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lofish

Drink with me

[新開中心] Shinkai's Wonderland - 16 days

XD

abyssal-trap:

by @cellofish






Chapter 3. Advice from a Caterpillar






和睡鼠分开后,新开继续在草地上游荡。可是就在一瞬间,他发现自己陷入了有史以来最可怕的绝境


——他饿了。


 


说起来,感觉到饿是经常有的事……也可以说是天天都有的事……好吧,感觉到饿,对于新开来说,是日常。然而,像此刻一般饿得前胸贴后背,饿得头发晕眼发花,饿得快成了一片纸牌,这种情况还并不多见。


和大多数正常人一样,每当人们匮乏什么的时候,就偏偏要想什么。于是在晕晕乎乎走着的新开眼前,漂浮着如下各种名词。


能量棒,巧克力,香蕉,饺子,拉面,大阪烧,饭团,三明治,羊羹,芝士蛋糕,消化饼,可丽饼,能量棒,年糕,烤鸡,烧肉,厚切三文鱼,猪颈肉串,寿司,可乐饼,牛排,炸猪排,意大利面,披萨,能量棒,曲奇,火锅,牛肉饭,乌冬面,荞麦面,关东煮,肉包子,巧克力威化,苹果糖,奶油蛋糕,巧克力蛋糕,能量棒,能量棒,能量棒……


忽然,新开看见了一根能量棒。


他揉了揉自己的大眼睛,以为是饿过头而产生了幻觉。但擦完了眼睛,能量棒还在那里。


那不是一根普通的能量棒,它十分巨大,和新开差不多一样高。外面的包装上印着巧克力香蕉口味,包装纸剥开来一半,里面的褐色的饼干在散发出诱人的香味。新开踮起脚尖,看到能量棒的顶端有一只黄色的大毛毛虫,正趴在宽阔平坦的顶上,一边看着什么杂志,一边在用一根管子吸着什么。


说毛毛虫是黄色的,并不确切。他的身体是黄颜色的,脑袋则是绿色的,还点缀着一缕缕的红色。毛毛虫有一副愁眉苦脸的表情,但十分安静,根本没有注意到新开站在能量棒底下。


一看就有毒,新开偷偷想。


毛毛虫终于暼到了新开,他们两个对视半天,毛毛虫才从嘴里拿开管子,好像很不情愿地同新开说起了话。


“你是巨蟹座的?”


“你怎么知道?”新开的眼睛瞪得更大了。


毛毛虫又把管子移到嘴边,深深吸了一口。


“因为你长得像箱根学园的四号,我忘了他叫什么名字,只记得他的星座和我一样。”


“你也长得像我认识的裕介君呢,”新开嘀咕了一句,但又觉得这事情过于荒唐。


“咦?你居然知道我的名字咻!”


新开捂住了眼睛:“天哪!连口癖都一模一样!”随后他心里的念头只剩下,尽八要是知道了他的小卷现在是条毛毛虫的话,不知道会不会发疯。


毛毛虫卷岛丢开了他的管子,一边把他的尾部卷曲到前面来,一边撑着下巴继续看起了杂志。新开这才注意到,毛毛虫不是在抽水烟,而是在用一根长长的吸管,喝着宝矿力。


“喂裕介君,你怎么不理我了!”


“为什么要搭理你?我刚买的泳装写真还没看完呢。”


毛毛虫虽然这样说,但还是把目光挪到了新开脸上。


“我快饿死了啊,请问这里有没有什么吃的?”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我又不认识你。”毛毛虫打量着新开。


“你明明说出了我的星座!”新开大声说,怕声音传不到能量棒顶端,“我就是箱学四号,新开隼人啊!”


毛毛虫摇了摇头。


“在这个鬼地方,你说你是箱学三号都没有用。不过我可以给你个机会,用三件事来证明你的身份。”


新开眨着眼睛,苦苦思索。


“有了!我养了只兔子,名叫兔兔吉吉。”


“名字说得不对,”毛毛虫哼了一声。


“那是我饿得舌头打颤,然后……”


新开一边申辩一边灵机一动。他伸出了舌头,用力左右前后甩着,把口水洒到了地上的草丛里。


“桑根的路桑,有字线鬼粗没噢!”他吐着舌头含混不清地说道。


“我还知道个会甩舌头的,你这句话有古怪的发音,弄不好你是京都人冒充的。”毛毛虫的八字眉更加八字了。


“第三件,第三件……”新开的肚子急得咕咕叫,“我养了只黑色的柴郡猫,名叫靖友!”


奇怪的话从新开嘴里蹦了出来,完全不受本人的控制。


毛毛虫却点了点头:“这个没错,我承认你是新开隼人好了。”


新开等着毛毛虫的进一步行动,后者却重新把吸管含在嘴里,又喝起了宝矿力来。就在新开觉得马上要饿昏倒在地上时,毛毛虫抱着他的饮料瓶和杂志大幅摇晃着爬下了能量棒,然后他漫不经心地对新开说:“一边会使你长高,一边让你变矮。”


到底是什么东西的一边另一边,新开想,并没有说出口。


毛毛虫卷岛却看透了他的心思。


“你不是饿了么?”


他说完,继续向远处爬去,打了个滚,变成了一只巨大的蜘蛛,然后猛地消失在了空气中。


能量棒!


新开直线冲向能量棒,两只手各掰下一块来。到底吃哪块好呢?不管了,能量棒是管饱的!


新开一口吞下右手中的碎块。咦,嘴巴忽然碰到了草地,自己有了两只毛茸茸的长耳朵,还耷拉到了脸上。不对,我好像变成了兔子。


于是新开又赶忙把左手里,不对,左爪子下的碎块吞了下去。这下子,他发现自己塞着耳机,在听贝多芬的《欢乐颂》。糟了,我变成苇木场了!


可是新开太饿了,他不得不左右开弓一通猛吃了起来。于是他在兔子和苇木场之间不断地变来变去。还好在最后吃饱的那一刻,他终于变回了自己原来的大小。






To be continued…



评论
热度(5)
  1. cellofishabyssal-trap 转载了此文字
    XD

© cellofis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