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lofish

Drink with me

[JOJO] [GIOGIO] Canto Alla Vita 生命颂歌

JOJO一、五、六部相关,乔鲁诺·乔巴拿中心小说,是CP18的无料。


为了庆祝JOJO四部动画今晚将圆满完结,为了迎接未来的JOJO们,在圣诞之际放出这篇,感觉会很合适www

大家节日快乐!



*   *   *   


 

 

 

 

 

Canto Alla Vita


 


1

 


乔鲁诺站在海滩上,面朝着大海的方向。

他脚下的沙粒算不上很细,也没有十分洁白,但相当结实。踩在上面,或是沿着海岸线走动的话,皮鞋都不会陷进沙堆,也不会沾满让人狼狈不堪的沙子。

乔鲁诺的鞋很贵,贵到说不出价钱来。这是皮斯托亚的一位老人家量了尺寸,亲手做的。这名手艺精湛的老鞋匠,在年轻时就失去了独子。据说他儿子被卷入了不知名的斗殴,不幸惨死在街头。多年以来,警方一直找不到斗殴的双方,更不用说抓捕犯人了。在乔鲁诺刚刚成为组织的首领时,快九十岁的老人怀着最后的希望,找上了门。只用了三天,乔鲁诺就和手下一起查清楚了事情经过,并用他们的方式惩办了凶手。老人说一定要报答,于是用发抖的双手和半瞎的眼睛,同样在三天之内做好了这双鞋子。

鞋面是蟒蛇皮的,被染色成了浓重的墨绿,五个金色的圆环依次相扣,形成了一条金色的锁链,装饰在左右鞋面上。鞋子非常舒适合脚,每一处拼接都一丝不苟,美丽得宛如一件工艺品。谁都难以相信,这居然是出自一位几乎盲眼的高龄老人之手。按老鞋匠的话说,凭他的视力,只能依稀辨出乔鲁诺的模样。然后,他根据经验和手上的摸索,为恩人制作了最好也最合适的鞋。

这鞋的确很完美,乔鲁诺特别喜欢。自从有了这双鞋,他不管去哪里,都会穿在脚上。老人在上一个冬天已经去世了。乔鲁诺总是想,他该一直穿下去。他所走过的地方,也会一同带上这双鞋里依存着的生命。老爷爷满怀感激的生命也好,为这双鞋付出性命的蟒蛇也好,他们都会在这里,一同伴随他走遍世界。

乔鲁诺这次没有带任何一个手下,也没有乘坐私人飞机。他订了普通民航客票,只身来到了这个地方。他站在卡纳维尔角的海滩上,正对着北大西洋。海水正在涨潮,疯狂的浪花接连不断地涌上岸来,似乎被什么激怒了。远处水面上,浓密的云团气势汹汹,闪电在云的缝隙中忽而亮起,割裂开天空。

选择这片海滩,乔鲁诺有着自己的理由。之所以远赴重洋来到这里,是因为他感觉到了某种强烈的召唤。这种召唤,就像是磁铁的引力一般,想把他用力地吸过去。这是他坐在那不勒斯自己房间的椅子上,都能切实感知到的。乔鲁诺当然没有草率出发,他找组织里的情报部门进行了一番调查。但拿到调查结果后,他依然没法解释这种召唤究竟是什么。他得到的情报是,空条承太郎的前妻和女儿住在那个州,女儿空条徐伦正在监狱里服刑,而承太郎则在SPW集团的医疗总部接受治疗,其他更详细的情况则不得而知。除此之外,那片地区也没有其他可以引起注意的事情。

乔鲁诺思索着。在他掌管了组织之后,他才把自己的身世弄清楚。母亲的事很简单,就是之前已知的部分。而关于父亲那边,则有太多的纠葛和往事。他第一次知道,照片上自己幻想过无数回的父亲,头颅和身躯居然分属于两个不同的男人。那么他算谁的儿子呢?他的肩上有星形胎记,这是乔斯达家族的印记。但他的金发和头脑,又显然是迪奥的遗传。父亲在多年前,战败并死在了承太郎的手里。按理说他应该怨恨的。照片中的父亲,从小就是他憧憬和向往的人。但在知悉全部的过往故事后,乔鲁诺消除了恨意。像是命运的刻意而为,乔斯达家族和迪奥,这互相对立的两面却融合在了自己身上。乔鲁诺决定,哪方的身份他都不会抛弃,但他本人,也不属于他们任何一边。他是乔鲁诺·乔巴拿,他就是自己。

那召唤过于强烈,最后乔鲁诺还是决定出发,来到了卡纳维尔角。但来到之后,他就对信号最强烈的区域感到了本能的不适。那块地方,应该是位于游客中心一带。虽然说不上具体是什么,然而那里的某件事或某个人,让他隐隐感到厌恶和抗拒。

于是乔鲁诺决定先观察一下周围,再去想接下来的行动。他来到了卡纳维尔角靠北部的海滩,离滑行跑道不远,他打算在这里等待事情的进展。虽说这片海滩也属于军事管辖地,普通游览者禁止进入,不过乔鲁诺不是普通人,他自有办法。

 



2

 

 

黄金体验镇魂曲悬浮在他身侧,与乔鲁诺一起,遥望着海水。海风穿过替身的身体,看上去就像是一个金色的幽灵。

和老板那一战已经过去了11年,逐渐地,他熟悉了他进化后的替身。黄金体验镇魂曲不同寻常,它更类似于一个独立的生命体,会掌控自我的道路。一开始,他会自行去解决问题和阻碍,它的行动连乔鲁诺本人都不清楚。后来乔鲁诺才明白,新生替身的力量过于强大,不这样做的话,假如乔鲁诺控制失败,就容易引发暴走,结果不敢想象。不过这毕竟是乔鲁诺自己的替身,他学习着和它相处,自如地运用,最后,终于能像过去那样,并肩在一起,成为伙伴。

这个同伴,由自己的心灵滋生,却比身为人类的自己奇妙万倍。只要在射程之内,它就能把事物的结果化为乌有,也能把一切归元为零。与此同时,它又仍是自己熟知的那个黄金体验。创造出生命,加速生物的生长,制作生物体的部件,让对手的攻击被反弹回去。加上了新生的力量,替身原先的技能也高出了一个层次。

乔鲁诺曾设想过,假如他年老之后,身体病变和老化,他就能用随便什么东西来制作身体部位,用以替换。皮肤也好,内脏也好,骨骼、肌肉、神经、血管和心脏统统算上,他全都可以修补更新。从理论上说,仅仅需要普通的非生命材料,他就可以永远不会死去。再进一步设想,除了不能起死回生,世上所有生物的衰亡与生存,只要他愿意,都能够握在他的掌中。

拥有这样的替身,是件可怕的事情。既然能颠覆天地,阻止生命迈向死亡,就难免会想要立于全世界的顶端。而乔鲁诺却从没在意过这事,他坦然承受这命运的恩赐,将能力用在需要的地方。他已经实现了人生最大的梦想,他也只愿意这样生活着,像这海面上吹来的,爽朗的黄金之风。

 

 


3

 

 

风忽然收住了脚步,就如同远处有一个巨大的吸尘器,把风瞬间抽走了。大地也开始倾斜,乔鲁诺顺着沙滩,一下子就快要跌到海里去。黄金体验镇魂曲及时拉住他,带他悬浮在了空中。

这是怎么回事?莫非是强大的替身攻击?乔鲁诺刚定下神来,就听到了不远处混乱成一片的声响。

在他右侧身后是个备选的发射台,离发射台三百米左右,有一幢小型的临时办公楼。这种办公楼是在调试发射台期间搭建的临时房屋,一般用轻便的可拼接材料制成,以便于工作人员往来于发射台和办公室。以后到了正式发射的阶段,小楼可以轻松拆除,远离发射将要波及的区域。而在此刻,当地面上的物体都滑向海水的时候,远处的大楼只是在摇晃,这幢小楼却已经完全脱离了地面,正在支离破碎地冲向大海。从那里飞出来了男男女女,办公桌椅和电脑,文件柜和洗手池,还有巨大的墙壁和天花板的碎块。人们尖叫着,身上沾满血和建筑物掉落的白色墙灰,正在往大海的方向坠去。

乔鲁诺没法视而不见,他发动替身向那边的海岸冲去。能够挡住的人,他把他们放到发射台背海的一侧。发射台基础坚固,目前还没有动摇的迹象,应该足够抵挡下坠的重力。但只有自己一人实在是来不及,乔鲁诺这时候想,要是当初多带几个人来就好了。因为每次只能救下一个人,所以还是有不少人撞到了障碍物或是跌进了大海,再也找不到踪影。更何况,临时办公楼的碎片在不断坍塌下来,黄金体验镇魂曲出拳把它们打飞,以防止这些巨大的残片砸到发射台后正在避难的人群。

受重伤的人需要及时救治,乔鲁诺帮他们一个个做基本的急救,制作身体部件,堵住大出血的伤口。现场的人们已经饱受惊吓,没有人注意他究竟用那些石子和沙粒派了些什么用场。等治疗差不多的时候,向着海水的怪异引力忽然消失了。

乔鲁诺离开人群,再次到海岸边查看。浪花已经恢复了汹涌的势头,扑向岸边,但潮涌的速度看上去有些太快了。海平线上的云彩也是,乌云和白云交替更迭,忽而晴朗忽而大雨,天空中的太阳在快速地落向身后,活像按了快进键一样。乔鲁诺低头看手表,分针已经转到看不清形状,时针仍在越转越快。

右侧远处,接近游客中心的海岸边,刚才发生了替身使者之间的战斗,黄金体验镇魂曲感觉到了。但一切都快如电光石火,现在那边已经死寂沉沉,没有了一点生命的气息。乔鲁诺刚想过去看个究竟,目光却被沙滩上的一样东西吸引住了。

那是个硬币大小的金属制品,刚被海浪卷到岸上。在不停变幻的天光之下,这件小东西反射出金色的光芒。乔鲁诺把它捡起来,放在手心。这是个星形的金属配件,后面有孔眼可以穿过针线。这应该是个装饰在衣服上的扣子,乔鲁诺觉得有点眼熟。

随后他就想起来了。来美国前,手下曾把承太郎的资料照片给他看过。手里的扣子,和承太郎衣领上装饰的那种,一模一样。

然而来不及了,做什么都已经来不及了。天地和海洋在飞速前进的时间中消失不见,周围只剩下空茫宇宙和地球上的生物。

乔鲁诺把扣子捏在了手心里。

 

 


4

 

 

时间终于慢了下来,手表也正常运行了。在之前的巨变中,黄金体验镇魂曲一直保护着乔鲁诺。它召唤来一群甲虫,紧贴在一起飞到空中,给乔鲁诺制作了一个结界般坚实的屏障。等脚下踏到了土地,乔鲁诺发现自己毫发无损,衣服和鞋子都好好地穿在身上。

可这是哪里?

大地绵延起伏,烈日当头,从站着的地方能望见湛蓝的海水,然而天地间却充满了异样的沉默。泥土上,山峦上,原野上,没有一棵树,一株草,什么植物都没有。地上,水里,天空中,不见任何动物的踪影。就连之前身为护盾的那些红黑色甲虫,也不知道去哪里了。

乔鲁诺闭上眼睛。在这个星球上,水中连微生物都不存在,这是个毫无生命气息的地方。

但这里,却的的确确是地球。

黄金体验镇魂曲在空气中漂浮游荡,乔鲁诺同它一起。他们俯瞰大地,越过海洋和冰川,这明明是史前的地球,整个世界却空无一个生灵。风猛烈地吹过他们,乔鲁诺望向自己唯一的伙伴,觉得自己都像个半透明的替身。

他想着那颗记忆里的星球。拥挤,嘈杂,但热闹非凡。充满热量,爱意,罪恶和苦难。有病痛,有新生,绝望又总是有希望。生命的和声在他脑中回荡,在初升的太阳光里,乔鲁诺握紧了拳头。

 

第一天,他创造了海里的生物。

第二天,他让大地被绿色所覆盖。

第三天,鸟类飞过天空,甲虫在枝叶间爬过。

第四天,和他的皮鞋有着相似花纹的蟒蛇,滑进了雨林。

第五天,狮子第一次捕猎到羚羊。

第六天,他用泥土造出了人类。

黄金体验镇魂曲知悉世间亿万种生物,但乔鲁诺还是感到了疲倦。

第七天,Giogio累了。他在海边枕着胳膊睡着,还做了个梦。

 

 

 

5

 

 

时光荏苒,人类代代繁衍生息。乔鲁诺和他的替身依然游曳于世界之上,他一直在等待着。

终于到了那个时代。

 

1868年,英国。一幢古老宅邸的二楼,乔纳森·乔斯达在哭泣着。他的母亲去餐厅里吃饭了,只要一小会儿就能回来。但这个不到两个月的婴儿,对此毫不知情。他躺在摇篮中,因为孤单无助而大声哭着。

可他哭了才不到半分钟,就有张脸出现在了摇篮上方。那个陌生人有着黄金一般的卷发,眼睛闪闪发亮。乔纳森被那亮光吸引,收住了哭声。他举起手臂和双腿,摇摆着,想被对方抱起来。

乔鲁诺原本只想来看一眼的,但他最终还是把婴儿托在了怀中。小家伙有双漂亮的眼睛,映着窗外的蓝天,纯净无暇。几天前,他去过数英里外的布兰度家,那个牙牙学语的金发小孩,坐在一把肮脏的木头椅子上,也有着同样透明的眼神。

怀里的婴儿踢了踢腿,好像终于意识到抱着自己的不是熟悉的人,稍微有点紧张。乔鲁诺想了想,在衣袋里摸索了一阵,找到了一枚星形的扣子。金色的星星在乔纳森头顶晃着,他挥舞小手想抓住,结果裹住他肩膀的被单滑了下去,露出光滑无痕的左肩来。

乔鲁诺只迟疑了一秒。

金属被变成一片红色的皮肤,乔鲁诺小心地把星星印在婴儿的肩上,马上就和原来的肌肤融合在了一起。不知是不是因为新的胎记有点痒,小婴儿朝他咯咯笑起来,就像是得到了一颗真正的星星。

 

 


6

 

 

乔鲁诺路过教堂的时候,唱诗班正在里面排练。

 

“谁创造了生命,

谁能颠覆天地,

谁能无中生有?

主啊,那是万能的主。

海水把星星卷到天上,

谁把它摘下,

让人类的肩膀担承?

主啊,那是颗幸运的星。

谁让万物周而复始?

谁为人们唱安魂曲?

主啊,那是……”

 

摩托车和汽车经过他的身边,乔鲁诺直往前去。他的皮鞋仍旧像新的一样,走路时会发出很轻的“嗒嗒”声。不紧不慢,他踏过了罗马城小巷里的石子路。

 

 


7

 

 

安波里欧飘荡在宇宙中。

时间似乎暂停了很久,又仿佛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刹那间,金色的光芒忽然笼罩了他。

他睁开眼睛。

这里是格林·多芬街刑务所,人们称其为“水族馆”。

 

 

 

 (完)

 

 

 


评论(7)
热度(32)

© cellofis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