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lofish

Drink with me

[ES][阿多薰] A Million Miles Away

复健,发布之前说几句。

数下来已经五个月没写文了,谢谢还关注着我的大家,我真是太咸鱼了……

今年的上半年基本上都在规划旅游或者旅游,然而我在这篇里还是写了一个我没去玩过的地方(。关于此地的相关信息和细节都是我自行查找或是咨询了实地考察过的小伙伴的,感谢我的小伙伴们!

 

本篇故事时间发生在原作的一千零一夜之后。另外,文中私设捏造很多,请慎入。

 

再次谢谢大家!

 

 

 

* * * *

 

 

 

A Million Miles Away

 

 

 

 

1

 

 

放下手机的羽风薰叹了口气。

“我们被放鸽子了,阿多尼斯君。那两个人,难道是偷偷摸摸去度蜜月了吗?真可恶啊!”

“朔间前辈说什么了?”

“说他没睡好,起床后头晕,不能出门了。然后他又说,小狗好像也感冒了,一个劲儿流鼻涕。说是让我们好好玩,他们就不来了。”

“这样啊,”阿多尼斯拧上运动饮料的瓶盖,若有所思。“朔间前辈是不是身体有点弱呢?晃牙同学平常看上去还挺健康的,怎么忽然也生病了……”

“多多尼斯君,现在可不是操心他们健康的时候,你还是关心一下我们面临的状况吧!”

现在的时间是下午四点,薰和阿多尼斯站在迪士尼SEA乐园的门口。提议UNDEAD一起来这里玩,本是朔间零的主意。另一方面,也是为了照顾他昼伏夜出的体质,最后讨论下来,决定买“星光护照”。这是在下午三点后才能入园的门票。夏季夜晚会凉爽一些,游客也比白天少一点。玩几个项目,看看夜间表演,想来会是个不错的安排。羽风薰记得魔王大人当时边吃烧烤边说着:“回忆是需要创造的,追赶着夏天的尾巴,不如一同去编织美好的青春记忆吧……”朔间那一脸笑意盈盈好像还在眼前乱晃。薰现在回想起来,禁不住怀疑,对方在那时就把阴谋全计划好了。

“羽风前辈,我们还是进去吧。”

“阿多尼斯君不在意人不齐吗?”

“不是,大家一起来,很好。但现在,就算只有我们两个,也是可以去玩的。还有,这里的迪士尼我还没来过。既然我们都在门口了,不妨进去看看。”

“你不在意的话,我也就没有顾虑了,”薰重现了笑颜。“现在门票应该还没卖完,我刚看见一群可爱的女孩子买好票走了进去。那我们这就去买票,说不定还来得及追上她们呢!”

 

 

 

2

 

 

进入了乐园的大门,就好像到了一个全然不同的世界。音乐和欢笑声在四周流淌,人群熙熙攘攘,就像走在节日的街头。

阿多尼斯捧着游乐园的地图,浏览着各处。

“羽风前辈,我们先去哪里好……”

话音未落,薰已经抓住了他的手臂。“跟我来吧!我带你去个好地方!”

“是刚才那些姑娘们去的方向吗……咦?”

右转才走了没几步,薰就停在了一家挂着“Cafe”招牌的店门外。

“这里是咖啡馆?”

“虽然名字上写着Cafe,这家可是有不少好吃的重量级正餐哦。”

“我之前还以为我们会先去玩,没想到先带我到了餐厅啊。”

“哈哈,我们在大门外的时候,我就听到你肚子叫了。实际上,我自己也饿了。早上睡了懒觉,中午起床后只在赶过来的路上喝了一杯冰咖啡。只有先吃饱,才有力气去玩啊!”

“我中午好好吃过饭,不过夏天会出很多汗,的确是已经需要补充能量了。”阿多尼斯脸有点红。

店内十分舒适凉爽。薰点了茄汁海鲜意大利面,阿多尼斯要的是烤鸡套餐。柜台里负责点餐的姑娘长得很甜美。她一边按着触摸屏,一边微笑着打量面前两位漂亮的年轻人。薰自然而然回以笑容和眨眼,还说“能遇到这么可爱的人真是太幸运了”之类的。而他身边的阿多尼斯,却一直是面无表情的模样。就算姑娘用同样甜美的声音帮他确认付款金额,他也只是严肃地点点头,一言不发。

坐到桌前的时候,薰本想说说自己这位木讷的同伴,但看着阿多尼斯注视食物的神情,他又把嘴边的话给吞回去了。面对着半只烤鸡和一盘香喷喷的烤土豆块,阿多尼斯看上去显得分外认真。那表情认真过头了,却是纯粹又可爱。他一声不响、专心致志地吃着,把骨头也啃得干干净净。在全部完成后,他才抬起头,看向桌子对面的同伴。出乎薰的意料,他露出了笑容。

“羽风前辈意外地靠谱呢。”

“听你这样说,我很高兴呀。而且你看,你的笑容不是很可爱吗?”

被夸奖的人侧过了头,脸比刚才更红了。

薰想起了之前的话题:“刚才对着那个女孩子的时候,你也可以这样笑一笑嘛。既然是想成为偶像,对人就不能总是那样生硬。”

“羽风前辈,我知道我的问题,可是……可是,我练习下来,只有对羽风前辈才能笑得出来……”

“喂——练习?你这是在说什么啊?”

阿多尼斯的额发在轻轻晃动。

“是……是这样的。上次前辈教过我该怎么笑,所以我回去后就对着镜子练习了很久。然而我发现,对着自己的脸也好,对着小动物也好,哪怕对着烤肉和香蕉,我都没法笑得那么自然。只有拿着UNDEAD的写真明信片,尤其是羽风前辈单人的那张时,我才可以练习成功。有可能教我笑的人是你,所以面对别的东西,我还是需要再练习练习吧。”

羽风薰想,他要再去点一杯冰可乐,要满满一杯的冰块,堆到盖子才行。然后把那一杯冰贴在耳廓上。只有那样,或许才能让自己发烫的耳朵和大脑稍微冷静一点。

 

 

 

3

 

 

虽然已是傍晚,夏天的太阳却依旧火热。当日最后一次花车巡游正向这边过来,迪士尼的经典人物穿着厚重的玩偶服转着圈跳舞,王子和公主们在花车上面朝人群挥手。薰和阿多尼斯站在路边,广播里响着桑巴乐曲。节奏欢快的鼓点敲击着他们的耳膜,仿佛让心脏跳动的力度和频率也与乐声同步起来。

前面的观众群里响起了一阵尖叫和大笑的声音。原来是巡游的玩具兵从背上拿下水枪,朝人们“猛烈开火”。清凉的水珠溅到身上和头上,却让气氛更加火热。平日里安静拘谨的人们,像被打开了某个开关,纵情欢笑着,有的还跟着队伍一起舞了起来。

一个玩具兵走到阿多尼斯面前,大概是不小心用力过猛,把满满一枪管的水尽数喷在了他的上衣前襟上。阿多尼斯愣了一下,玩具兵演员自己也没料到,动作停滞在了原地。

“哇唬!”薰忽然冲到玩具兵旁边,轻轻抓住他的水枪,用类似芭蕾舞的动作绕着他舞蹈了一圈。阿多尼斯也反应过来,他做了一个被子弹击中捂胸口的夸张动作。人群中爆发出喝彩声和笑声,前一秒的尴尬已经烟消云散,周围人们的情绪甚至比刚才还要热烈。

等巡游队列过去了,薰取出了一块米黄色的毛巾手帕,递给阿多尼斯。

“多多尼斯君,你现在看上去就像尼斯湖君。”

“羽风前辈,我倒是觉得这样一下子,身心都舒爽了呢。还有,我看上去有那么糟糕吗?”

有,羽风薰想。阿多尼斯今天穿了件白色的衬衫,被水浸湿后,他结实的胸肌紧贴在几乎透明的布料后,暗褐色的肌肤毫无自觉地散发着诱惑的意味,真是太糟糕了……

“快擦干,不要着凉了。”薰故作轻松地笑了笑,想让心里绷起来的那根琴弦放松下来。但他忍不住又朝对方湿掉的部位看了一眼,他身体里面的弦开始呜咽起来。

阿多尼斯接过手帕。手帕有淡淡的香味,右下方的角落里绣着一朵蒲公英。

“谢谢前辈……这是女孩子的手帕吗?”

“是我自己的啊,蒲公英可是我最喜欢的植物。”

“为什么是蒲公英?”

“因为蒲公英能飞得远吧,”薰答道。“远远地离开最先的那根枝头,自由自在,飞到无尽的远方去。”

“嗯,我明白。”

夕阳洒在阿多尼斯的胸前,蒲公英的手帕轻轻擦过他心跳的位置。

 

 

 

4

 

 

晚间的游客果然少了很多,他们排队半小时就玩上了“恐怖饭店”。

座椅忽然往下坠落的时候,薰不由自主叫出了声。旁边有一只手伸过来,抓住了他的胳膊。在黑暗中,那个温厚的声音轻轻说着,气息随着话语轻轻拂着他的耳廓。

“羽风前辈由我来保护。”

那手握得很牢,对方的手臂也因为姿势的缘故,紧贴着薰,比自己略高的体温传了过来。稳妥,安心,也没被握得太紧,看来壮实的后辈小心地没用上蛮力。

薰没有说话,任由他握着。他以前和女孩子约会的时候,也曾抱住对方或是被对方搂抱。那时的心情,多半是简单又愉悦的,但却没有一次,像现在这样。

他想起了最爱的大海。

踏着冲浪板迎着海风的时候,浪花会层层叠叠、扑面而来。但那一刻,心里是轻松惬意的。而曾经,当他面对平静的海面和沉静舒缓的潮涌时,他的心却会不由自主地颤动起来。

 

 

 

5

 

 

又玩了几个项目后,天早已经黑了下来。游乐园里到处是五彩缤纷的灯光,比白天看上去还要漂亮。他们路过园区中心的火山,穿过美人鱼礁湖,来到了阿拉伯海岸。

刚走过桥,空气中就传来咖喱的香味。一开始他们还以为是从餐厅里飘出来的,随后发现,那是从卖咖喱味爆米花的小摊上传出的。尽管下午那餐吃得很饱,而且之前玩累的时候,又去买过亭子里的熏火鸡腿,现在根本不饿。但这香味实在诱人,他们最终还是买了一大盒爆米花,坐在一把长椅上,趁热吃了起来。

长椅在湖边,面对的游乐设施是“茉莉公主的飞天魔毯”。那是一个类似飞椅的装置,来自于迪士尼版的《阿拉丁》的故事。周围的建筑模仿了公主居住的王宫,带有浓郁的阿拉伯特色。魔毯忽高忽低,上面的游客自由地控制着方向,时不时传来一阵欢声笑语。夜晚的魔毯发出红色和绿色的灯光。王宫庭院在夜色的掩映下,也像是真的一样。

“羽风前辈,你上次在做广播的时候,提到过魔毯吧?你有没有想过,要坐上魔毯去什么地方?”

 “有啊,”薰回答,“从小时候开始,应该有过无数次了。”

“我也是。”阿多尼斯微微眯起眼睛,流露出自然的笑容。

“我的三个姐姐年龄比我大了不少,我刚出生那会儿,她们大约六、七岁,正是小女孩最蛮横无理的年龄。我幼年时十分瘦弱,老是生病。而父亲祖国的传统又很看重儿子,所以姐姐们觉得父母把偏爱都放到了我的身上。她们多少有些恨我,叫我瘦猴子,耍小聪明欺负我。

“妈妈经常不在家,十岁左右的时候我还会挑食,姐姐们就在饭桌上故意抢走我喜欢的食物。假如我不吃那些不想吃的东西,姐姐们就向父亲告状。父亲一向重视珍惜食物的品德,那样的话,他就会严厉地责骂我,而姐姐们因此就获胜了。

“那些时候,我会觉得委屈,就跑到妈妈的房间,一个人悄悄躲在衣柜里,听妈妈收藏的音乐CD。也许因为是讲阿拉伯的故事,我一直特别喜欢动画<阿拉丁>的原声碟。我塞着耳机,缩在丝绸的裙摆堆里,闭起眼睛,想象自己正乘在魔毯上飞过世界。

“我想逃跑,离开家和三个烦人的姐姐,追随自己的梦想,飞到他们全都够不着的地方。

“后来我长大了,变得强壮,姐姐们不再欺负我,也意识到童年时代自己行为的幼稚。但我儿时的愿望还是没有改变……

“梦之咲,大概就是我的魔毯吧。虽然我现在还飞得不够高,也不够潇洒,但仍然想继续飞下去。”

阿多尼斯滔滔不绝,不像平日里总是沉默寡言的样子。他的眼睛在灯光的映衬下闪闪发亮,像狮子金色的眼眸。

 

 

 

6

 

 

两个人沉默了一会儿。薰转过头去望着魔毯,不去看后辈的眼睛。

“是啊,我也向往过魔毯,”薰安静地说着。

“在我不懂事的时候,父母看上去一直很忙,他们总是有很多自己的事情要办。他们对我和哥哥姐姐说,要守规矩,要听话,那样才是好孩子。我的姐姐和哥哥,都是学校里的优等生,他们像是自然而然就能考出出色的成绩,性格又柔顺平和,从来不需要父母花时间操心。

“而我却和他们不一样。在父母眼里,我就是个麻烦的小孩。吃饼干会弄得满地都是。喜欢跳来跳去,以至于曾经打碎过鱼缸。而且半夜常常哭闹,还要缠着妈妈讲故事。上学后我的成绩也起起伏伏,很少拿到满分。父亲觉得我野蛮粗陋,浑身都是缺点,一点也不像羽风家聪明优雅的孩子。还有,我从小就有不少自己的奇思怪想,有时候会对父亲说的话产生疑问。我忍不住会提出来,有时候还要据理力争。那样的时候,父亲就会很愤怒。他是个很爱惜脸面的人,容不得他人挑战他的权威,哪怕是自己的孩子。

“而我那时还没长大,就算是母亲对我叹气,父亲用冷冰冰的眼神看我,我也想让他们多看我一眼……但他们从不。

“小学的时候,我被班里的男生欺负。他们嘲笑我,说我像个女孩子。然后给我起了难听的绰号,在路上叫我,还恶作剧一样地拉扯我的衣服。我当时力气不够大,又只是孤身一人。反抗或告诉老师的话,他们就在放学后摁住我扇耳光。

“这些事情,我忍受了很久,最后好不容易才鼓起勇气说给父亲听。我说着,我看着他冰冷的眼神,忍住了眼泪,努力讲完。他听了只是叹了口气,说,别人欺负你,你就反击回去好了。这么大的人,连男孩子的骨气都没有,你有什么用。他说完这句,就把我扔在自己的房间里,走掉了。

“那天晚上,我难受了好久。我第一次想离开家,离开讨厌的学校和同学,甚至离开这个不会用肯定的目光多看我一眼的世界。我想乘上魔毯,或者飞碟,要不就是一朵海浪或一片云。我想打开门走出去,自由自在,飘得远远的,像蒲公英一样,永远不再回来。

“那件事之后,我的性格变了。我变得凡事都无所谓,对什么都不在意。只要有机会,与父母也主动疏远,再也没有向家人乞求过关怀。

“冲浪也好,和一个又一个女孩子随意交往也好,来偶像班上学也好,我做的每一件事,都是朝着父母期望相反的反向而去。我用尽全力要飞走,让风把我托起来,离开得越远越好。”

薰回过头来,看着阿多尼斯的眼睛。

后辈本来以为那会是一张流泪的脸,但他却发现,学长的嘴角挂着微笑。

 

 

 

7

 

 

“羽风前辈?”

“嗯?”

“想不想去坐魔毯?”

“一起吗?”

“一起。”

 

他们坐在了魔毯上。虽然广播里播放着安全须知,但在他们两个的眼里,周围的王宫就像真的一样,和他们坐着的魔毯一样真实。

“阿多尼斯君,我也喜欢<阿拉丁>的原声。不过要说偏爱的话,我更喜欢后面那版音乐剧里,新加的那首歌……”

“A Million Miles Away,”阿多尼斯微笑的样子实际上很美,“我也最喜欢那首。”

“歌开始之前,王子和公主的对白是怎样的来着?”

“Have you ever imagined what it'd be like to take off and never look back?”

“Only every hour of everyday.”

 

魔毯飞起来了。

 

 

 

(完)

 

评论(9)
热度(28)

© cellofis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