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lofish

Drink with me

[东卷] Not Today (1)

挖个坑zuo die试试…………


*   *   * 

 

 

1.

 

 

 

“都碎了的话,也不要紧么?”

站在落地窗前的人这样说,仿佛只是在喃喃自语。

他穿了件黑色的大衣,很长。衣料材质看上去不厚,却带着适当的挺括和褶皱,非常柔软地迎合着体型的线条。

衣服和人很衬,几近完美。坐在黑暗里的人想。

“什么东西碎了?”他发问,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显得不那么在意。

窗前的男人回过头来,微微一笑。

“雨啊,我说这些雨滴。”

 

的确,候机室外的雨很大,正噼噼啪啪地落下来。冬天的世界原本就灰白一片,黑色的枯枝无助地伸向天空,然后孤寂地交错在一起。可是在雨中,连这宁静黯淡的画面都被撕碎了,扯成了一条一条的。然后,它们撞向地面,粉身碎骨,化为乌有。

 

东堂的笑,配上他身后这样的背景,让卷岛的心整个地揪了起来。那笑容,不能说不好看。正是因为太温柔平和,才让一阵忧伤的情绪抓住了卷岛的喉咙。他没办法再坐下去。卷岛从角落里的沙发上站起身,几步就立到了东堂的边上。他们没有交谈,只是默契地一起再度望向窗外。

距离登机时间还早,贵宾休息室里只有他们两人。一旦关起门来,就把机场熙熙攘攘的通道阻隔到了另一个世界。休息室位于一楼,落地玻璃窗对着楼房围起的一小块空间。为了让来宾感到舒适,机场把这块空地布置成了一个小巧的庭院,做了精致的日式枯山水。而现在,豪雨让庭院里变成了山洪暴发的景象。底部细小的鹅卵石已经难以辨识,积水形成了浑浊的水塘,迎接着雨点的撞击。同时,假山石上的雨水汇聚成流,坠下时犹如瀑布。

接待员刚才端来了茶和咖啡,正在沙发旁的茶几上冒着热气。咖啡卷岛喝了几口,东堂的茶放在那里,却是一点都没被动过。

东堂爱喝茶,爱说话,爱大笑。卷岛很了解他。而当这些特质从他身上消失时,只有一个可能。

“尽八……”

几百句话在卷岛嘴里打转,除了叫名字,却一句都说不出口。

东堂倒是转过身来,抓住卷岛的手指,露出了开朗灿烂的笑脸。

“哎,让小卷为我担心了呢!没事的,我只是在想,雨这么大,小卷的航班会不会晚点。”

卷岛张开嘴,又合上,把溜到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他揉了揉鼻尖,对东堂笑着说:“是啊,不知要等多久呢。”

他们坐回到沙发上,轻松地闲聊了起来。

可是刚才的那个东堂,在卷岛心里并没有消失。卷岛不时地望向落地窗,仿佛东堂还站在那里。

那个东堂正扭过头来,回答着卷岛最初的问题。

“小卷,还会有什么东西碎了?我说的啊,是我的心。”

 

 

 

TBC.


评论(9)
热度(36)

© cellofis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