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lofish

Drink with me

[东卷] 蜃景

2014年上海卷高考作文题:

  根据以下材料,自选角度,自拟题目,写一篇不少于800字的文章(不要写成诗歌)

  你可以选择穿越沙漠的道路和方式,所以你是自由的;你必须穿越这片沙漠,所以你又是不自由的。



***********************************************************************

蜃景





除了热,别无一物。
卷岛站在大太阳下面,双脚踏着沙砾。脖颈粘腻,汗水还在不停渗出。背脊上骑行服的布料早就湿了一大片,但太阳旋即又把汗湿的部分烤干。
放眼望去,也是空空如也。黄色的沙漠铺展开去,绵延着柔软的弧线。天空被太阳的白光所笼罩,已在这火热的温度下丢失了颜色。
渴得要命。
热得要命。
还有,绝望得要命。
这是个梦吧,裕介,卷岛对自己说。我会醒过来的,一切都会好的。我要做的就是等待,醒来就没事了。
他往四周看了看,等了一会儿。可是梦没有醒。
他的手扶着自己那辆自行车,脚上穿的也是锁鞋。他抓起车架上的水壶,掂了掂分量。大约只有小半壶,究竟能维持多久呢?
沙漠里能骑自行车吗?不可能的吧,卷岛想。纤细的车轮会陷进流沙之中,寸步难行。
那么只能徒步了。可是这样一来,爱车会成为负担。无法抛弃,也帮不上忙,只会增加无用的重量。
可是,有一件事是确定的。那就是必须穿越这片沙漠。不然,就算是梦,想必自己也会被困在此地的绝望之中。
永远。
他决定豁出去尝试一下,于是跨上了自行车。
车轮转了起来,在卷岛的蹬踏之下。起步时似乎马上就要陷入沙中,但卷岛发现,一旦有了速度,行进就变得流畅了。
行得通!
卷岛高兴起来。能骑车前进,就有了希望。
TIME的车轮分开绵延的流沙,不断向前。就像银白色的船只破开了浪花一样。
这些浅黄色的微小颗粒,没有一刻安定地变幻着,却能组成亘古永存、干燥空寂的海洋。正如同时间本身。
前行,前行,不知终点地前行。没有,前面仍旧什么都没有。
希望方才燃起,就已在崩塌。
休息三次后,水壶里一滴水都不剩了。而正午的光阴只在时钟上走了四分之一格。
卷岛开始迷糊了。分不清踏板和沙子,也看不清远处的景象。他似乎在行进,又似乎只是止步不前。
吞噬我吧,他想。就让这酷热和绝望把我一口吞下,就让太阳将我燃为灰烬。
然而爬过一座沙丘之后,卷岛眼前出现了一幅奇怪的图景。
是公路,再寻常不过的山间公路。夹路的绿树婆娑,伴着平整的水泥路面一路向前。一定是有风吹过,因为树木在轻轻摇摆,一波接着一波。
卷岛的心悬在了空中,忘记了跳动。
世界上有那么多路,可他认出来了。这是箱根的山道。
就像是自己骑着公路车在那道路之上,坡道也飞速往前,景物在朝后方退去。转过了一个急弯,卷岛看见了东堂。
他在那里,就在陡坡的尽头。虽然只是一个微小的身影,却毫无疑问,是东堂。
只有他的骑行那么优美,那么宁静。只有他攀登的姿态如此淡然又执着。只有他啊,只有他。车轮似山神的吐息划过密林间的道路,温柔得如同情人的爱抚。
东堂——
卷岛喊。
尽八——
卷岛提高了声音。
东堂听不见,卷岛也追不上他。
他找到了原因。原因极其简单,但他之前因为过于兴奋,而忽略得干干净净。
那不是真的,那只是沙漠上浮现的一幕图画。那只是蜃景。
而紧接着,连这蜃景都消失了。就像从未存在过一样,前方的视野中除了漫漫黄沙,什么都没有。
汗水从额头落下来,流进了卷岛的眼睛里。
一阵刺痛。
卷岛伸手抹去了脸上的水渍,忽然想明白了。
也许自己可以选择在这里等死,可以放弃希望。但他不能。他无论如何都要穿过这片沙漠。早已无所谓自由,一旦被命运之力所囚禁,他唯有拼了命去找自己想要的东西。
必须走出去,必须。沙漠的那头,有东堂在。

手肘被轻轻推动,卷岛睁开眼睛。
别睡了,该你了。金发的同班同学忍着笑在对自己小声说。话音未落,主席台上就报出了自己的名字。
卷岛有点恍惚地上台,眼前还残存着梦中的影像。太阳洒在绿意正浓的校园,这只是伦敦六月温吞吞的太阳。
真的是梦啊。在这里读大学的几年,一次也没梦见过的人,却活灵活现地在刚才五分钟的瞌睡中出现。这到底是怎么了?
卷岛接过毕业证书,致谢,又转身面向台下。
在人群之后,有个人靠着花园的柱子在朝自己招手。
他不光挥着胳膊,还张大了嘴用夸张的口型无声地喊着。
小卷!
小卷!!
最喜欢小卷了!
卷岛闭上眼睛,又睁开。
那笑容,闪亮得发出白光,一瞬间就把梦中的沙漠燃烧殆尽。
而这一次,不再是蜃景。


(完)


评论(4)
热度(39)

© cellofis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