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lofish

Drink with me

[ES] [英涉] Empty Chairs (Drink With Me /第二话)



时期:夏

地点:屋顶

 

 

 

涉:英智,晚上的风有点凉,要不要回去?

英智:我没事的,涉不要担心。现在我一点也不觉得冷,浑身热乎乎的,心也突突直跳。

涉:如果出汗了也不好,容易伤风。要不先披上我这件衬衫吧。

英智:我可能是有些兴奋了……这件是格朗泰尔的衣服吗?

涉:对,彩排的时候纽扣被道具勾到了,想拿回去重新缝一下的。

英智:好了,安灼拉披上了格朗泰尔的衬衫。

涉:要是原著里的格朗泰尔知道了,说不定会开心极了。

英智:和原著相比,音乐剧里的你我两个角色,像是亲密了很多。我记得雨果笔下的安灼拉,更加高洁、冷峻又不苟言笑。他对格朗泰尔,一般也是那种带有傲气的怜悯。只有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他才向对方露出接纳的笑容。

涉:确实如此。还是音乐剧里的领袖更有亲和力,也更温柔。Drink With Me这里,格朗泰尔的歌词哀伤又苦涩,安灼拉的反应也会有不同的样子呢。在有的版本里,领袖就会无奈地转身离开。我看过的现场演出中,大多数安灼拉则会用温柔又坚定的姿态去安抚苦闷的酒鬼。拍肩或者拥抱,也都常有。所以英智今天的表演方式,没有任何问题。

英智:那太好了。最近一阵子,我又找出了原著来看,安灼拉这个“既是主祭,又是斗士”的青年,真的很有吸引力。如果说他是太阳神阿波罗,那么格朗泰尔就像是酒神狄奥尼索斯。

涉:我一开始想排这个片段的时候,就想到了英智哦。金发的阿波罗,像太阳一样散发着光芒,这不就是你吗?

英智:是吗?感觉收到了不得了的评价呢!

涉:我当时稍微想象了一下英智站在街垒上的样子,就已经迫不及待想给你穿上戏服了。

英智:我自己的话,是读剧本的时候。安灼拉牺牲的姿态是倒挂在街垒的外侧,舞台底部的圆形转盘转过去,就能看到他倒悬的身躯和红色的旗帜在一起。这画面真是太悲伤又太美了,我想我无论如何都要去演出这一幕。

涉:为了美什么都愿去做,你这性格也和太阳神一模一样。

英智:哈哈,没有了美,一切还有什么意义呢?

涉:在酒醉后的清醒世界里,美就像香槟里的泡沫一样,漫出杯沿,然后被倒翻在了现实的废墟之上。还好酒神遇见了太阳神,可以仰望他的梦幻和美,向往着他为理想不顾性命的样子。

英智:阿波罗却羡慕着狄奥尼索斯。他羡慕他的天分和才华,羡慕他狂野的生命力,也羡慕他的豪饮。而他自己,生命脆弱又短暂,只有把热量和光芒一口气发散出来。

涉:格朗泰尔信仰着安灼拉。

英智:日神爱慕酒神……

涉:果汁喝了一半,我们都忘了干杯。

英智:为了什么而干杯呢?

涉:为舞台。

英智:为那颗坠落的流星。

涉:为众神。

英智:为你,为我。



—— Empty Chairs    Drink With Me /第二话    结束 ——


是否继续阅读下一话


关闭        继续阅读


评论(2)
热度(18)

© cellofis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