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lofish

Drink with me

[JOJO][乔西] Per Te

对皮总诚实守信(。写个小故事。顺便凑个热闹,悄悄加入JK群JOJO二部飚文大赛www

 

注意:

1. 原作二部之后AU设定

2. 梗来自于 @戍时光陨 的某个微博吐槽w

3. 过激背德(。

 

 

* * *

 

 

 

Per Te

 

 

 

1

 

 

乔斯达牧师信仰着上帝。

虽说神职人员的信仰应该是他们心灵的基石,然而在现实中,却并不都是这样。神职也是千千万万职业中的一种,有人出于信仰,有人因代代相传,有人不过是以此谋生。而乔斯达牧师则属于第一种。他全心全意信仰着上帝,并早已决心为上帝献出他今后的生命。

乔斯达牧师的名字是乔瑟夫,小镇上的人们都叫他“JOJO牧师”。他已经结婚八年,妻子叫丝吉Q,是个小巧机灵的意大利女人。他们的女儿荷莉七岁,漂亮又可爱,而且脑子和父亲一样聪明。这里离纽约不算太远,但可能因为地理位置的关系,安稳又和平。镇上的人们和外界交流不多,年复一年,过着仿佛与世隔绝的日子。

JOJO牧师是在他刚结婚不久的时候来到这个小镇的。那一年,教堂里唯一的老牧师去世了。为了填补空缺,年轻的牧师带着新婚的妻子,在镇上住了下来。镇上的人口本来就不多,新居民总能成为瞩目的焦点,更何况是JOJO牧师这样的人。

他十分年轻,看起来只有二十岁,外表英俊又强壮。而且他仿佛天生不拘于世俗,说起话来常会大呼小叫,风趣夸张,一点都不像印象中的神职人员。正因为这种性格和职业的反差,让他的身上充满了吸引力。镇上的姑娘们开始窃窃私语,频繁地前往教堂。接着是小伙子和太太们,最后连老爷爷们都成为了新牧师魅力的俘虏。不过没过多久,镇上的姑娘们就彻底死了心。一方面是牧师的妻子不仅笑容很甜,而且为人爽朗,也同样博得了人们的喜爱。更重要的是,JOJO牧师对信仰无比坚定。就算他知道自己能轻易让所有人倾倒,他也不会对那些漂亮姑娘多看一眼。他保持着规律的作息,早出晚归,把大部分时间都贡献在了教堂。

早上七点差五分,他穿好牧师的黑色长袍,照镜子整理一下衣装,然后亲吻妻子两侧的面颊,就出了家门。镇子很小,从牧师的家步行到教堂,只需要五分钟的时间。到了夜里七点零五分,丝吉Q准时打开大门,迎接丈夫回家。这些年来,他每天都保持这样的作息,风雨无阻,比时钟的行走还要精确。

JOJO牧师说自己是英国人,但他说起话来却常会带上几个布鲁克林的俚语。有人打听到,他是从意大利来的,他的妻子后来也证明了这一点。她说他们在威尼斯相识,随后结婚,来到了这里。而如果有人好奇更进一步的详细情况,她总是会嘻嘻笑着,巧妙地岔开话题。时间一久,大家对牧师夫妇的好奇心慢慢消失了,这户人家逐渐成为了镇上自然而然的一员。

每逢节日或是庆典,当镇上的人聚集在教堂时,就能看到牧师和他的妻子并肩站在一起。到后来,还加上了可爱的小女儿。真是幸福美满的一家人,人们羡慕地看着他们,发出赞叹。

小荷莉绿宝石般的眼睛看着爸爸,丝吉Q关切地注视着女儿。而JOJO牧师,则常抬头望着教堂的穹顶。

那里除了空气,什么都没有。

 

 

 

2

 

 

乔瑟夫很清楚,他的人生本来会有更多的选择。

离开意大利后,与他关系密切的财团帮他准备了很多不错的出路。他可以去读大学,可以加入超级棒球队,可以成为电影明星。如果他愿意,也有各种各样经商的机会。房地产、赌场和跑马场,医疗器械,画廊或剧院,这些方面的收购和经营,全都不在话下。凭借着SPW财团这样资金雄厚的背景,可以说想拥有怎样的未来,都毫不费力。

而他全都拒绝了。他说自己感受到了上帝的召唤,愿意成为一名牧师,终身为上帝服务。就这样,年华正好的乔瑟夫在小镇上当了一名神职人员。

 

乔瑟夫没有说谎,他确确实实感受到了上帝的召唤。

他第一次听到上帝的声音,是在大海中的渔船上。他记得火山猛烈的喷发,记得自己在海面上昏昏沉沉地漂流,之后有人发现了他,把他抬上了这条小船。

大多数时间,他都在昏迷,手断掉的地方虽然被简单地包扎过,但还是痛得无法言喻。他隐约听到渔民在用意大利语说要尽快赶回去,时间却仿佛凝固在了这个夜晚,船好像总也到不了。他多少觉得,自己可能撑不到回岸上了。在一次清醒过来的时候,他瞥见了满天的星光,然后,他听到了那个声音。

活下去,JOJO!

什么?!他挣扎着撑起身子向四周看去。除了两位年长的渔夫,船上没有其他人。

活下去……就算为了我,也不要死。

声音是从星空中传来的,但好似被云扯断了,话音断断续续,若有若无。

“西撒?是你吗,西撒?”乔瑟夫朝天空问着。他知道自己声音很轻,但他只有这点力气。

我在云上,我在看着你。

过了好一会儿,那个声音才回答他。乔瑟夫很想再多问几句,但他却再一次陷入了昏迷中,一直到被人抬去了医院。

第二次的时候,乔瑟夫看见了上帝的影子。

那是一天的正午,他从病床上醒来,在朦胧之间,望着对面洒满阳光的白墙。在墙上,悄然出现了浅黑色的影子。影子是小小的圆形,一个个不知从哪里来,不断地漂浮、飞升,从低到高,最后消失在天花板之下。

这是谁在吹肥皂泡吗?他想。于是他下了床,到窗边伸出头去,向外面寻找。病房外是金色的世界,温暖的风轻柔地吹着,却怎么也找不到吹泡泡的人。

可是风却像带着温度的嘴唇,亲吻过他露出领口的后颈。而太阳光好像细沉的低语,触碰他的耳廓,对他说着话。

他猛然觉醒,那个人无处不在。

这天夜里,他梦见了一个十字架。十字架由一整块巨大的岩石构成,周边毛糙不平,表面还有一个个大块正方形的刻痕。这个厚重的十字架悬在空中,浸泡在鲜血做成的云朵里。

乔瑟夫下了决心。

他要活下去。为了上帝,他要活下去,并且把自己的一切都献给他。

 

 

 

3

 

 

和上帝相处越久,乔瑟夫就越是明白,他存在于万物中。

他是家门口篱笆旁开放的紫色小花,让人想起威尼斯的水波。他是在石子路上啄食的鸽子,朝乔瑟夫歪头“咕咕”叫着,正在嬉笑着说出嘲弄的话语。他是路边垂下的树荫,遮蔽了烈日的火焰。他是教堂台阶上的积雪,无言地留住了牧师的脚步。他也是月光下的墓碑,停留在了奔跑的时间之后,把生命的年岁冻结成一抔尘埃。

上帝环绕着他,包围着他。在他呼吸之间,在他眨眼时滴落的水珠中,在他这记和那记心跳的缝隙里。

他在他静默的冥想中,在他弯起的嘴角,在他湿润的舌尖,在他的掌心之中。

 

上帝曾问过乔瑟夫,既然他无所不在,乔瑟夫就用不着一定成为牧师。他本可以去见识更加多姿多彩的世界,去体会更奇妙的人生。但乔瑟夫拒绝了上帝的提议。

“是了,你下句话一定会问,为何不呢?”

为何不?

他说他才不要别的东西,只想把一生的寂寞全部给他。

JOJO真是个大笨蛋。

上帝笑着叹气,微风吹拂过黑色的长袍。

 

 

 

4

 

 

乔斯达牧师深深地信仰着上帝。

 

为了他,他可以活下去。

 

 

 

 

(完)

 

 

 

 

 

评论(3)
热度(13)

© cellofis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