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lofish

Drink with me

[ES] [英涉] Empty Chairs (Dreamed a Dream/第二话)

注:本章含微量红宗

 

* * *

 

Dreamed a Dream/第二话

 

时期:初夏

地点:空手道部道场

 

 

 

红郎:既然来了,就进来随便坐坐吧。我正好泡了茶,可以喝一杯再走。

北斗:抱歉!之前我还以为转校生到这里来了……那么打扰了!

红郎:没什么,也用不着道歉啊。小姑娘应该是去了小斋那里。过会儿我也要去手艺部,要不要一起去?

北斗:那样最好了。我之前想找转校生商量排练的事,听说她去找人改服装,想也没多想就到学长这里来了。

红郎:这次演出的服装,我这里也的确负责了一部分。不过我做的是街垒百姓和对方军官的衣服。学生们的服装和女性裙装,包括我的演出服,都是由小斋来负责的。

北斗:学长是演冉阿让的吧?

红郎:对。提起这个,我还有点头大呢……

北斗:学长是遇到什么麻烦了吗?

红郎:麻烦倒谈不上,只是多少有点担心,怕自己演不好这个角色。

北斗:这次因为比赛时间的限制,我们只演20分钟的片段。参加的人数虽然多,但分配到每人的演出部分,都只有一点点。倒是学长,要唱这一段剧情里最重要的一首歌,表演的分量的确比我们都要重。

红郎:就是这个问题……可是日日树却坚持要我来演,说我是最佳人选,真让人苦笑。

北斗:我也同意部长的选择。学长足够高大,体型较为魁梧,和角色很相似。而且学长也是外在刚猛、内心却温和的人,的确是再合适不过了。

红郎:是吗?我前面自己稍微练习了一下,还觉得怎么都不对劲呢。

北斗:学长是练习了Bring Him Home那首歌吗?

红郎:对。那里不是有一卷布吗?我刚才就跪在这卷布的旁边,试了一下。歌我已经练熟了,就是感情好像怎么都不够的样子……

北斗:布吗……学长,在剧中,你是看着熟睡的马吕斯唱这首歌的吧?

红郎:没错。

北斗:我的角色,就是马吕斯呢……

红郎:……啊,是我失礼了!见面到现在都没有意识到……

北斗:不要紧的……说来,要不要我现在帮学长排练一下呢?

红郎:好啊,我该怎么做?

北斗:我来演沉睡中的马吕斯,学长对着我唱那首歌就好。

红郎:……好,那我来试试看!

红郎:♫……

北斗:……啊,学长唱得真好啊!感情又很细腻,连我这个在睡梦中的人都被打动了!

红郎:我倒是想说,北斗君的演技很棒呢。虽然只是演出沉睡的样子,但一下子就能把我带入到街垒夜晚的气氛中。在唱的时候,我不知怎么想起了妹妹。我想象着她要是遇到了麻烦,我也会豁出一切去救她……这样边想边唱,几乎都要落泪了。

北斗:是啊,我从歌声里感觉到了。对我来说,这是一次很难得的排练呢。学长的表演那么富有感情,是不是看过这部剧?

红郎:有一次在东京演出,妹妹说想看,就一起去看了。的确是值得一看的剧,之后念念不忘了很久。北斗君的话,应该更熟悉吧?

北斗:是的。因为妈妈是演员,小时候去伦敦玩,她就带我去西区看过。后来又看过好几回,最近一次是部长带我们去看的。

红郎:北斗君演技那么好,毕业以后是不是打算当演员?

北斗:说来惭愧,也只有学长这样夸奖我……不管是部长,还是妈妈,都只会对我做出尖锐又挑剔的批评呢。不过他们说得并不过分,我离完美的舞台表演还差了好大的距离。

红郎:他们是对你抱着期望吧?说刻薄的话也是想激励你能更进一步。

北斗:的确如此。可我对将来的想法还是摇摆不定……成为偶像,可能对我来说是条更轻松的路,可我……我的梦想还是舞台上的演员……

红郎:梦想吗?如果有梦想的话,应该是最优先考虑的吧……

北斗:学长是这样想的吗?

红郎:事实上,有不少人并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不说梦想,连简单的目标也含糊不清。他们糊里糊涂、又理所当然地度过每一天。他们追逐着像是人们都在追求的东西,可就算追到手了,也还是不明白自己得到了什么。而已经拥有梦想的人,明明有条件,却不去努力追寻,那就是更可悲的事了。

北斗:……我明白了,也感谢学长的开导!

红郎:用不着那么客气,我也是经历过那些乱七八糟的时期,后来才想明白的。

北斗:学长也找到了梦想吧?

红郎:是啊,找到了呢……有了梦想之后才让人感觉充满了活力……

北斗:那真是太好了!

红郎:哦,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出发吧。

北斗:嗯!一起去手艺部!

 

 

 

—— Empty Chairs   Dreamed a Dream/第二话   结束 ——


是否继续阅读下一话


关闭        继续阅读

 

评论
热度(21)

© cellofis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