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lofish

Drink with me

[东卷] Not Today (7)

感谢一直耐心看到这章的大家!

从文章开始到现在,也许大家没明白我跳来跳去在讲个什么样的故事吧……请别着急,再过一两章,我就能开锅盖捞饺子了(何 。。。到时候,就该有柯南小朋友出场说“警察叔叔犯人就是他”了!(又是什么。。。

总之……先谢谢啦!


* * *



7

 

 

 

钢琴的声音有些沉闷和寒冷,卷岛想。听上去,这是《冬之旅》里某首歌的前奏。而提琴的声音就清楚多了,应该是大提琴在用高音部分演奏。这是三个音连在一起的旋律,不时地在钢琴背景中插入并重复。

卷岛努力回想和分辨。他记得在他伦敦住所的书架里就有一张《冬之旅》的CD,是某一天下班路上在经过的音像店里随便买的。他有很多CD,风格五花八门,大多只是买回来充当背景音乐。一个人住,家中总是太安静,只要屋子里有些声音,就会感觉热闹点了。可是这张由两位男高音演唱的艺术歌曲专辑,一点也没法让房间热闹起来。正相反,每当卷岛播放这张唱片时,他反倒会陷入到更加深邃的孤寂中去。奇怪的是,越是这样,他听这张的次数越多,后来已经非常熟悉了。

是《菩提树》?是《回眸》?还是《白头》?卷岛思考着。都有些像,又都好像不是。而且,这套作品一般只用钢琴伴奏,大提琴是怎么回事呢?

“小卷,小卷?”

卷岛用了很大的力气,在乐声中睁开眼睛,才渐渐明白了。

三个音的调子不是大提琴,是东堂在叫他。而钢琴声,则是雨点敲打在玻璃窗上的声音。雨势看样子比之前小了很多,现在能听见一滴滴坠落的有力节奏了。

“哦,尽八……我睡了多久?”

“小卷总算醒啦,我叫了好多声呢!”东堂看上去精神抖擞。“小卷是什么时候睡着的?总之我醒来后,到现在过去四十分钟了。”

“这么久了啊!”

“是的。刚才小卷好像还在做梦,一会儿发愁一会儿笑的。”

“可恶,都被你看到了!”

“才没有!我之前去打探了下航班状态,又选好了晚餐。目前这班飞机还是晚点中,何时能飞据说暂时还无法确定。”

“这样啊,看来还要有一阵了咻。”

服务生送来了晚饭。东堂的主食是鲷鱼茶泡饭,卷岛的则是生鱼片鱼籽盖饭。虽然汤和几个小菜都是普通定食的配置,但食器和摆盘都极为精致,让人多少有点出乎意料。

东堂说着“我开动了”就吃了起来,刚尝一口就感叹说自己还是最喜欢这个味道。

卷岛也夹起一片刺身放进嘴里,瞬时更加惊讶了。材料特别新鲜不说,这更不是一般用作盖饭的边角料。这是蓝鳍金枪鱼的大腩,颜色晶莹,入口即化。本来在正餐中这都算奢侈的食物,此刻却随随便便被铺在了米饭上。

卷岛放下了筷子。

“尽八,这顿机场餐,实在有点厉害啊!”

“哈哈,小卷吃出来了么!”

“怎么感觉是你的风格和手艺……”

“不愧是小卷!”

“怎么回事咻?”

“很简单啦,记得去年我做过一次这个盖饭,小卷很喜欢吃。然后刚刚趁小卷打瞌睡的时候,我就发挥了我能言善辩的特长,进到了机场餐厅的厨房。”

“这个我的确很喜欢啊,可是你去年用的不过也只是普通的金枪鱼腩。为何这顿感觉如此隆重?”

“因为厨房里碰巧有新鲜的好食材运到嘛,按价格好好付款又自己动手做饭的顾客,谁能忍心拒绝?再说,小卷就要回英国了,又有很久见不到,自然是想让小卷能有一顿完美的临别大餐。”

卷岛又继续吃了起来,的确是十分美味。好吃的东西令人开心,能让人把疑虑和烦恼也放在一边。他早该想到的。美型也好,完美也好,真是只要和美这个字相关的,都是东堂这家伙所追求的风格。

他对东堂笑着回答:“原来如此,那么这是‘最后的晚餐’咯……”话刚出口他就有些后悔。

比喻并不合适,而且听起来也不吉利。卷岛不知自己怎么回事,就这样脱口而出了。

东堂却没有在意,他倒是垂下眼帘,默默地回想着什么,然后抬头看向卷岛,微笑着。

“小卷,你这么一说,我想起我们在伦敦过新年的那次了,记得吗?”

“记得,怎么会忘啊!”

提起这个回忆,卷岛也释然而笑了。

怎会忘记啊,虽然东堂来英国的每一次,他都记得清清楚楚的,但那一回却是印象最深的。

 

世界末日的新年,着实让人忘不了呢。

 

 

TBC.


评论(2)
热度(22)

© cellofis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