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lofish

Drink with me

[FGO] [飞咕哒] Schmerzen (Sorrows)

注: 

①这是欠了 @食欲之秋 三、四年的作业,拖欠时间之长实在是令人愧疚,长到连作品和CP都变了(。 

希望班主任能给个及格QVQ

②标题(还是)来自于瓦格纳作品《魏森东克歌曲》(Wesendonck Lieder)中的一首,英译为《Sorrows》。德英歌词及音频链接请见文末图片,个人感觉太适合齐格飞了。


 

 

 

1

 

 

 

咕哒在沙滩上坐下来的时候,齐格飞对她笑了笑,然后转身朝海的方向走去。

这片海滩非常完美。沙粒细白绵软,触感像面粉一样。靠近岸边的海水是透明的,稍远处是晶莹的浅蓝色。再远的地方,估计是水下有珊瑚丛,海水就变成了斑斑驳驳的深蓝。咕哒望着海水柔缓的起伏,知道波浪只是在摇晃天空的影子。

最热的白天马上就要过去了,沙子里还存有炽热的余温。咕哒脱了鞋袜,把脚埋进沙堆里,直到小腿,享受着这种热乎乎的滋味。

同样让她感觉热乎的,还有那个走向大海的背影。在其他人看来,齐格飞不是一个能让人感觉到“热情”的人。沉静,稳重,认真,重承诺,无畏,强大。人们可能会用各式各样的词语来形容他,但绝对不会用上“热情”。

首先,他鲜少露出笑容。在迦勒底可以难得放松一下的时间里,齐格飞也总是刻意避开欢闹的人群。不是他讨厌这些英灵同伴们,而是他不擅于融入他们。咕哒知道,他不喜欢人多的社交场合。而在战场上,就算敌方人多势众,他也依旧镇定如往常。常年独来独往的他,不需要笑容来调和气氛,也不需要笑容来缓解紧张。毫无用处的笑,似是早就被他丢弃了。

然而情况虽然如此,齐格飞却不算是个孤僻的人。从某种角度来说,他倒是颇受欢迎。在平民的世界里长大,经历过各种冒险和战斗,又曾在宫廷间出入——齐格飞什么人都见识过,什么场面都能应付。而且他还有个未曾改变的老习惯,那就是没法拒绝别人的期望。于是,在厨房,能看见他和卫宫一起准备食材;在休息室,他耐心地教尼托克丽丝和玛修跳某种动作繁琐的欧洲宫廷舞;在走廊上,他不是在帮梅林摆弄插花,就是捧着一堆吉尔伽美什看过的泥板,送回达芬奇工坊去。

齐格飞无处不在,咕哒想。这让她一方面很欣赏他的善良和诚实,另一方面又有些不开心。她更愿意让他在自己身旁。和他交谈,仿佛永远不会厌倦。看他思考的样子,冰蓝色的眼睛闪闪发光,如同会动的宝石。不过还有一点,让咕哒暗自感觉扳回了一局——齐格飞会对她露出笑容。在他们谈话的时候,在他们一同战斗的时候。或者没有说话,也没有特别的事情发生,仅仅是在他们并肩走在路上的时候。只有咕哒清楚,齐格飞的笑容并没有被丢弃。她把他的每一个笑容,都好好地收集在眼底,藏在心里。在这些时刻,她觉得自己和恶龙法夫纳也没什么两样,只不过她看守的是屠龙英雄的笑容,那可比莱茵的黄金要珍贵多了。

热沙滑过咕哒腿上的皮肤,她的脸发红了。不是沙子太烫,而是那个英灵刚才扔下的笑容,是前所未有的灿烂。

 

 

 

 

 

 

 

2

 

 

 

到这片沙滩来,是咕哒的主意。

这里是位于第三特异点的某个寂静小岛。虽说奠基复原已经很久了,但还有些残余的零星魔兽,分布在某些隐秘的角落里。这些怪物威力有限,不足以为患。所以当咕哒空闲的时候,就会看心情去做一番扫除,也可以补充一些英灵们升级的材料。按照罗曼医生的话说,那些就像是游戏里的自由关卡,危险性可以忽略不计,更偏向于一种锻炼或是娱乐。

而这回的任务,咕哒只带了齐格飞一人。之前刚打过一场硬仗,于是咕哒请玛修和医生都好好休息,说自己带上齐格飞就足够了。临时代班的达芬奇亲朝咕哒眨眨眼睛,心领神会。还说她可能会在工坊里忙得没时间看监控,打算返程的时候用通讯器敲敲她就好。

打怪进行得十分顺利。齐格飞连宝具都没有施展,就干净利落地把沙滩上的魔兽尽数歼灭了。那些恶灵在他的剑下消失,化作星星点点的火花,最后连一个脚印都没有留下。随着战斗的结束,海滩顷刻间安静下来。白沙沉睡着,仿佛从未被惊扰,亘古以来便是如此。

齐格飞收起宝剑,和往常一样一脸认真,问咕哒要不要现在回去。

咕哒指向远处的海平线。

“过不了多久天就要黑了,我们要不看完落日再回去吧?”

对方点点头。

“我想在沙堆里坐一会儿,你要不要也……”

齐格飞低下头,微微摇了摇。“我先去海边看一眼,万一还有残余的魔怪就不好了。”

说完这句,他轻松地笑着,再转身走去。

咕哒愣了一下。

既然她是收集笑容的法夫纳,齐格飞的笑她可谓是熟悉至极。这位英灵的笑容有着与众不同的地方。他绝对不会像那几位王一样放声大笑,也不是那种略启唇齿的笑,甚至都不是抿嘴的微笑。每当齐格飞把嘴角不太明显地提高,面部表情变得柔和一点,那就是在笑了。

然而他刚才的笑容,是咕哒从未见过的。

他眯起了眼睛,嘴放松地弯起,温暖又平和。这只是一个普通的笑颜,在此之前,却未曾属于过齐格飞。

 

齐格飞在沙滩的边缘停下了脚步。他银白色的头发和铠甲反射着太阳光,就算在暮色之中,也仍有些耀眼。从远处而来的风吹起他蓝灰色的披风,展开来的样子,就像是张开了翅膀。他没有回头,像是凝望着某个地方,陷入了思索。

于是咕哒从沙地上站了起来,赤脚跟了过去。她像猫一样静悄悄地凑近他的身旁,看着和他眼里一样的风景,发出了一声叹息。

落日正在哭泣。

它曾在白天俯视世界的光芒已经变弱了,黑暗从四面八方悄然袭来,让天空冷却下来。死神黑色的长袍掠过海水和云层,再用那枯骨的指节抓住了太阳。

告别和死亡——落日挣扎着,正在下沉,血红色的泪水流淌在天尽头的海水之上。

齐格飞转过视线,低头看着咕哒。

“想看落日吗,御主?”

咕哒也仰起头,正好对上那双闪动着的眼睛。

“我们不是正在看吗?”

“还有别的方法。”齐格飞转过头去,脸被夕阳照得发红。

又一次,他露出了温柔的微笑。

 

 

 

 

3

 

 

 

口哨声清亮悠长,划破了海滩的宁静。齐格飞放下抬起的右手,朝远处望着。

咕哒睁大了眼睛,好奇地等待着。齐格飞看了看她,轻轻地握住了她的左手。

“请不要担心,”他小声说。

天空中传来了翅膀震颤的声音,一个小黑点由远至近。很快,咕哒就认出,那是一头双足飞龙。她正想问齐格飞是不是需要做出战斗的准备,对方却朝天空伸出左手,做了个邀请的手势。

“御主,请不要害怕。”他说着,握紧了咕哒的手。

飞龙降落在他们面前,落下时的气流掀动了沙粒。这头龙的身上是五彩斑斓的颜色,翅膀还在颤动着。咕哒认识这种龙,她记得当初在这个特异点时,曾多次和它们交战。然而这头龙的面目虽然威严凶猛,姿态却出奇地驯良温和。它看着齐格飞,喉咙里发出“咕噜噜”的低吟,跟猫咪撒娇的时候一模一样。

“它是从翼龙之岛飞来的,”齐格飞解释道。“那里的飞龙已经被驯服了,它们都会完全听从我的指令。”

他抬起左手,做了个朝下压的动作,飞龙马上就明白了。它弯曲双爪,让关节跪在沙滩上,然后把胸腹部也放低,贴紧了地面。齐格飞没有放开咕哒的手,牵着她爬上龙背。他坐在前面,请咕哒坐在他身后,用双手环抱住自己的腰。

“我们要起飞了。不要担心,请抓紧我。”

咕哒点点头,才发现自己紧张又兴奋得说不出话来。

“我的后背,就交给御主了。”这句话说完,龙飞了起来。

 

天空中很冷,除了风呼啸的声音,咕哒还能听见自己的心“砰砰”的跳动,还有齐格飞柔缓的呼吸声。他的铠甲已经卸除,背上只有几层布料。咕哒搂得很结实,把胸口紧紧贴在他的背上,那里意外地十分温暖。

如果仅从齐格飞的外表上判断,他的神情总是沉静又冰冷,就会让人感觉,他的身上也是同样的温度。然而咕哒知道,那只是一种误读。他之前握住自己的手是热乎乎的,身体更是健壮而温暖,散发着仿佛耗不尽的热能。龙已经飞到了相当高的地方,咕哒的心也还跳得厉害,但她已经不再害怕。这样抱住心爱的人的身体,所有的胆怯和畏惧都烟消云散了。

他们飞到了群岛的上空。在渐沉的暮色中,岛屿们就像一头头怪兽浮在海上。它们把头尾都埋在水里,只露出黑黝黝的起伏的背脊。

齐格飞抚摸飞龙的脖颈,驱使它朝着西方飞翔。海面如同一面巨大的镜子,映出他们在空中移动的小黑点。海里的鱼龙正跃出水面,那长达百米的身体掀起巨浪,银色的鳞片闪闪发光。在火山岛的附近,人鱼们聚在漆黑的岩石上,把长长的尾鳍拖进海里,唱着歌。忧伤的尾音和云絮揉在一起,钻进了人的耳中。

像是受到了人鱼歌声的感染,翼龙震动翅膀,发出了一声悠长的啸音。然后它猛一个加速,向前方冲去。

就这样坠入天边吧,就这样熔化进落日。

咕哒想着,手臂圈得更紧了。

 

 

 

 

4

 

 

 

翼龙追不到落日。

不管它飞行的速度如何加强,太阳仿佛总是悬挂在海平面的上方,无限趋近于水面,却始终还没有落下。

“御主,你如果觉得不舒服,我们就马上回去。”

咕哒的耳朵贴在齐格飞的背上,听见他这样说着。

不过齐格飞没有听到答复,片刻之后,身后传来了一阵轻轻的笑声。

“怎么?是我说了什么好笑的话吗,御主?”

“不是的,不要担心。我只是忽然想起了有趣的事情,就是和你的初次相遇……”

咕哒说话的声音原本就不响,而现在她的侧脸靠在齐格飞的后背。伴着她轻软的吐息,声音透过衣料、肌肉、骨骼和血液,直接传到了英灵的心里。

他那在千百年前就早已死去的心里。

“初次相遇吗……”

齐格飞想起了绚烂的召唤阵,大梦初醒般的死而复生,还有眼睛里闪着喜悦光芒的御主。一切本来早就该结束,在那个时刻,一切又重新开启。

“不过,我在想的不是召唤阵的时候哦,”像是猜透了齐格飞的心思,咕哒解释着。“我笑的是更早的时候,当我第一次听到‘齐格飞’这个名字的时候。”

咕哒说,在她十岁的时候,父母带她去看了瓦格纳的歌剧。她看的那一场名字叫做《众神的黄昏》,里面就有个名为齐格飞的角色。虽然女武神为齐格飞哀叹的演唱十分动情,但饰演齐格飞的男高音却是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十岁的咕哒还不能完全看懂剧情,只是觉得那个名叫齐格飞的胖大叔运气实在是不好……

“这就是和你的初次相遇……”咕哒在背后已经笑成了一团。齐格飞没法回头,只能捶了捶扣紧自己腰间的手臂。

“御主你这个回忆太可恶了……”话没说完,齐格飞自己笑出了声。

“哈哈!你也笑了!”咕哒俏皮的声音传来,透着一种阴谋得逞的欢快。

“这是在故意引我发笑吗?难道御主在进行什么奇怪的计划?”

我就是看守着宝藏的法夫纳,而你的笑容就是莱茵的黄金,咕哒在心里这样念着。

“因为想要让你快乐,”她说出口的却只是这句。

齐格飞沉默了一会儿。

“快乐,曾经是离我最遥远的一个词语。”他望向始终遥不可及的夕阳,说着。“作为屠龙英雄的那段旅程,是我生命中极为短暂的一瞬。在那之后,我成为了满足他人愿望的工具。帮帮我吧,救救我吧,他们这样说着,眼里全是希望,我没法拒绝。现在回想起来,我就像个摆放在商店橱窗里的简易圣杯,是个最快捷的愿望机。我看不到自我,也无处安放它。这是何等挣扎又悲哀的人生。而最后,我连这样的活着也不被允许,生命就那样走到了终了。”

“所以我才会珍惜你的笑容,也想让快乐离你更近,永远不会坠落。这次的生命里,既然你是我的从者,我就想驱赶走哀伤,让你不再那么难过。因为你是……是我最喜欢的齐格飞啊!”

“御主,快乐会落下的。你看,就算是太阳,每天都会被死神的黑夜吞没。而我现在,只想感激那曾经的悲伤和死亡……

“是死亡让我成为了英灵,把我带到了你面前。然后,再将所有曾经的悲伤,都化作了喜悦。”

齐格飞把手掌覆盖在咕哒的手背上,过了好一会儿,才松开来。他调整了龙飞翔的方向,原路折回,朝着东方而去。

黄昏消失了,太阳已毫无踪影,取而代之的是满天的繁星。夜色中的古老世界里,万物在寂静地滋长、欢笑、哭泣和沉睡。

穿过了黑夜,东方的海平线透出了些微红光。那昨晚死去的太阳,仿佛沐浴着龙血,正在重生归来。

“御主,你冷吗?要不要回去?”

“我不冷……可是齐格飞,你的巴鲁姆克剑没有收好呢。”

“啊?怎么……”

“而且啊,你还对御主展开了宝具。”

“我没……”

“不要辩解了,你的黄昏之剑,它已经刺穿了我的心。”

 

 

 

(完)







歌曲音频:http://music.163.com/#/song?id=473129576




评论(4)
热度(65)

© cellofis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