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lofish

Drink with me

[JOJO][四部全员] My Little Town


1


空条承太郎第三次来杜王町是秋末,他还是第一次看到小镇在这个季节的风景。他和东方仗助一起,坐在公园的长椅上,看银杏树叶不断地落下来,铺满了小路。
仗助正在滔滔不绝,讲着他学校里的事。他说他们历史老师是个干瘪的老头,测验错的题要连题目带答案罚抄五遍。
“五遍啊,承太郎先生!我不过就是碰巧忘了第二天有考试,玩游戏到半夜,然后老妈那天又不在家。这种惩罚简直惨无人道!我最后只好让疯狂钻石和我一起抄,可还是抄到手腕都疼了……”
“那是什么游戏?”
“啊!就是索尼刚出的,那款游戏……”
承太郎对他微笑。他知道仗助其实不需要他的回答,只需要一个听众就好。每次和承太郎在一起,他能不停地讲下去。而承太郎也没有其他要求,他觉得能和仗助坐在这里说说话,看看落叶,就是宁静又愉快的享受。
午后的太阳光很温柔,在这光线中,仗助的脸部轮廓显得更加漂亮。他讲到激动的部分,眼睛时常会瞪得圆圆的。说不高兴的事,他睫毛会垂下来,还把嘴嘟着。
承太郎看着仗助年轻的脸,忽然羡慕起来。他的青春能那么完美,烦恼也是平常少年的烦恼,命运不会在他心里撕开巨大的伤口。真是让人喜欢又妒忌,承太郎悄悄感叹着。
承太郎想,今后他一定要以普通游客的身份来一次杜王町。他要敞开身心,多伴在仗助身边几天。而不是像现在,每一回都是为了工作而来。想到工作,他不得不考虑起了他要交的报告。虽然不太情愿,他还是必须要完成该做的事情。
仗助的脚上是一双时髦的新鞋,墨绿色和深灰色皮革的精致镶拼,一看就是高级货。
“仗助,你的新鞋很好看啊!”
“啊,这可是和老妈上周去东京的时候买的,设计师新款!”
“东京怎么样?”承太郎随口问道。
“东京?我对那里没什么印象,我喜欢的鞋店倒是新装修过了。”
仗助一边笑着,一边挠了挠头。


2


离开公园后,承太郎拐上了主干道,往商业街方向漫步。他一边在笔记本上记录,一边留心着周围。刚才在公园里遇到了虹村亿泰,仗助带他去自己家里一起打游戏了。虽然结束了和仗助相处的时刻,多少让承太郎有点遗憾。但他知道,所有的东西都不曾长久,都有它们结束的时间。
街角的咖啡馆生意不错,露天座位上几乎满员。山岸由花子背对着街道,广濑康一正坐在她对面,低着头在说什么。金发的上班族,仍旧在他的固定座位上。他一边随意扫着过往的人群,一边喝他的黑咖啡。今天他戴了那条深紫色的领带,是我最喜欢的一条。承太郎隔着街道悄悄看了一眼,这样想着,心情变得好了起来。
周末的市中心熙熙攘攘,他没有停留,继续朝前。
一辆白色的跑车经过街道,不知要去哪里。车子的引擎发出轰鸣,吸引了街上所有人的目光,还有姑娘认出了驾驶席上的漫画家,在人群里发出一声尖叫。岸边露伴却不曾朝道路两边转一下眼睛,只管驾车扬长而去。
美容院的主人正在门口的看板上写广告,可能是察觉到承太郎的目光,她扭过头来瞥了他一眼。她的眼神冰冷,像是能把承太郎看个透。真麻烦啊,承太郎竖起了风衣领子大步走开,感到了一丝尴尬。
穿过小巷的时候,在小钢珠店里,喷上裕也已经连赢了七把。他的女朋友们簇拥着他,一片欢声笑语。承太郎透过玻璃窗看了一会儿,接着走开了。
终于,他步行了一大圈后,到了住宅区。川尻家的院子里,主妇正在那里,拿着一支逗猫棒,逗自家的猫玩。她还系着围裙,园艺手套和剪刀被扔在墙角。一看就是做了一半的修剪活儿,就和猫玩了起来。
逗猫棒一头的绳子下绑了只玩具老鼠,川尻忍把绳子夸张地甩来甩去,猫跟着又奔又跳,一旦抓住了老鼠就送到嘴边猛啃。发觉承太郎驻足观看的时候,忍倒没有惊讶,反而笑着和他攀谈起来。
“猫真是可爱,是不是?”
“而且聪明,”承太郎回答。
“啊哈,终于有人和我一样想了,好开心!猫分明知道这只老鼠是假的,还玩得那么起劲。有人说这是因为猫太傻了,可我觉得这就是一种聪明呢!”
你也很聪明,川尻忍。而且,有点聪明过头了。
承太郎想着,朝杜王大饭店走去。


3


“……仗助好像缺乏对东京的记忆,需要补充一些个人感受方面的资料。辻彩的感应器太敏感了,不知道会不会对游客造成困扰或影响到故事线的发展。川尻忍的智力指数和自我意识偏高,需要调低30%左右。今天我的报告里,就这些需要注意的项目。”
“其他人呢?”乔瑟夫•乔斯达坐在他的扶手椅中,正在喝一杯加了可乐的威士忌。从外表上看起来,可乐加得明显比威士忌多。
“其他人我明天会去调查,”承太郎回答,“不过我今天还去过一次技术部,他们正在修理音石明的手指。他的三根手指昨天坏了,不能弯曲,那样就没法弹吉他了。
“有个投诉看起来比较严重。一位女性游客的特殊效果隐形眼镜失灵了,所以当她被吉良砍断左手以后,她仍旧能看到自己的左手好端端地在那里,这让顾客非常气愤。”
“哦,这件事我知道,我已经让人去找供应商问责了。”乔瑟夫点了点头,“还有什么吗,承太郎?”
“铁塔下面的水里鱼没有及时补充,昨天已经被钓完了。所以今天钢田一丰大没有鱼吃,只能吃黄瓜和煎蛋。另外,由于支仓未起隆太受欢迎,损坏率很高,现在是备用的第三个在运行中。但这个备用品以前送修过,有语言输出的障碍,说话时常会结巴。不过顾客反映据说倒是很好,因为说话不利索反而被认为可爱。技术部的人正在两难,他们打不定主意是回收进仓、启用第四台,还是干脆继续用下去。”
承太郎说完,拿起沙发前小桌上的杯子,喝了一口。他玻璃杯里的是纯威士忌,没有加冰也没有加水。
“嗯嗯,还是承太郎的调查最详尽了!”乔瑟夫一边说着,一边戴上老花眼镜,接过承太郎的书面报告,看了起来。

承太郎的外公乔瑟夫•乔斯达,大概是现今世界上最成功的商人。他在结束了年轻时的冒险后,在纽约定居下来,抓住了几个好机会,逐渐成为了美国的地产大亨。但经营地产仅仅是一个开端。没过多久,他开始了最宏伟的主业——创造全新的游乐园。
经过修特罗海姆的牵线,乔瑟夫找来了一批德国的医学和科技人员,投下重资研发机械仿生人。曾运用在修特罗海姆身上的技术,当时已经非常完善,所以开发过程并没有耗去太久的时间。大概在十一年之后,乔瑟夫的第一个游乐园就成功建成了。
他把自己的第一个游乐园,选址在日本仙台海滨,取名为“杜王町”。虽然市标和土产设定都非常简单,但全世界的游客们仍然为之疯狂。乔斯达的游乐园注重的是游客的真实体验。在杜王町乐园中,所有的人物都情感真实、栩栩如生,很难辨别哪些人是真哪些是假。虽然有游客道德准则,不能乱来,但置身于冒险或轻快的故事线中,享受那些让人眼花缭乱的奇遇,已经超出了人生原本的界限。
杜王町轰动了世界。虽然价格高昂,人们还是为了能进园一周而苦苦预约等待两到三年。但乔瑟夫没有停下他的步伐,除了中间曾和承太郎一行去埃及打倒了DIO,他全心扑在了游乐园的开发上。他招收了更多的精英人员,在世界各处筹划不同的乐园项目。
他的第二个游乐园开在意大利那不勒斯,现在已经基本建成,估计六个月左右就能开门迎客。“黄金之风”乐园主推黑手党追杀冒险游戏,还没开业,股指就已经飙升到可怕的程度了。
第三个“石之海”乐园建在佛罗里达州的奥兰多。那里虽然已经有四个迪士尼乐园、两个环球影城乐园加上一个海洋世界,但乔瑟夫认为,扎堆效应是经营乐园的捷径,“石之海”建在那里再合适不过。这个游乐园是越狱主题,据说会陷入死循环,很难通关。他甚至已经说服了附近的肯尼迪航天中心,和乐园内的游乐项目做连动,进行合作经营。
第四个赛马主题乐园,今年才刚刚在美国西部开工。乔瑟夫做了最大的一笔投资,按规划图看,也是占地最广的一个。他说他已经想好了主角的名字。他甚至请到了现任美国总统为游乐园代言,一时间成为了舆论的焦点。
乔瑟夫最新的一个计划是杜王町二期乐园。在目前的杜王町旁边,有一片八号地块。那里因为地震的缘故,地势起了变化,看起来非常混乱。乔瑟夫有自己的看法,他觉得反而可以利用那种地势,建造一个和杜王町相似但又不相同的世界。新的故事在慢慢萌发着,他兴致勃勃地酝酿着新的冒险。
但承太郎知道,在创造了那么多人物之后,外公还是最喜欢东方仗助。
仗助是三年前新设置的人物。乔瑟夫虽然主导和参与了故事设计,但他自己却一定想亲身去杜王町玩一次,仗助因此而诞生。他被设定成乔瑟夫的私生子,集中了外公喜爱的所有元素,也被赋予了最幸运的故事和最温柔的替身。承太郎尽管一开始不甘心忽然就有了个“舅舅”,但在和外公来到杜王町之后,他也喜欢上了这个角色。

乔瑟夫读完了报告,在眼镜片上方看着承太郎,若有所思。
“承太郎,你今天辛苦了。我这就回去,你可以早点休息。”
“其实外公,我还有些想法打算和你谈谈。比如仗助他……”
乔瑟夫站起来,拍了拍承太郎的肩膀,打断了他的话音。承太郎眼睛里的光熄灭了。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承太郎,”老人自言自语着,“明天早上,该是把你的情感指数调低30%了。现在,休息吧。”乔瑟夫关了灯,走出套房的起居室。
在黑暗中,承太郎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完)






补充一下设定:本文设定来自于HBO剧集Westworld(西部世界)。不过在文章开始前,我可不能这样讲给你们听www

谢谢阅读!


评论(9)
热度(28)

© cellofis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