就把那弯天空给摘了下来。

“他小心地扶着我弟弟的肩膀,把那弯天空从额头拢上了弟弟的头顶,看上去就像一个淡蓝色的发箍。这样就精神多了,身体也会好起来,卷岛说。然后他看了看,又特意从发箍里扯出三缕刘海,长长地垂到弟弟的鼻尖。这样看上去会更美型,卷岛说着,动作轻柔。

“你怎么做到的?弟弟问他。他的咳嗽已经止住了,脸颊还泛起了健康的红晕。卷岛低头笑了笑,我告诉你我的名字后你肯定会想起一切的,他这样说。

“我是西方的森林之神,那里的人们都叫我Pan,说我长着山羊的蹄子和一张不好看却充满了欲望的脸。但在三万年前遇到你之后,我就有了一个新的名字。你叫我小卷,一直是你专属的称呼。比起Pan来,我更爱这个名字。现在你想起我来了么?

“卷岛如此自嘲般的解说,我弟弟却忽然流下了眼泪。他扑到卷岛的胸前,抓住他的胳膊大声哭起来。是你啊,你啊,混蛋小卷!你怎么那么晚才来看我啊!!卷岛拍着弟弟的背,亲吻着他的头发。

“然后,东方的山神和西方的森林之神就抱在了一起。他们亲吻爱抚,缠绵良久。虽然他们看上去只像是普通的少年,但周围的山都在那一刻变绿了,一整个春天的花也都在那一刻全部开放了出来。

“我不好意思看下去,就悄悄跑回了家。自此以后他们生活在一起,弟弟的身体好得不行,箱根的山也再也没有了灾祸。这就算是故事的结尾吧,而那已经是五十年前的事了呢。”女人自己拿起照片,颇为感慨地端详着。

“对不起,虽然冒昧,可是我觉得故事还没结束呢。”我说,“你当时很羡慕你弟弟他们吧,但你自己后来又怎么样了呢?”

她叹了口气。

“你看,我现在已经是个年近七十的老妇人了,这一世轮回的故事也马上都快结束了。没错,我很羡慕他们,同时也为他们高兴不已。但世上之事,并非能常遂人愿,我身为神也是一样。”

她不再看我,而是转头看向窗外。

“我说我单恋着的那人,其实也不是人类,更不是神族,他只是一个鬼。他总是行踪飘忽,来去飞快,也许连我的存在都不知道呢。”

“那你打算怎么办?”我问。

她笑了。

“等下一次轮回吧,可能在下一次生命里就可以好好地遇见他了,”她从手提包里取出一个手巾包裹,里面是一盒精致的寿司手卷。

“这是送给你的,一定又饿了吧?我知道你啊,向来是个饿鬼呢……”她俏皮的神情宛若少女。接着,她起身要离开。

“等等!”我叫住她,“怎样才能再见到你?”

她用手指绕了绕刘海,想了想。

“谁知道呢?或许我会变成一只小兔子吧?不管他有多少其他的爱恋,我都会绊住他的脚步,让他宠爱我一辈子好了。”

就像出现时那样,女人毫无声息地消失在了车厢尽头。我低头时,发现她把那张照片忘在了桌上。

“真是个好故事呢,”我自言自语。

就这样端详着照片,我吃掉了所有的便当。

 

 

 

 

 

 

 

 

 

(完)

 

作者:四是最快的数字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东堂尽八盯着电脑屏幕一阵恶寒。

这篇发布在箱学论坛文学版块的小说,最近收到了堆成山的回复。东堂看到这么热门,于是也去瞅了一眼。没想到居然是这样的内容!

新开那个混蛋啊!等明天去学校看我怎么收拾他!居然敢拿我姐来瞎玩!居然敢拿我和小卷来开涮!!他一定是闲得蛋疼,一边啃能量棒一边对着兔吉发情,才会想出这种三流神经病小言情的吧!!

东堂合上笔记本电脑,一边拉开黑色的木质抽屉,准备把电脑放回去。

“啪”的一声,有什么东西从抽屉的夹缝里掉了出来。东堂捡了起来。

那是一张照片,东堂穿着和服,小卷身着洋装,发箍也还不在东堂的头上,那是不知什么久远年代的照片,已经褪色发黄。

忽然间,所有的、所有的记忆都一并袭来,从东堂的眼里奔涌而出。

 

 

 

 

(完)

 

2014.3.7

 

 

评论(16)
热度(146)

© cellofis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