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lofish

Drink with me

[东卷] Not Today (12)+尾声 (全文完)

12

 

 

 

嘴唇湿润,触感温软。它们小心翼翼地贴上来,还带着些微颤动。这让卷岛想起了坡道上的那棵山毛榉树。

最初的亲吻里,东堂也是这样喃喃地念着:“小卷,我只是想和你在一起。”

“笨蛋尽八!”卷岛仍是和那次一样,恶狠狠地吸住他的舌头来回复。

绵长的亲吻结束,嘴唇分开。卷岛睁开眼睛,周围的一切仍是原样。

“不拿走我的性命么?”

东堂摇摇头:“再等一会儿,我还有话想跟小卷说。”

他握住卷岛的胳膊,把他带到了落地窗前。

雨并不是停了,而是变成了雪。雪花静谧地落下,但却在半空忽地消失,很像是当年温泉的那场。庭院里夜间开启了景观灯,让山石构成的迷你世界透出橘黄色的光来。

顺着东堂所指的方向,卷岛看清了。

亮光并非来自外部,而是假山石本身。在那上面,道路盘旋而上,夹道而设的路灯发出柔和的光芒。车辆在路上来来往往,山体被树林所覆盖。

那不是什么假山石,而是真正的山。

山脉的下方也不是细小的鹅卵石,那里是成片的市镇和万家灯火。这样的景象远远地蔓延而去,一直到卷岛看不清的远方。

“小卷,这就是人类生存的世界。”东堂望着外面,开口说道。“很久以来,就在那里存在着。”

卷岛默默地听他说。

“是我安排了这场大雨,安排了晚点的航班。我亲手做了我们最后的晚餐,然后让时间暂停,再把这里设成了结界。

“小卷说得完全正确,我已经因为谎言而不堪重负了,必须在今天带你走。但在这之前,关于小卷过往的人生,我还想从我的角度来讲个故事。

“有一点小卷猜错了。世上并没有众神存在。虽然有一些半神和精怪,但我所知道的神,只有我一个而已。

“很久以前,连眼前这片繁华景象都还不存在的时候,在一个糟糕透顶的地方,我遇见了你。”

东堂回想着,面露笑容。

“小卷的状况也糟糕得要命,不过我们自此就没有再分开。

“黑色的死神和他绿色的蜘蛛漫步在世间,这样的画面在半神们的口中传说着,说了千百亿年。

“后来人类开始兴起,你和我依然同行,一同观察其盛衰起落,履行着职责。直到有一天你忽然说,想尝试一下完全身为人类的感觉。

“我们并不是对人类的生活一无所知。扮作人类,混迹在人群中,本是寻常的事情。可是你说,那样并不完整。没有一颗凡人的心,是无法体会到人类真正的感受的。

“让你暂时忘记原本的身份,成为一个普通人,这事不费吹灰之力。但是,我不想和你分开太久。一天都不想和你分离。

“你说,你就去三年。等你尝到了滋味,就让我带你回来。

“就这样,我第一次和别人做了约定。”

窗外的雪终于落到了下方,覆盖上了山头和房子的屋顶。不用看就能感觉到,那是个美好的白色平安夜。

东堂的脸映照在玻璃上,安静得就像能让森林沉睡。

“所以,我等啊等,到了你四岁那年,我终于来找小卷了。

“四岁的小卷是快乐的小卷,仅仅因为泡在温泉里,就会觉得幸福。在我报出名字的当时,就唤起了小卷一部分记忆。但你在我耳边说的那句,我不能不答应。

“我忍受着分离的苦恼,等小卷长到了六岁。那时的你已经完全忘记了温泉和旧事,只是个普通的人类小孩。我观察着你,也试图去了解你的感受。

“成为一个人类没什么好的,我当时想。虽然只是个孩子,但忍耐和委屈,什么都要尝遍,真是辛苦。

“我让你得了病,打算着有一天在你昏迷中被我带回来。可是你捧着图画书的样子,是那么幸福,我没有勇气下手。

“于是我转而设法来治愈你的病。在山顶的那些夜晚,我在你周围的暖风里偷偷亲你的脸。许多次,我想干脆带你回来,但我忍住了。

“小卷的人生平淡又毫不完美,磕磕绊绊到了中学。这样的人生有什么意义和趣味呢?我在观众席上也在想着。人类是那么淡漠无情,而耗费生命的又往往是庸常的琐事。我看着忧郁的稻草人小卷,终于下了决心。把你带回我身边,给你幸福。我是这样想的。

“可是在钢梁落下的片刻,小卷露出了微笑。

“我最喜欢的,就是小卷笑的时候啊,从来就没有办法抵抗。小卷的眼里生出了希望,但我已经来不及把钢梁收回了,只能尽全力让下坠的方向偏移了一点。可是你还是受伤了……

“这件事,我永远不能原谅自己。没有让小卷幸福,反而带给了你伤害和痛苦,这全是我的错。我暂时放弃了带回你的念头,努力去了解普通人生的意义。

“起初我成为东堂尽八,只是想着既然小卷在人间,那么我就找个便利的身份好了。作为温泉旅馆家的儿子出生并慢慢长大,和小卷不同,我一直知道自己是谁,仅仅是恰到好处地扮演着这个角色。小卷喜欢骑车,我也想办法骑上了公路车。不知是身为神的想法,还是我普通人生的抉择,高中我进入了箱学自行车部,最后终于遇见了小卷。

“想念了这么多年,已经让我快发疯了。我故作镇定,让小卷甩不掉我,然后渐渐地喜欢上我。

“可是在和小卷重逢的时候,我也发现了一个之前忽略的问题。因为我和你渊源太深,只要小卷和我在一起的时间稍长,就会身体衰竭、趋近于死亡。所以我一边想你想得要命,一边又只好尽量远离你。

“在高中的时候,我天天给你打电话。小卷去英国了,我追着去了法国。但当你试验快成功,决意回日本时,我又不得不阻止你的脚步。

“在小卷的身边,我积攒着谎言,隐藏着真实的面孔。这些负重压在我背上,越来越无法喘息。这一次,我不忍心再破坏小卷耗费心力完成的工作。但我也不想这样痛苦地继续下去了。

“另外有件事,我近些年才刚刚意识到。小卷作为人类太久了,如果和我共处时间过长,或者忽然取走你的性命,你就会像个普通人一样,真的死去。

“死亡对世间寻常的生命是不可逆的,即便是身为死神的我,对此也无能为力。“

东堂神情肃然。

“就像那次,是我亲手赋予了兔吉的死。死亡是庄重的事情,时限来临,不容挽回。而死后的世界并不存在,那里什么都没有。

“喝醉酒的那晚,我不像个神。我陷落在人类的感情里,感受到了痛苦的煎熬。

“小卷本是半神,只要还能记起之前的身份,就会在性命被取走的瞬间激发本能,寻回原本的自己。

“这个意识,无法强行灌输。于是我想出了现在的办法,用一件件旧物来唤醒小卷的记忆,再用半真半假的叙述,慢慢让你自己想起。

“可是在此之前,一想到要夺走小卷的人生,我的心都碎了。”

“我想起来了,”卷岛轻声说,没有侧过头,但却勾住了东堂的手指。“我确实想起来了。我们走过的悬崖和密林,我们穿行过的无穷世界。还有,”他笑着看东堂,“我们鞋子上长满了苔藓的样子。”

“我走路打滑,你是蜘蛛,仍旧能轻盈地跑在前面。为此,你嘲笑了我好久。”

东堂的眼睛里满是眼泪,却在笑。

片刻,他抹了下眼睛,接着说下去。

“小卷,你身为人类的日子里,就像骑了台快爆胎的公路车,在雨天不停地爬坡。而我,则像是坐在回收车的驾驶席上,苦苦地追随在你身后。今天,终于能带你回去了。”

卷岛的手指在东堂的指间穿来穿去玩着,过一会儿又抓紧了他的掌心。

“尽八,你要是带我走了,周围的人会发现我死去了么?”

“这次不会,只是会以为我俩失踪了吧。”

“他们会怀着希望寻找,”卷岛思索着,“我的父母,哥哥,你的家人,还有我们的朋友们。会在他们的余生里,一直寻找我和你的下落……却再也找不到了。”

“也许。”

“尽八,你真的是神做得太久了,”卷岛说,“久到快忘记自行车比赛的规则了……”

“比赛规则?”

“自行车比赛规则十分简单,只要奋力踩踏板就可以了。”他意味深长地看着东堂,“爆胎算什么!就算只靠着钢圈,我也不会放弃比赛。你还记得吗?”

东堂惊讶地看着他。

“是的,也许现在,我连钢圈也没法骑了。但你的回收车在这里啊!

“帮我卸下漏气的轮胎,换上新的吧,尽八!然后就算今后以半神的身份参赛,我也依然会遵守人类生活的规则,跑完全程。这么有意思的人生,我可不想中途退赛。而普通生活的规则其实也很简单,只要努力前行就够了咻!”

“小卷!”

“我们今后的岁月是无尽的,所以不妨一起完成这次爬坡吧!按照规则来跑,不许放水也不许犯规,直到山顶的终点线。”

“小卷,我真是个愚蠢的神!这样,你就能在我的身边了。”

“在你身边,就像凡人一样终老吧……”

“直到最后!”

“直到山巅。”

 

 

 

 

 

 

尾声

 

 

 

新年刚过一天的时候,卷岛在傍晚到达了东堂庵旅馆。在跟店员打听到老板正在储藏室后,他连行李都没放下就径直找过去了。

推开门的那一刻,东堂正在对着两瓶烧酒发愁。

“哎!!小卷!你怎么不告诉我是今天来!我好开车去接你啊!”

“从千叶过来坐电车很方便呢,我也正好重温一下学生时代的回忆。”卷岛一边说话,一边绕下脖子上的围巾。“反正我跟老板挤在一间,又不用订房。”

“小卷你……我想现在就反锁掉储藏室的门!”

“你还是快点工作吧,我看外面都快忙不过来了。你在这里发什么愁呢?”

“烧酒,”东堂一脸迷惑,“都是自家酿的。我父亲前几年的,和我新制成的,为何会差这么多?”

卷岛接过东堂递上的两只小酒杯,各饮了一口。

“确实。”

“是吧小卷!就是因为有常客说酒的味道不好了,我才来琢磨的。按理说,配方是一样的,瓶子也相同。就算我是神,也弄不明白其中的原因。”最后一句,他放低了声音。

卷岛想到了自己。这一周里,自己的人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那天在休息室的最后,东堂取走了他的生命,然后原本那个小卷又在人类卷岛的身躯内复活了。就像是从酒瓶里倒掉旧酒,再换上了新酒。

新酒的味道并不太好,蜘蛛半神想。感觉比人类敏锐,心灵比人类苍老,他多少有点不太习惯。

但结果却是他一直渴求的。他抵达伦敦后,交接完工作火速辞职,一刻不停地飞回了日本。在千叶,他与父母和哥哥共度了新年,又马上赶到了箱根。

“尽八,我有个主意。”

“是什么?”

“把你酿的酒放上三年再喝。”

“我也想过,但陈酒就一定会变好么?”

“未必,”卷岛答道,“但幸好我们有时间。我们有好多在一起的时间,然后再多酿些酒,多尝试几次。人类的魔法,并不因为是神,就能随便看透。”

“也是,那我们以后再尝尝看。”

“不在今天。”

“小卷啊,也不会在明天。”

 

 

 

(全文完)

 



* * *




注:

篇名来自于《权力的游戏》中水舞者西利欧对艾利亚说的这段话:

“There is only one God and his name is Death. And there is only one thing we say to Death...

"Not today.”


谢谢看到最后!!!


评论(22)
热度(55)

© cellofis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