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lofish

Drink with me

[ES] [英涉] Empty Chairs (Dreamed a Dream/第三话)


 

时期:初夏

地点:1-A教室

 

 

 

创:早上好,友也君!

友也:是创啊,早上好……

创:友也君怎么没精打采的?

友也:呵——哈——好困——

创:昨晚天气又不热,莫非友也君半夜被蚊子咬了?

友也:蚊子?今年还没见过蚊子呢,我是失眠了……

创:咦?友也君居然会失眠!嘻嘻,是有什么心事吗?

友也:不要笑得那么奇怪,你又不是变态假面的亲戚!不过还真的有个烦恼的事情……

创:是什么事?居然能让你烦恼到睡不着?

友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这次排练舞台剧的事情。创你不是也知道的吗?

创:呀,原来是这个啊!前天不是通知说,暂时不需要我们几个参加演出了吗?那不就用不着去排练了,还有什么好苦恼的呢?

友也:是啊,部长通知了我之后,我起先也确实开心了一阵……

创:原本被排练占据了不少时间,现在我又能去多打两个工了,可以多挣点了呢。

友也:然而昨晚,开心劲过去了,我开始思考起来……

创:嗯?

友也:你记得吗?这次我们学校参加的比赛,一开始是说,每个学校都要排练一部长度为一小时以上的音乐剧,所以部长决定排《悲惨世界》。整部剧太长,就用演唱会版的形式,来让主要人物都登台演出主线故事片段。

创:演唱会版?就是大家虽然穿着戏服,但动作很少,也几乎不怎么有道具和串场剧情——这样的一个浓缩版吧?

友也:嗯,对的。所以那个时候,部长把全剧的人物角色都分派给了大家。

创:我的角色是童年的珂赛特,友也君是长大成人的少女珂赛特。

友也:虽然又要穿女装,但我觉得还是挺合适的……

创:很适合呢!饿着肚子、做着梦的瘦弱小女孩,我觉得自己可以本色出演……

友也:你虽然看上去瘦小,但跟“弱”这个字可没什么关系!

创:友也君又吐槽我力气大,这可是生存技能……

友也:其他的角色我也都还记得,不过前天这个新的通知一出来,好多人都不用排练了。

创:通知是不是更改了比赛时间?

友也:也不算更改,只是最早的比赛规定不够完整。一小时的音乐剧,是指复赛阶段的。初赛的话,分给每个队伍的只有20分钟。这个通知一来,部长也是苦苦思索了3分钟,才想出了调整的方案。

创:才花了3分钟,看上去不算很难啊……

友也:那个人可是个天才,他遇到事情一般都不假思索,3分钟对他来说够长的了。他决定把初赛演出改成街垒之夜的完整段落,然后让其他不参与初赛的人员待命。如果进了复赛,就制作一台演唱会版与街垒之夜部分的混合演出。

创:所以我也待命了,诶嘿嘿~

友也:我也一样,街垒没有什么珂赛特的戏份。

创:我来数数看还有谁空下来了……二年级B班的衣更学长也是女装,是演艾潘妮吧?同班的鸣上学长演珂赛特的妈妈芳汀。然后是三年级。斋宫宗前辈演沙威,朔间前辈演主教。噢对了,德纳第夫妇也没有戏份。德纳第先生是深海前辈,德纳第太太是逆先学长。

友也:虽然大家都一样,但我一点儿也不喜欢这种事情做了一半的感觉。昨天放学的时候,我路过舞蹈教室,听到了里面排练的音乐声。回家以后,脑子里都是这件事,整晚上都没睡好。这滋味,就像自己变成了……薛定谔的猫……

创:那个物理学家不死不活的猫吗?

友也:唉,待命就是让人悬在半空啊。我到底还要不要继续钻研角色?要不要练习剧中的歌?这些事情,都要耗费时间和精神。如果进了复赛还好,那么将来排练的时候,心里也有底了。可万一被淘汰了呢?我这些努力不就变成了无用功?

创:这下明白你为什么烦恼了……这可以叫做“日日树涉的演员”,嘻嘻~

友也:说实话,几天前练习的时候,我还幻想过周末不用排练,就可以睡个懒觉了。谁知道幻想成真后,我居然失眠了。

创:虽然常常在嘴上说着讨厌表演部活动,但友也君还是很重视演出的呀。

友也:我可是连衬裙都准备好了!

创:果然超在意啊!我发现,这件事对友也君来说,是件好事呢……

友也:烦死了,哪里好了?

创:俗话说,失去的时候才懂得珍贵。连我都感觉到,友也君是热爱着表演的啊。向往着舞台,渴望着演出的机会……这平常体会不到的心情,现在却能让你苦恼得不行。看清楚了自己的愿望和梦想,这不是件好事吗?

友也:……这样啊,原来这就是我喜欢的事情吗?虽然还觉得不够资格叫做梦想。

创:没有什么够不够格的,想做个美梦的话,可是谁都拦不住的!

友也:那么我还是像之前一样,每天回家练习下吧。

创:嘻嘻,这样就不会再失眠了!



—— Empty Chairs   Dreamed a Dream/第三话   结束 ——


是否继续阅读下一话


关闭        继续阅读


评论
热度(9)

© cellofis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