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lofish

Drink with me

[弱虫][东卷] A Time for Us (12)

东堂尽八的日记

 

2028年8月20日

 

和空气亲吻是件古怪的事情,我却这样做了。

我坐在桌子的顶端,小卷身影就在我右侧。于是我探过头去,把嘴唇贴近他的,细细地吻着。

 

十几天前,因为触碰小卷的影像有了回应,着实让我振作起来。他虽然看不见也听不到我,但似乎能通过身体接触而感知到我的存在。这么多年来,这是我们第一次重新感觉到彼此。虽然隔着不知名的阻碍,却强烈到让心脏燃烧起来。

我又开始整夜失眠,偶尔在凌晨睡死一会儿醒来,四肢都瘫软得不想挪动。想到这四次,全是在晚间看到小卷的,所以之后我干脆过起了日夜颠倒的生活。白天用来睡觉,晚上彻夜守候。

在漫长的等待里,我回想着一切关于小卷的细节。尽管不擅长画画,我还是把看到的一切画了下来。陌生的短发发型,有点瘦了的脸,凝望的眼睛,带着笑意的嘴角。他浴衣领口里半露的锁骨,他修剪得短短的指甲,还有衣料上映着月色的紫阳花。

反复回想,反复揣摩,然后去想象他的境况和生活。我思考过如何才能让他留下来,不消失。更多地会琢磨如果他再次出现,我要想办法让他告诉我他在哪里。但这终究是些没有依据的假设,如果他看不见我,信息又怎样才能传达?

然后今晚,他就这样出现了,坐在上次一样的位置上,仿佛也是在等着我。

我离他很近。我们这样坐着,就像天下最平凡的恋人一样,亲密地挤靠在桌边。那一刻,我之前的规划全部被扔在了脑后,我只想吻他。

 

因为下过雨,空气是湿润的。我含住他下唇的位置,喃喃地叫他名字。

小卷的表情变了,他的眼圈一下子变得发红。然后,他合上了眼皮,像是在以往我们的亲吻中一样。泪水从他的眼缝里涌了出来。晶莹的眼泪也是空气做的,流到了他的嘴角边,我舔上去却尝不到咸味。

也只是一瞬而已。

他睁开眼睛,在消失前对我说了一个词。那是个我熟悉的口型,绝对不会弄错。

他说的是“自行车”。

我本想在最后一刻触摸一下他的脸,却惊讶地注意到了他的头发。

我生日那晚,他的发梢比耳垂还短。现在,浓密的卷发却已经长过了肩。

 

 

 

TBC.


评论(4)
热度(26)

© cellofis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