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lofish

Drink with me

[Kingsman] [Merlin/Lancelot] Merlin's Song (8 &尾声)

8

 

 

人类的所欲之物究竟为何?

兰斯洛特回忆起自己的童年时代,总是会记起那些生日礼物。大概在十岁生日,父亲送了他一套豪华的滑雪装备,母亲的礼物是一块镶有红宝石的古董怀表。有一位常居奥地利的叔父,寄过来一本曾被名钢琴家收藏过的乐谱。而住在卡迪夫的姨妈,则提着两个大口袋赶来参加他的生日宴会。一个口袋里是相当昂贵的巧克力,另一个里面是辆新发售的遥控赛车。

小小的他被大人们祝福着,他们惊叹他的才能,赞美他收到的礼物,James被幸福和温暖所环绕。他很珍惜这些礼物,价值不菲,又令人喜爱。他深感自己是个幸运至极的男孩,不会再有别的要求,直到他坐在父亲的车里路过那个花园。

花园位于居住拥挤的公寓楼集中的那个街区。父亲带他去听音乐会,只是开车路过。正好遇上了红灯,车就停在了斑马线前。一群孩子们欢笑的声音吸引了James的注意,于是他朝声音的方向看了过去。那里有四个和他年龄差不多的小孩,他们从快餐店里冲出来,追逐嬉闹着,跑向旁边的小花园。那里更像是个摆放着简陋设施的迷你儿童游乐场。他们跃上攀爬架,骑在跷跷板上相对大笑,或者站在秋千上晃悠自己,一边还在啃着快餐店里的薯条。在红灯结束前,那个攀爬架上的小男孩不小心摔到了地上。他却像是一点都不疼,反而在泥地上打起滚来,一边弄得满身尘土,一边更响地哈哈大笑。

信号灯转为了绿色,汽车开动,继续驶向音乐厅。父亲自始至终都没有看窗外一眼,James却被那幕情景所震动。在此之后的一段日子里,他常会记起这个画面,甚至在梦里也会看到。他小小的心灵里滋生了渴望和向往。要是他也能这样去大口吃一回汉堡和薯条,要是他有个在跷跷板上面对面大笑的朋友,要是他也能这样在尘土里打滚,也许他愿意用全部的生日礼物去交换。在他的周围,都是穿得高雅得体,说话轻声细气的人们。他在学校的同学,家境也都相似,一个个被父母严格要求着,致力培养成精英。

James感到了羞愧。这个愿望越是强烈,越是让他饱受折磨。他本该珍惜自己富足的生活,去好好上学,练琴、学拉丁文和素描。但那庸俗的快乐,却诱惑着他,看似简单,他却始终无法获得。在这般的矛盾之中,他生平第一次思考了关于人类欲望的问题,并且得出了一个直白的结论——越是无法得到的东西,越让人心生向往。

随着年龄的增长,这个结论越来越多次地被证实。而人生这样东西,仿佛就是造物主特意设置了缺陷的物品。看上去再完美的生活,都有着难以企及的不足。正因为如此,人类的欲念之火从不会熄灭,追寻和梦想也不曾止息。

就像他羡慕无拘无束玩耍的孩童一样,出身贫寒的孩子也向往他的富足家庭和锦衣玉食。找不到工作的人,渴望有一份固定的收入;彻夜加班的人,梦想着遥不可及的假期。患病的人想要健康的身体,失去了母亲的孩子只想要妈妈回来。人们的欲望林林总总,无穷无尽。而圣杯本身,就是千万年来,世人们愿望的火花所汇聚铸就的。

童年时代的渴望在James的心里一直燃烧着,直到选择人生道路的关键时刻。他抛弃了光鲜灿烂的精英之途,投入了Kingsman这个危险又动荡的漩涡。然而上天设计的缺陷是完美的。在通过曲折的方式达成愿望的同时,他又有了新的不满足和向往。

James是个多情善感的人。这与他的才能和身手都毫不相干,只是他天生的性格使然。而在进入到Kingsman之后,他的感情生活出现了空白。忙碌是一个方面,出于安全的考虑更高。就算偶尔遇到了自己喜欢的类型,深入交往的念头却常常被立即排除。在他的梦里总会出现一个女人的身影,让梦里的他牵动情愫。但那个女人不像他在高中谈过的女朋友,不像他大学里的男朋友们,也不像他认识的任何一个人。除此之外,让他心动的只有梅林。只要听到梅林的声音,他就能微笑。在自慰的时候,他也一直会想着梅林。会回想着记忆中他背肌的轮廓,他腰部挺拔的曲线,还有他紧实的臀部。

他渴望着他,却不敢奢求能得到他。

梅林就是他的圣杯。他需要走很多的路,他需要穿过森林,翻过雪山,战胜很多魔怪,最后才能坐到那壁炉前的地毯上。不过,他倒没有想过,他最后还要穿过死亡和暴雨。

在高潮的空白中,魔力的充溢让他颤抖起来。他的圣杯在他的怀抱中,发出光芒和热量。记忆随之汹涌而来。仿佛刚才那场雨,积蓄成了深深的湖水,此刻从遥远的过去倾倒而下。

他记起了卡美洛城垛上方的月光,记起了湖面的花瓣。

他甚至想起了梦中那个女子的名字。

 

 

 

 

尾声

 

 

他们离开山洞的时候,外面地上的石块还留有雨水的痕迹,不过太阳已经高挂在天上,暖暖地晒着他们的肩膀。

和迦勒底的通讯依旧没有恢复,不管是梅林还是兰斯洛特,都没有再执著于此。他们按照之前的方向继续行进,在穿过一片荒原之后,天空的边缘出现了光带。随后又走了不久,在前方的雾气中出现了熟悉的城市轮廓。

伦敦。

路边不再荒芜,逐渐出现了农田和耕作的农民。他们询问了遇到的第一个农夫,那人从收割机旁过来,打量着他们。

“看你们的打扮,像是骑士,”穿着格子衬衫的男人挠着头说。“你们是去城里参加王的比武会吧?直走就到了。”

在继续向前的时候,兰斯洛特“噗”一声笑了出来。

“还好他刚刚没有说,‘你身上没有沾屎,所以肯定是个国王’……”

“让我想想,”梅林也笑了,“这是<巨蟒与圣杯>里的那段!”

他接着说:“这让我想起,在我们出发之前,达芬奇告诉我的一个秘密。”

“什么秘密?”

“她说,所有的梅林都是同一个梅林。”

“这件事应该不假,”兰斯洛特点头同意。他下意识地回头看了看山洞的方向,若有所思。“我在迦勒底没有遇见别的兰斯洛特,不过我自己想起来了。”

梅林停了下来,转向兰斯洛特。

“如果……如果这一切只是我做的梦呢?”

“那也无妨。全部的世界,原本就是浸泡在你的梦中的,梅林。”

他们相视而笑。

“不过在这个现代的伦敦,到底有个什么样的亚瑟王呢?我真的很好奇啊,兰斯洛特!”

“也许能和故人重逢。”

“我猜也是。”

“那么就这样吧,去参加那什么大会……”

“去一起夺取回圣杯,兰斯洛特!”

“希望那个亚瑟不要拿着魔杖还没有鼻子……”

“或者拥有TARDIS……”

朝着浓雾和天边的光带,他们继续向前走去。

 

 

 

 

(全文完)

评论(4)
热度(6)

© cellofis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