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lofish

Drink with me

[CP22新刊试阅] [零中心&UD] Melody in the Dark


 

Part I  Dive

 

 

 

 

1

 

 

 

正午的太阳照在阿诺河上,河水泛起小小的浪花,反射着耀眼的光芒。河对面不远处,圣母百花大教堂的屋顶,被湛蓝的天空衬托得愈发醒目。背后绵延的群山,因为袒露在夏日的阳光下,也涌动着浓稠的绿意,像古老的翡翠一般。

这个时刻的佛罗伦萨,天真、热情又率性自由,仿佛永远都不会有烦恼。

即使坐在这间教堂的阴暗之处,我也完全可以想象外面世界的模样,那毕竟是我曾流连过无数次的风景。况且,透过告解室细密的网格木窗,我还是能瞥见一小片教堂门口的街道。这是一条游人很少会经过的小巷,藏在如蛛网般密密麻麻的街区之中。在教堂宏伟纷繁的这座城市里,这是一所不起眼的小教堂。外立面朴实无华,里面也没有文艺复兴时期的名家作品。就算有偶尔路过的游客,也难得会朝这里多看两眼。

此刻的街上一如既往,看不见行人的脚步,也没有车轮滚过。在白晃晃一片的七月阳光下,只有两只慵懒的鸽子在蹒跚着。我有点羡慕它们被晒得发烫的羽毛。教堂里虽然十分凉爽,但我年岁已高,在这暗处待久了的话,身体就会发冷,手脚也会变得僵硬。

左边的鸽子忽然停止了啄食,抬头看着前方。然后在一瞬间,两只鸽子都扇动翅膀飞了开去,空荡荡的街上响起了清晰有力的脚步声。那足音在教堂外停下了几秒,然后来人步入了教堂。

那是个三十来岁的东方青年,时髦的太阳眼镜挡住了半张脸。他头上戴着一顶阔边遮阳帽,是旅游纪念品小摊都会出售的那种。他的黑色T恤上似乎有看不清的花纹,袖口露出的手臂肌肉结实。他的下半身穿着普通的深蓝色牛仔裤,脚下是双凉鞋。

乍一看,这位年轻人就像个随处可见的旅游者一般。然而当他刚走进来,我立刻就认出了他。

大神晃牙。

——绝无仅有在意大利称霸摇滚乐坛的东方巨星。他在这个国家已经闯荡了将近二十年,可谓是家喻户晓。前几天,我去罗马的时候,看到他演唱会的海报贴得到处都是。两周前意大利世界杯的开幕式上,他还当场演唱了主题歌,得到了全场震耳欲聋的欢呼声。假如他摘下墨镜,那么不管在哪里,估计都会被狂热的粉丝包围,根本走不动路了吧。

我静静地看着他步入教堂。他在通道间驻足,向神坛默默祈祷着。接着,他看向我所在的告解室,径直走了过来。

这一刻,我一下子想起了某部电影中的名台词。同时,我那颗苍老的心脏,在胸腔里剧烈地跳动起来。

“日安,神父。”

大神钻进我对面的空间,关上告解室的门,摘下帽子和墨镜。他的意大利语发音和本地人一样漂亮,毕竟在这个国度度过了半生,每一个音节都仿佛可以带着艳阳、海风和葡萄汁的味道。

“日安,”我简短地回复,没有流露出一丝内心的波动。

“我需要告解。”隔着小格子木窗,隐约能看见他低下了头。停顿了片刻,他接着说道:“有点长,内容也可能不那么容易被接受,请告诉我你是否愿意倾听。”

“当然愿意,长短请随意。”我回答他。“天主的大门没有关闭的时刻。”

“谢谢。”

他把交错相握的双手抵在额头上,开始了告解。



(试阅结束,感谢关注)


评论(7)
热度(8)

© cellofis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