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lofish

Drink with me

[JOJO] [承花] Hazy Shade of Winter (3)




3  Stardust

 

 

救生艇在夜晚的海面上漂浮,四周空空荡荡,只有漫无边际的海水。天气晴朗,星星散落在天幕之上,闪闪发亮。船上的人们已经习惯了海浪的撞击声,也早就累了,不再相互交谈。他们中的大多数都睡着了,船头年长的水手已经发出了均匀的鼾声。

承太郎的腿,被坐在对面的人用膝盖碰了碰。

“喂,承太郎……”

“什么事?”

“你的烟干了吗?”

承太郎把烟盒里的存货都捏了一遍。

“只有一支看起来差不多,其他都还是湿的。怎么?你不是不抽烟?”

“偶尔也会想吸两口,都怪等着被救太无聊了。”

打火机发出一记清脆的声响,承太郎的脸被短暂地照亮。接下来,香烟头上被点着了,船舱中像是升起了一团微型的星云。承太郎把烟从唇间取出,伸手递给了花京院。

熟悉的烟雾气味从对面飘散过来,仿佛因为从另一个人的口中吐出,带了对方的气息,而变得有些朦胧的奇妙。

星团燃烧着,在明灭中发出“滋滋”的声音。承太郎盯着看,一会儿时间,那光亮又飞到了自己面前,半根烟被递回他的手上。

“不喜欢?”

“不,挺喜欢。味道很重,是你的风格。”花京院在黑暗中笑了,又补充道,“和你简直一模一样。只不过现在就这一支可以抽,我当然不能独占。”

承太郎深深吸了一口,心跳忽地变快了。滤嘴上有些发潮,不过那湿润和海水无关。

“嗯,”他斜靠着船舷,折起左臂枕在脑后,天空中的星星近在眼前。“花京院,你相信星座吗?”

“信啊,我是狮子座的,承太郎是水瓶吧?”

“对。说来,我以前对星座什么从来没有注意过,还是最近在监狱里的时候看了几本书,都是讲魔鬼、幽灵和超自然现象之类的。其中一本里有一部分介绍了占星术,才了解了一些这方面的事。”

“感觉怎么样?”

“说不清,很有意思也让我困惑,”承太郎把烟圈吐向天空,“倒不是说属于某个星座的人,个性会如何,而是我看到有一种说法,就是在人出生的那一时刻,因为星座的关系,他的命运就已经决定了。”

“的确是有这样的说法。人就好比是天上的星星,自诞生起,位置就定好了。在天空的什么区域,发出多大的光亮,已经被决定了。”

“那么,你说说看,这究竟是由谁来决定的呢?”

“我猜是天上的神明吧?或者只是随机分派的?”

“那么这种命运注定的随机,真让人不爽,”承太郎说。“如果说人的一生的走势都已经被安排好了,那么所有的抗争是不是都没有用处?”

“我玩游戏的时候也想过类似的问题。屏幕里的人物,被我的手所掌控着,跳跃、躲避或者战斗。我就像他们的上帝一样,随意摆布着他们的命运。弄不好我们也是某个游戏中的角色,或者只存在于<少年JUMP>这样的漫画书中,我们的故事早就被作者构思完毕了。什么时候遇见,什么时候告别,还有什么时候会死,统统写在了作者的大纲里。”

花京院说完,轻轻笑出了声。

“唉,够了,”承太郎叹了口气,“虽然不爽,但有的时候,还真是会觉得的确有命运这回事。想好好珍惜的东西,却硬要从你手里夺去。虽然不会甘心,拼了命要夺回,但如果是注定要失去的话,那么这种努力最后会变得徒劳又可悲。”

花京院想了想。

“就像这些星星吧,发出光亮,从诞生开始燃烧,一直到结束。就算在短暂的一瞬后就熄灭,它们仍旧会照耀到天空之下的人。而只要有星光存在,宇宙就不会是一片黑暗。”

花京院弯起腰靠近对面的人:“安心吧,承太郎。我有预感,我们大家在一起,一定有办法打倒敌人,让贺莉女士恢复健康的。”

“嗯!”

 

回忆往往不是被人记起的。回忆从心脏的间隙里钻出来,无声无息,像藤蔓一样把人缠绕束紧,让人猝不及防。坐在中央公园的长椅上,沉浸在突然袭来的往事中,承太郎忘记了手里还夹着刚点的烟。香烟径自烧着,在他脚边的地上落下了一段段的烟灰,最后烫到了他的手指。承太郎把烟头摁灭,丢进了旁边的垃圾桶,然后重新点燃了一根。面前的草坪上,几个中学生模样的孩子正在踢球,傍晚的太阳光给他们的身影镀上了一层金色。他认真地看了一会儿,努力让自己回到现实中来,不再继续追忆下去。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查清楚这个花京院的真相,但事实上,这一切并没有自己设想的那么简单。

花京院耍了小小的花招,就从自己眼皮底下溜掉了,承太郎后悔自己的迷糊和大意。不过这倒也证明了,花京院多半不会是敌人。如果对方想发动攻击,那么最好的时机他已经错过了。当时坐回到餐厅后,承太郎迅速梳理了一下花京院现身的各种可能性,然后列在了他的随身笔记本里。

 

替身使者

相似者

克隆体

智能仿生体(机器人)

时间旅行者

平行世界穿越者

视觉幻象

本人

自己的臆想

 

承太郎看着它们,把“视觉幻象”一条划掉了。他们握过手,花京院的手有点冷,但触感很真实,不像是一种视觉骗局的产物。

他看着这些名称,忽然想到,要是自己在17岁之前看到这些,肯定会觉得写下来的人不是幼稚病发作,就是打算写幻想小说。但埃及之行,彻底改变了他对世界的认识。他遇见了形形色色的替身使者,有敌人也有战友。他用自己的替身和百年的吸血鬼恶魔战斗,他让外公起死回生。那些只在恐怖电影和少年漫画中才有的事情,就这样真真切切地发生在了自己身上。那之后,他一边求学,一边继续为SPW财团的研究中心工作,接触到了更多神秘离奇的人物和事件。再后来,他成为了海洋冒险家,四年前在杜王町又出生入死,经历了一番奇妙的遭遇。因为有着这样的人生体验,承太郎早就明白了,真实的生活比幻想中的世界更让人吃惊百倍。

为了筛查清单上的内容,承太郎首先做的,是给SPW财团东京医疗部的负责人打了电话。承太郎和负责人很熟悉,所有的机密事件,都需要负责人经手直接管理。在电话里,他再一次和对方确认了当年花京院遗体的处理方式。

“花京院典明的遗体是从开罗由专机直接运回国内的,我想您一定也记得,”负责人一边回忆一边清晰地叙述着。“原本运回国内,是想通知家人与其告别,再进行安葬的。但因为遗体的状况惨不忍睹,另外回国后才知道花京院的父母都是医生,很难用交通事故这种理由来搪塞其家人。但如果透露真相,吸血鬼的存在容易被流传出去,引发社会上的恐慌。所以当时的大家再三商量权衡,决定不把花京院典明已死亡的情况通知他的家人。而花京院之前没有告诉家里人他要去埃及,所以父母已经向警方报了失踪案。”

“花京院的遗体当时停放在我们部门的太平间,但不可能一直保存下去。为此,知情的内部人员举办了一个小范围的告别会,追悼之后,遗体被立刻送到后院的焚化炉焚化。我记得承太郎先生,当时还一直跟随到了炉前。”

“是的。”

“骨灰取出后,就被装入骨灰罐中,埋在了院墙边上的那棵高大的樱桃树下,没有立碑。还是之前的几个人,出席了葬礼。我甚至还记得您在葬礼上说了一句话,印象深刻,令人难以忘怀。

“您说,为什么这里碰巧有一棵樱桃树?这就是命运吗?说完您就哭了……”

越洋长途电话信号不太好,线路里传来了沙沙的杂音。过了一会儿,才听见美国方面通话人的声音。

“……那么,之后的状况呢?”

“之后?没有任何变化。花京院的家人始终认为他是离家出走,现在估计也不再查询他的下落了。他们可能相信,他一直在某个地方生活着吧。”

“最近有没有发生过什么值得留意的事情?”

“没有。”

放下电话后,承太郎划掉了“本人”那项,越发地感到困惑。他觉得,如果有人知道什么隐情的话,那人一定是自己的外公。承太郎打了外公助理的手机,助理说,老人在路上得了感冒,现在正在威尼斯SPW的医院治疗。他身体无大碍,但一直咳嗽说不出话,听人说话也更不能分辨清楚。这种情况下,承太郎只有等待了。

为此他去了中央公园,在新鲜的空气里散步、思考,还有寻觅对策。在开阔的环境中,人的思路也会变得开阔起来,承太郎希望这种说法能管用。

一只姜黄色的松鼠从旁边的草丛间窜出来,抱着一枚橡果,三两下就爬上了树冠。承太郎看着松鼠,一瞬间忽然有了个大胆的推测。

他想到了个主意。

 

花京院这几天行事十分谨慎。他平日里就是个细心的人,现在更加严谨起来。那个黑发的男子,空条承太郎,对他来说非常危险。他豁出去赌了一把,才有幸从他眼皮底下逃脱。所以接下来,不能让他再次发现自己的行踪。

他上午的时候给前台去过一个电话,从旅馆临出发前,他又打了个电话再次确认。得到满意的答复后,他才一边留意着沿途的人群,一边出了门。

路上没有任何可疑的人或目光。进入大楼后,花京院乘电梯到达第三层,一切都进行得十分顺利。公司前台是个甜美的金发女郎,她带花京院到那间有精致雕花木门的办公室前,然后回去了工作位。

花京院敲了敲门,推开进去。他已经想好了要说的话,他需要的一切东西,应该都能在这里得到。

“乔斯达先生,我是……”

转椅转了过来,露出了花京院最不想看到的那张脸。

“花京院,我等你很久了。”

 

 

TBC.


评论(4)
热度(38)

© cellofis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