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lofish

Drink with me

[东卷] Truly Deeply Ridley (新刊试阅)

文章总体长度在3万字左右,预计CP14首发,先放个试阅段落。

 

 

——————————————————————

 

 

 

东堂尽八从沉睡中醒来,才意识到现在仍旧是凌晨时分。

房间里光线昏暗,微弱的光影淡淡地浮在半透的窗帘上。在有些距离的某个房间。一台老式座钟在规律地行走,秒针发出沉稳而踏实的滴答声。除此之外,他听到了轻柔的呼吸声,舒缓细长,不仔细辨别几乎无法听见。他和着座钟的声音小心地聆听。那呼吸声带给他温暖和安全感,也重新给他带来了睡意。甚至于,就算从此一睡不醒也没什么关系,东堂想。但一瞬间,他又为自己这个奇怪的念头而惊觉,彻底清醒了。

运动手表上显示,现在是早上四点零二分。他在转身看时间的时候,床垫弹性十足地支撑着他的胳膊,这让睡惯了榻榻米和硬床垫的东堂有点不太适应。他小心地翻转回去,以免床有大幅的颤动。他的眼睛也已经适应了黑暗,于是他静悄悄地往床的另一侧凑了凑,直到鼻尖触到了那枕上的发梢。

柔软的发梢,卷曲的发梢,绿色的发梢。小卷的发梢。

东堂的手抓紧了床单。

小卷的床单,小卷的床垫,小卷的 两米大床,小卷的被子,小卷的房间……熟睡中的小卷。

窗外有只鸟开始鸣叫,清澈悠扬的调子兜兜转转,透着说不出的稚气和纯真。天色在这鸟鸣声中又亮了一层,身旁小卷的轮廓更清楚了一些。

东堂又朝卷岛的背凑近了一点,没敢把身体贴上去。但即便是这样,小卷的体温还是传了过来。那呼吸声依旧绵长,东堂的半边脸颊被一大丛发尾轻轻扫着,闻到了小卷的味道……那体温都快把他给烧灼得融化了。

不行啊,现在还太早,让小卷多睡一会儿吧。东堂努力克制住想直接抱紧那身体的冲动,更加小心地转回身仰天躺着,合上眼皮。

现在就是“这一刻”啊,东堂想。这一刻小卷在自己身边,这一刻对生活别无他求。可是怎样才能留存住这时光?怎样才能把这一刻封印起来?

他想把这一刻装进镜框,挂在墙上。想灌进玻璃瓶,塞紧塞子,存在书架的里层。他想把这强烈的真实感揉成一个饭团,全部吞进肚子。

这样的念头不是第一次产生了,在东堂还是个小孩的时候就这样幻想过。比如童年时每年的夏祭,他立在烟火下,嘴里嚼着丸子,手里提着金鱼,看天空被彩色的糖粉尽情涂抹。还有冬天的时候,在星空清澈的寒夜,他把全身都泡在温泉里,然后却忽然开始下起了雪。自然还有最爱的事情——骑着自行车耗尽了最后一丝力气冲过山顶线……那些美妙极了的瞬间,他无数次想伸手把它们握住,但手心里最后却一无所有。

在最幸福的时刻会生出烦恼,这就是人类的无聊之处吧。东堂自嘲地想着。

卷岛的身体动了动,微微翻了个身,背部压在了东堂右胳膊上。那细瘦结实的躯体带着令人安心的重量,让东堂一下子抛掉了所有的胡思乱想。他听见自己的心在胸腔里热烈地跳动,也能感觉到卷岛平静悠长的脉搏。渐渐的,这两种节奏糅合在了一起,仿佛并行着的车轮,无声地划过时间的静谧。

东堂又一次陷入了梦乡。

 

 

 

——————————————————————

 

天窗: http://doujin.bgm.tv/subject/21690

评论(5)
热度(34)

© cellofis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