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lofish

Drink with me

[东卷] 『重逢』*AU注意*

@安李 的生日贺文

生日快乐!!!

 

 

 

1.

 

 

“啊哈哈,我今天赢定了。小卷!”

“谁是小卷啊!”

“不对,你就是……小卷!”

“唔哈!”

 

卷岛故意放慢了踩踏板的速度,不想让东堂看到他的表情。

并不是尴尬,也不是害羞。而是心情过于复杂,无法面对东堂那张单纯快乐的脸。

“咻!”

卷岛低下头,猛踩踏板跟上。

 

因为东堂呦,这样的对话对于我来说,已经是第七,不,第八次了。

 

 

 

 

2.

 

 

事情发生在卷岛去英国留学的航班上。

当时飞机刚从成田机场起飞不久,正在埼玉县上空爬升。正值午间,天气又晴朗,卷岛坐在靠窗的座位,看着大地上起伏的群山。

飞机忽然颠簸起来,广播说遇到了气流。震动越发猛烈,就在卷岛担心的瞬间,他却发现自己站在了平地上。

飞机不见了,乘客们也消失无踪。轻薄寒冷的雾霭散去,眼前是奥轶父山爬坡赛的报到处。卷岛低头,自己身着春秋季的骑行服,TIME扶在手边。再伸手一摸,头发短短的,刚到肩膀。

卷岛正在震惊,有个人推着车走过来,和他擦肩而过。

到口边的名字还没叫出来,那人说话了。

“总北?没听过。而且没有光芒。”

卷岛惊诧地看着高中二年级的东堂。

“你是……”

“不知道吗?我就是人称山神的东堂尽八,箱学的爬坡好手!”

卷岛扶额,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什么?你是在嘲笑我的头箍么?你那吉丁虫发色才是怎么回事!”

“是蜘蛛!”卷岛脱口而出。

“啊哈哈哈,蜘蛛!”

……

 

此后的事情都按照原样进行着,卷岛按捺住震惊的心情,一边不断安慰自己说,这八成是个梦,等醒来就好了。

和东堂初遇的第一天结束时,卷岛躺在自己的枕头上想,等醒来就是飞机上了。

卷岛一夜安眠,可是到了早上,日历只翻过了一页,头发也没有变长。

就这样,卷岛莫名就陷入了过去的时间中。

 

 

 

 

3.

 

 

最初几天的无所适从过去后,卷岛开始了冷静的思考。

显然,周围所有人中,只有自己意识到是第二次经历这段时间。除此之外,再无线索。

卷岛决定把这个状况告诉家人,但直接说看起来不会有人相信。于是,他想了个办法。

“哥哥,你听我说。你今晚会去台场和朋友喝酒,然后明天会胃疼。”

“咦?名侦探裕介,是看到我穿这件夹克了吧。好聪明!每次我去台场吃饭,都喜欢穿这件呢!啊,胃疼什么我知道啦,我会注意的啦!”

第二天,哥哥安然无恙。哥哥还说,幸亏裕介提醒,他特地少喝了几杯。

卷岛的探索失败了。但他同时也发现,这些他曾经经历过一遍的事情,却都有改变的可能存在。

 

一年半左右的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卷岛终于等到了踏上旅程的这天。然而在飞机上,一切又重演了。

 

埼玉县上空的未来瞬间无影无踪,卷岛又一次站在了奥轶父山的山脚之下。

 

 

 

 

4.

 

 

再一次轮回,卷岛决定做一些更大胆的尝试。

 

“嘿,你不就是东堂嘛!”

“果然我的名气好响呢!”

“……”

 

“你今天那么高兴,是因为日本史考了第一吧!”

“小卷好厉害!不愧是小卷!”

“……”

 

“东堂!你今天袜子穿了不同颜色的两只!”

“小卷你好狡猾!偷看我的脚!”

“……”

 

“东堂,我可是从未来回来的人咻!”

“咦?真的吗?原来就算是未来的小卷,也想回到我身边呢!”

“……”

 

惨败咻!

 

 

 

 

5.

 

 

事情并没有一成不变。

卷岛得到了IH第一天山岳赏,私下比赛多输了三次给东堂,雅思成绩高得突破天际。

金城因为搬家,转学去了京都;今泉跑去秋叶原执事咖啡打工;小野田得了肺炎,没法参加IH。

东堂忽然有了灵敏的时尚感;荒北养了四只猫;新开因为追逃跑的兔吉;不小心摔一跤把牙磕掉了两颗。

但有一件事,不仅没有改变,而且越来越清晰。

东堂喜欢自己。

是的,不光是好对手、好朋友那种,而是更为热切的喜欢。

在并肩骑行的时候,在一起外出的路上,在电话的通话里,在点点滴滴普通至极的日常中,东堂悄悄又热烈地展示着浓厚的爱意。为什么自己在以前从来没有发现?

也许并不是没发现,而是不敢面对吧。因为人生只有一回,而旅途又过于艰险,在这样危险的感情面前,自己只会选择逃避吧。

不过,现在不同了,卷岛想。人生像游戏一样在重置,该是有机会做一些勇敢的事了!

 

 

 

 

6.

 

 

第二遍轮回,卷岛向东堂表白了。

第三遍时,相识的第一个月,他们就滚了床单。

第四遍,卷岛改变了航班行程,却毫无作用。

第五遍,卷岛决定放弃留学,留在东堂身边。但到了那一天,时间仍旧跌回了过去。

第六遍,卷岛一开始就没打算留学……轮回雷打不动。

卷岛查了很多网站资料,也翻阅了不少典籍,想搞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甚至看了不少涉及到时间轮回的科幻小说和电视剧,结果更是不明所以。

第七遍时,事情有了眉目。

他在国立图书馆翻到了一本有关山神的古籍。古籍里提到,传说中山神全身心的祈祷都会得到应验……卷岛豁然开朗。

那就是了。

在IH和东堂的比赛中,他永远不会忘记东堂的那番话。

“好快乐喔,小卷……!真的像梦一样。如果可以,我希望……这一刻能持续到永远。”

 

第七遍轮回时,东堂发高烧,被抓进了医院,没法参加IH。按理说这次没有山神的祷告了……然而,一切照旧发生。

 

古籍在传说的结尾处这样写着:

 

“山神的祈祷是无法破解的。一旦应验,即会永存。”

 

 

 

 

7.

 

初秋的9月是醉人的季节,卷岛骑车离开东堂庵的时候,路边树上有几片叶子已经泛出了红晕。

清晨的路上行人稀少,东堂黏黏糊糊的声音也还在耳边环绕。

“小卷啊……别走啦,舍不得你走啊!”

伴着这声音的是更加黏糊的亲吻,睡眼朦胧的温泉旅馆家少爷正把嘴唇在卷岛脖子上蹭来蹭去。

卷岛抓过东堂的脑袋,结结实实地亲了他的嘴。然后穿好衣服,认真地与东堂道别。

 

再见啦,尽八,此去一别又是新的重逢。青春,年月,再一次相遇,再一次相爱,无穷无尽。生命始终画着圆,不会枯竭,也永不厌倦。

 

卷岛停下车,面向箱根山,第1017次跪在路边。轻声祷告。

 

山神啊,请让我再一次,再多一次,回到你的怀抱。

 

 

 

 

 

(完)

 

 

评论(6)
热度(56)
  1. 安李cellofish 转载了此文字
    换电脑转一发!!!!太感谢了!!!

© cellofis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