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lofish

Drink with me

[弱虫][东卷] A Time for Us (11)

东堂尽八的日记

 

2028年8月9日

 

小卷在月光中。

他静静地盘腿坐在桌前,看向窗外。他的浴衣上有一小簇一小簇的紫阳花图案,在黑暗中反射着银白色的光。

他看起来和我差不多年龄,皮肤润泽,面容仍旧年轻。茶色的短发干净整齐,像是新近修剪过的。他就这样看着庭院的方向,若有所思,嘴角却有一缕微笑。

我是在睡梦中无故醒来,在枕上一侧头,就看见了这样的小卷。和前三次不同,这一次他的样子分外清晰。一时间,我以为这是个梦。接着,我又以为这是真的小卷回来了。

但并不是那样。稍微仔细看,就能发现他仍旧是半透明的影像。他的后面是我今天刚整理过的小书架,透过他的身体,我仍能隐约看到那些书脊的颜色。

但我不愿相信,这依旧是幻影。他的睫毛在颤动,额上的发丝被夜风吹起,他的胸膛因为呼吸而轻轻起伏。他是活生生的,仿佛还带着体温。我小心地爬起身来,慢慢向他靠近。

这是我喝过了酒,而做的美梦吧?

晚上因为过生日,久违地多喝了几杯。没有醉,只是头有点晕乎,人也轻飘飘的,喝到了最舒服的境地。隼人和靖友给我带了他们自己烤的蛋糕,隼人还给我拿来了满满一个纸箱的科幻小说和DVD。他之所以会给我带这些来,是因为某次电话里讨论时,他又提到了平行世界。我说你这家伙是科幻小说看多了,他马上就接了句“要看吗尽八”,我随口就答应了。但看到这一整箱的东西,我开始发愁书柜里没地方塞了。虽说可以仍旧放在纸箱里,挤在房间的角落。但我不喜欢找本书都要翻动整个箱子的感觉。于是我只好把大书柜旁的小木头架子清空,原来摆在上面的公路车模型,我有的收起来,有的移到了书桌上。然后把这些从没听说过名字的书和剧集,在架子上塞了个满满当当。

适当的酒精能让睡眠变得简单平缓。送走隼人和靖友后,我本来还想看会儿书再睡觉。结果连序言都没看完,我就睡着了。身体很放松,也没有做梦。还是说,眼前的画面,就是在我不知晓的梦中?

我靠近他,尽量不让膝盖在席上的摩擦发出声响。在距离他还有半米左右的时候,我压低了声音,叫他的名字。

小卷,小卷……

他听不见。

离他近了我才意识到,照在他身上的月光不是我窗外的,而应该是他所处之地的。他的浴衣也只是和以前穿的相似,但花样的大小和颜色并不相同。他的左手自然地搁在腿上,我看见了他中指上,仍戴着我送他的那枚戒指,红绿宝石在半明的室内幽幽发光。

我忍不住伸出右手,深吸一口气,然后小心翼翼地覆盖上他的手背。

那里的触感不是皮肤和骨肉,不是石头和金属。是空气。

我把嘴贴近他的耳边,我朝思暮想的耳边。

小卷。

再一次,我低语。

小卷忽然转过了头来,吃惊地看着自己的左手,然后眼睛转向了我脸的位置。我看见他嘴唇在动,却听不到他的声音。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像前几次一样,消失了。

我摸了摸他坐过的地方,那里却冷冰冰的,毫无体温的残留。但即便听不见,我也明白他刚才说了什么。

薄薄的发抖的嘴唇,在说着。

是你吗,尽八?

 

 

 

TBC.

 


评论(8)
热度(35)

© cellofis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