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lofish

Drink with me

[Kingsman] [Merlin/Lancelot] Merlin's Song (5)

 

仿佛就在昨天。

梅林看了眼炉火,在记事本上画了一条弧线,又在弧线上圈出两个小点。他思考了一下,接着在线条的两侧添上山脉的形状和林地的符号。趁着记忆清晰,他要记录下周边的地理环境和路线。但就算在脑内估算着距离,他还是不时地抬头看一眼对面的同伴。

兰斯洛特把半干的衬衫已经穿在了身上,不过大概因为前襟还有点湿,只扣上了几颗纽扣。他正在调试手表上的信号接收装置,耐心地设置数值,试图能和迦勒底重新取得联系。

他专注的表情还是这个样子,让梅林一下子回忆起了十几年前的事来……就像在昨天。

 

“朝这只狗开枪。”

“什么?”

“杀死它。”

梅林语气平静地又说了一次,看着对面那双瞪大的眼睛。

餐厅里现在只有他们两人。长长的餐桌上雕花烛台空空落落,空椅子也整齐地被推在桌下。墙壁上的金色画框里,那些油画布上的脸在看着他们,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窗外阳光和熙,温暖的光洒在精美的波斯地毯上,把他们的影子投在了壁炉前。

这只是个安静、舒适的普通星期三,一个明媚的春日午后。

因为脚下的小动物发出一声鼻音,所以James低下头去,看向他的小狗。金毛猎犬的眼睛像闪着光的玻璃弹珠,它伸出一小截粉色的舌头,又哼了一声,撒娇一般抬头望着主人。

“嗨,不要担心,宝贝儿。”

James摸了摸狗的脑袋,重新看向他的教官。

“好了,梅林,不要玩过头了。”

“这不是玩笑,”梅林挺直了身板,“这是你的最后考核。”

“考核吗?”James掂了掂手里的枪,露出笑容。“我明白了。”

梅林看了眼手表,皱起眉头:“明白了的话,就快开枪吧。考试有考试的时间限制。”

“这里面是空弹,”James指了指自己右手握着的武器。“不过就算我知道没事,我也绝对不会对着我的狗开枪。好吧,这样算通过测试了吧?”

“没开枪就不能算通过,猜测或撞运气,标准答案里没有这些。”

“不是猜测,我只是在枪的重量上感觉到了。”

“噢?我还从没听说过有人能掂量出空弹和实弹来。”

“我可以。”

“那么……很好!我们这样,”梅林把记录板放在一旁,打开了身后桌子的抽屉,取出四把同样型号的手枪来。他拿过James手里那支,和这四支一起,放在了餐桌上。他让James转身,打乱了枪原先的位置,然后再请他转过身来。

“这里有五把同样的枪,你既然说自己能感觉出子弹的重量,那么现在就请挑出你认为是空弹的那把来,然后再扣动扳机。”

James耸了耸肩:“题目难度加大了啊。”

他走到桌前,拿起了最右边的枪。他把枪轻轻提起,凑近唇边,像是闻了闻气味,接着放在手掌上掂了掂,然后仔细地摆回到原位。太阳光洒在他的脸上,把他的睫毛也变成了金色的,微微颤动着。在光线中他不由得眯起眼睛,拿起和放下的手势十分轻柔,像是在鉴赏什么历史久远的珍贵工艺品。

梅林注视着他,不自觉地屏住了呼吸。

他依次试过五把枪,眼神专注,仿佛沉浸在了这件细致的工作中,忘掉了外部世界的一切。在放下最后一把的时候,他看上去有点困惑。

“这五把枪,里面装的全部都是空弹。”

梅林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

“既然你这么说,就任选一把开枪吧。”

“只要朝我的宝贝儿(my love)开枪,就算考试合格了?”

梅林点点头。

James拿起离他最近的那把,动作迅速又轻快,和之前挑选时的样子截然不同。他顺势举起枪来,对准了对面的梅林。

“那我开枪了。”

他的脸上露出一个甜蜜的笑容,纯真又自然,不像是在开玩笑。梅林还没来得及惊讶,他就猛地调转枪口,朝自己的太阳穴扣下了扳机。

砰——

 

“砰”的一声轻响,炉火对面的兰斯洛特一瞬间倒在了地上。梅林扔下本子和笔,冲到他旁边查看状况。

兰斯洛特的额头触感冰冷,看上去倒是没有受伤。但他的气息十分微弱,身体里的魔力已经所剩无几。他睁开眼睛,还努力朝梅林笑了笑。

“看样子没有御主在,我撑不了多久了。”

“抱歉,我之前忽略了这件事,甚至没有看出来,你只是在勉强支撑。不过不要担心,还有我在。”

梅林在垫子上盘腿坐下,把兰斯洛特的头抬起来,搁在自己的小腿上,好让他的后脑勺不要接触到冰冷的地面。他用左手扶着他的肩,右手从对方半敞开的衬衫伸进去,贴在胸口正中。一丝丝魔力开始传了过去,从温热的手掌心到冰冷的胸前。

兰斯洛特轻轻舒了口气。

“谢谢你,梅林。然而你的魔力怎么办?”

“我的职阶决定了我可以自给自足。”

“原来是这样,真是奇妙……”

但在说“奇妙”这个词的时候,兰斯洛特的声音又低了下去。他的眼皮在耷拉下来,眼看又要昏睡过去。

梅林感觉到了。他用手心传输过去的能量微乎其微,完全跟不上兰斯洛特魔力流失的速度。照这样下去,也许连一个小时都不到,对方就会消失在空气中。

“嘿,兰斯洛特,醒醒,不要睡!”

“梅林……”

“醒着才能接收更多的魔力!”

“……”

“来,这样……快告诉我那件事的真相!”

“……真相?”

“好,这样很好……就是关于空弹的事。告诉我,你的学员测试是怎么确定空弹的?”

“哦……那个啊,我能掂出来……”

“别胡扯了,James……过了这么多年,我依然觉得这件事是不可能的。”

“是吗,梅林?”兰斯洛特在微笑。他顿了顿,用力吸了口气。“你叫我名字了。”

“是的,James。”

“那我就告诉你吧……也许之后……之后就再也没机会了。”

“我们已经失去了一次机会。”

“你是对的,梅林……掂出空弹来,没人有那个本事。我只是做了个推理。”

“什么推理?”

“波斯……地毯,”兰斯洛特在尽力保持清醒,说出连贯的话语。“如果狗真的会被杀死的话,那么地毯要报废了。”

“天哪,就这么简单?”

“是的,就这么简单。”

“那么我后来让你从五把枪里面选呢?也是靠推理吗?”

“……对……那是因为……那是……”

“睁开眼睛,James!告诉我,是因为什么?”

兰斯洛特说话的声音,就像低音提琴的弓划过即将断掉的弦。微弱,且变了调子。

“……因为给我出题的人……不是别人,那是你。”

说完这句,他的眼皮紧紧地合上了。

琴弦断了。

 

 

TBC.

评论
热度(7)

© cellofis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