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lofish

Drink with me

[ES] [英涉] Empty Chairs (Drink With Me /第一话)

 

 

时期:夏

地点:屋顶

 

 

 

英智:真没想到,这种罐装咖啡那么好喝。虽说这类商品都是很早就制作出来,堆放在自贩机里面的,居然还有这样的口感,让我十分惊讶。

涉:那是因为英智没怎么喝过自贩机卖的饮料吧?单就咖啡而言,类型就有不少。有几种我爱喝的,下次推荐给你吧!

英智:啊太好了!涉,我还想尝试其他饮料哦!

涉:没有问题。

英智:咦?可能因为太好喝,居然已经见底了。

涉:哈哈,我的饮料还有一半呢。

英智:说起来,涉喝的是什么?

涉:这是葡萄汁。可惜在学校里没法喝酒,不然我就喝上一杯了。

英智:涉怎么想要喝酒?不是还没到可以饮酒的年龄吗?

涉:英智忘了我的角色吗?我演的是醉鬼格朗泰尔,我只是想体会一下醉醺醺的感觉。将自我融入角色,这可是演员的本分啊。

英智:所以说,你用葡萄汁代替了酒吗?

涉:正是。格朗泰尔喝的是白兰地,想来想去,也只有葡萄汁算是接近些。如果说白兰地是葡萄酒的灵魂,那么葡萄汁只是个婴儿。懵懂未知,简单纯粹,没有发酵,也还没有让人醉倒的能力。

英智:烈酒和果汁,差别还是很大的。难道需要想象力来喝醉吗?

涉:这个不难。我很早以前就喝过酒,微醉的感觉也有所体会。在亲身体验的基础上,把葡萄汁想象成酒,也不是不可能。

英智:这可是违反规定的哦……不过,无所顾忌才是涉的风格。

涉:滑稽的小丑要是事事都循规蹈矩,那也没法让观众笑出眼泪来了。

英智:有点想看涉喝醉的样子,总觉得那会是个诱人的场景。

涉:这瓶葡萄汁不就是白兰地吗?等我喝完,你就能看到啦!

英智:等下,涉。这种瓶装果汁我也没喝过,可以让我尝一口吗?

涉:给你,请随意!

英智:……啊,这个也很好喝嘛!

涉:是吗?喜欢的话都喝掉也可以噢,不用还给我。

英智:那不行。酒鬼是格朗泰尔,我可是头脑清醒的安灼拉。

涉:哈哈,那我就要喝到醉倒了噢!万一到时候走不动路,就只能请你背我回家了。

英智:那样的话,我们不如不回家,可以一起躺在这屋顶花园的地上……

涉:看一晚星星吗?

英智:也可以一整晚都欣赏你醉酒的表情。

涉:再这样下去,我可真要醉了呢……

英智:啊!那是……

涉:是流星!

英智:好漂亮,可惜太快了,我都来不及许愿。

涉:一颗孤零零的星落进了海里,真是又美又短暂。

英智:Will the world remember you when you fall?

涉:安灼拉抢了我的歌词呢。

英智:今晚排练的时候,你唱这几句都要把我唱哭了。

涉:所以你走过来,按剧本的话,本来只是拍拍我的肩膀,说上几句。结果你猛地给了我一个拥抱……

英智:当时你的表情,再加上这歌声,我也是自然而然的反应。

涉:也许这样发自内心的演出,更有感染力吧?转校生在结束后特地跟我说,这个地方她感动得不行,比之前排练的效果都好,要我一定保留下来。

英智:真是奇妙。我们从第一次排练开始,到今天最后一次彩排,已经过去一个月了。台词、歌唱和表演,也早就烂熟于心。但身为表演者的我,却还是会被打动。

涉:这就是戏剧的魅力了,或者说,是舞台的魔法。

英智:希望我们能晋级复赛。越是演这个角色,越让我喜欢。

涉:会的哦,我也期待着排练一小时版的。还有,鬼龙君演得很不错啊,真想看他和宗的对手戏呢。

英智:嗯嗯,上次偷听到斋宫君在隔音练习室唱Stars,超厉害的。

涉:哎,我的果汁也喝完了,可怎么还口渴呢?

英智:涉,我们去那边自贩机,再买两瓶葡萄汁吧。

涉:正有此意。

英智:今夜就让我们一醉方休。

 

—— Empty Chairs    Drink With Me /第一话    结束 ——


是否继续阅读下一话


关闭        继续阅读

 

 

评论
热度(25)

© cellofis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