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lofish

Drink with me

[东卷] Not Today (2)

2

 

 

 

六岁的卷岛裕介坐在医院走廊的椅子上,两条腿前后踢来踢去,消磨着时间。

左手边看去,数过两扇门就是窗口。冬天午后的太阳很好,让窗户外的景物都充满了诱惑。走在太阳下面一定是暖融融的,卷岛想。然后再买根冰棍,让冰冰凉和热乎乎的感觉混在一起,该有多好玩。可是他现在没法出去,父母让他在这里等一会儿,他就只好盯着挂钟,忍受着无聊。

已经过去了十分钟,右侧的那扇门还是关得死死的。卷岛后悔没带本图画书出门。唯一庆幸的是,医院的椅子不像学校里的那么矮。他不用提起膝盖,就能让两条腿晃来晃去。

三周前的体育课上,慢跑时他晕了过去。本来是学校医务室就能处理的状况,却被老师小题大做,把他送进了综合医院。父母让他在医院里住了整整两天,还好哥哥帮他带了本《动物百科》,才没有使他觉得太过于难熬。

昏倒的原因,卷岛自己清清楚楚。母亲喜欢做西式早餐,那天早上是三明治。卷岛掀开一片面包,看到软塌塌的奶酪已经粘在了酸黄瓜和火腿片上,面包上更不用说了。他趁妈妈上楼,就把整个三明治悄悄塞进了厨房的垃圾袋里。

卷岛不讨厌三明治,也不讨厌奶酪。他所讨厌的,是夹了奶酪的三明治。但大人们一定不能理解这件简单的事情吧,他们只愿意接受自己认为是对的东西。几个月前,妈妈第一次把奶酪片夹进去递给他时,他原本想拒绝的。但他抬起头,看到的是妈妈期待的表情。于是他接过三明治,低下头吃掉了。

“裕介觉得这个怎么样?”

“好吃。”

于是妈妈如释重负,露出了愉快的笑脸。

人千万不能说谎,这个道理千真万确。卷岛每想起这事就非常后悔。就算是当时心里一软说出了善意的谎言,从此之后,却需要用无穷无尽的假话来将其补全。虽然他对奶酪三明治还没到恶心的程度,但一次次吃下不情愿的食物,毕竟不是件轻松的事。所以一旦可以不用掩饰,卷岛就毫不犹豫地把负担扔进了垃圾堆。

第一节数学课他就饿得有点走神,第二节体育课果然倒下了。妈妈说得很对,人不吃饱早饭,是没法做事情的。但大人们一定以为他得了什么病吧,卷岛想。可是事到如今,对于事情的真相,自己无论怎样都说不出口。只好怀着内疚,任凭大人们担忧和折腾了。

但卷岛没有想到,出院之后已经过去了三个星期,这事还没完。明天就是圣诞节,父母却说终于预约到了东京的医学专家,带卷岛来看病。专家是个面容亲切的胖老头,问了卷岛好多零零碎碎的问题,用听诊器把他仔细听了个遍,又开单子请他去做了几个检查。现在老医生说要和父母单独谈谈,就把卷岛一个人留在了医院走廊里。

他们究竟在谈什么呢,卷岛想。难道老爷爷医生知道他扔掉了三明治?发现了他晕倒的原因是没吃早饭?

“裕介君,”卷岛想象着医生会这样生气地说,他的白头发也会跟着一颤一颤的,“说谎是不对的,不吃早饭是不对的。浪费食物很差劲,让父母担忧就更糟糕了。”而父母在旁边连连点头,附和着。

窗外一阵麻雀的叫声由远至近,又渐渐消失。卷岛羡慕地听着它们嘈杂欢快的声音,为自己的命运感到了担忧。

门终于开了,在看到妈妈表情的瞬间,卷岛的心放了下来。

妈妈的神态乍看十分平和,但她眉间微微皱着,鼻翼在颤动,嘴角却硬生生地向上勾起。卷岛很熟悉这个表情。比如,当妈妈想让他好好吃药的时候,或是她要取消一次说好的动物园之行,不然就是明明很疲倦却假装精神抖擞的样子时,全部都是这样的表情。简单地说,每当妈妈想哄骗自己时,总是这个模样。

“裕介,医生说你身体很健康呢,”妈妈对着卷岛蹲下来,两手抓住他的手腕,手指头冷冰冰的。

“不过医生说,裕介要多运动哦!棒球和乒乓什么都好,散步也不错……还有,想不想试试骑车?”

父亲是个说话很直爽的人,现在他却只是在旁边面无表情地点头,表示赞同。

“对了,还有啊……裕介有什么想吃、想玩的东西,都不要担心,可以跟爸爸妈妈说。裕介可以尽情地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哦!”

“那个,我现在想去书店,可以吗?”

“好啊!我们这就去吧!”

 

儿童部在商场的三楼。乘自动扶梯上去的时候,就能看见玩具店门口晶莹剔透的圣诞树和一排打鼓的电动小熊。圣诞歌在整个商场里回响,伴奏里清脆的铃声让快乐的情绪感染到每个人。卷岛拉着父母的手,走过童装店和一家小女孩的发饰专卖店,径直走进书店的玻璃门。

有个与卷岛年龄相仿的男孩正走出书店,他手里的图画书封面十分鲜艳漂亮。卷岛瞥到一眼,就被吸引了。他没有费多大的力气,就在展示台上找到了那本童话。家里有收录这个故事的书,卷岛读过。但这本是新版,配了新绘制的图画,让人非常喜欢。卷岛想到母亲刚才的话,猜想自己应该不会因为重复买书而被拒绝。

“一本?就这一本吗?”父亲问。

“是的,这一本足够咻!”卷岛知道自己笑起来不好看,可他还是发自内心地笑了。

 

 

“小卷?小卷!”

“哎,东堂?”

“小卷在想什么开心的事么?”

“……也没什么啦,而且……不算什么开心的事吧。”

东堂把搁在沙发边上的旅行袋提到茶几的一角。这是个不大的男式皮手袋,黑色的底子上有暗暗的细格纹。之前东堂开车送卷岛来机场的时候,这个包就一直搁在后座上。

落地窗外依旧白茫茫一片,雨丝毫没有停歇的意思。东堂收回目光,打开旅行袋的拉链,取出了一样东西,递给卷岛。

这是本书。

卷岛吃惊地看着封面,又看了看东堂。书里夹的收银条掉了出来,落到脚边的地毯上。收银条的字迹已经变淡,但仍旧能轻松地分辨出上面的内容。

这是家东京大商场儿童书店的收银条,商品项目只有一项,收银时间为1996年12月24日,书名是《睡美人》。

“没错,小卷,你想的没错。那天,我见过你。”

 

 

 

TBC.


评论(8)
热度(38)

© cellofis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