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lofish

Drink with me

[箱学三马鹿相关]世界之王 Les rois du monde

  

 

荒北靖友讨厌校庆,但最后他还是来了。

校长讲话和各种仪式总让人觉得烦,但熬完了典礼又没什么事情可干。于是他去图书馆看了回顾摄影展,在一张当年自行车部的合影前站了一小会儿,接着就不知该去哪里了。

箱根学园的校园这些年也没多大变化,荒北坐在宿舍的台阶前想。比如这个地方,就还是老样子。他记得有一天训练结束,一群人嘻嘻哈哈往回走。新开在半路上去抱了兔吉过来,顶在头上。自己就嘲他说,你这是王冠么。结果不甘寂寞的东堂马上接茬说,王冠的话他也有,头箍更像真王冠。荒北龇了龇牙,说你们算是什么王啊,鬼王和山大王么?于是那俩异口同声地回答,是世界之王。荒北怒摔百事罐,说别以为你们昨天被学校拖去看了场戏就忘乎所以了。昨晚看的是《罗密欧与朱丽叶》的法语音乐剧,看完后几乎人人都哼着《世界之王》那首歌离场。他指着东堂说,你是情种子罗密欧?指着新开问,那么你是好基友班伏里奥?他俩超开心地回他,对啦你是最早死的小疯子茂丘西奥!荒北觉得分配还算合理,不知该怎么反驳。新开安慰他说,死是死得早了点,但生而自由的个性很帅气啊。东堂也安慰他说,你看我最后不也死得很惨。转念一想又大叫起来,不要我才不要拖着小卷殉情呢。为了安抚自己,东堂忙给总北的朱丽叶拨了24个电话……

真是太蠢了,荒北想。年轻时自己和同伴们总会把光阴浪费在这种无聊得不行的事情上。和剧中的那些笨蛋也没什么两样。那时候,一辆公路车就是生活的全部,对荣誉和未来的渴望,真是像火一样烧着他们的脚踏板。

不过世上有什么东西不是被浪费的?但又有什么东西真的无聊?
人群在楼前来来往往,荒北一眼看见校长朝他走来。

“不去吃自助餐么?”

“不了,一会儿就回去了。”荒北笑笑说,指了指对方中年发福的肚子,“再说,我可不像你那么贪吃。”

“靖友,那么你在这里干嘛呢?”

“想起我们三年级合宿训练前一天的事了。” 

“哦,我想想……是世界之王么?”

荒北冲着新开校长点了点头。这是个他当年想破脑袋也想象不到的新开,而楼后兔吉吉墓碑上的字迹,现在都已经模糊了。

“还不错,我们都还活得好好的。”

荒北表示同意。他们那时谈论着剧中人物的死,仿佛连轰轰烈烈地死去都会是件浪漫的事情。

新开若有所思:“上周接到东堂电话,说他打算从瑞典回英国了。”

东堂高中毕业后参加了两年职业队,受伤退役后最终还是去了英国找卷岛。他们一起生活了十一年,然后好好地分了手。东堂一直在做公路车的生意,分手后也没回国,只是不停地在欧洲搬家奔波。

“他还是抱有希望吧?”荒北问。

“我觉得也是。”新开摇了摇头。

荒北讨厌校庆,但他还是呆到了下午。到了傍晚时分,他无法拒绝新开的邀请,两人一起去居酒屋喝了一杯。

“为什么干杯呢?”酒端上来时荒北问。

“为了我们都是自由自在一个人?”新开提议。

荒北笑着摇摇头。

新开也笑了:“为了世界之王吧!”

“为了世界之王!”

随便吧,荒北喝下一杯,心情也转而松弛起来。随便吧,直线鬼,他想。你知道我啊,是从来都没法拒绝你呢。

 

 

(完)

 

2014.3.21

 

 

评论
热度(41)

© cellofis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