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lofish

Drink with me

[ES]幕 (3) (4)




3





这部童话剧的名字叫《夜莺》。在我最初和日日树学长谈起这个剧名的时候,他马上就明白了我的想法。

“出处是济慈的吧?”

我点头。

“转校生果然能带来惊喜呢!”



一切的开始就是这次比赛。就在表演部拿到参赛通知的当天,日日树学长就来找我商量。

“只有一个月的时间准备,学长真的觉得来得及?”

“先要有剧本。有了故事,后面的一切都有了。所以说,只要你有时间写剧本,那么就来得及。”

“可是……前辈,我没写过剧本。实话说,莎士比亚的名作我也就读过一两部,根本不知道该怎么下手。”

“但转校生在中学的社团是文学部吧?你写的小说我去找来看过,很有意思,我读得很开心呢!”

被喜欢的前辈夸奖了,我又害羞又激动。熬了三个通宵后,我一口气就写完了剧本。虽说是剧本,但怎么看都是个粗糙的童话故事。而且我一不留神,就安置了太多的人物。等我想起表演部成员只有三名的时候,都快写完了。

日日树学长倒是读得津津有味。看完后他说:“太有趣了!Amazing!看来把故事交给你,是超级正确的选择!”听到这话,我当场就要飞起来了。不过我还是按耐住情绪,把我对情节和人物的担心告诉了他。修改是必须的,学长说。他那样和我一边商量着,在部室里改了一整天。我们讨论下来,删减了不必要的人物,增加了不少细节,把台词与对话也做了修整。最后的成品已经和我最早制作出的模样大不相同了,变得熠熠生辉起来。第一步完成,接下来是选角的工作。日日树学长说他在改剧本时,就已经想好了每个人物的最佳人选,接下去的事情让他来做就行。

首先是表演部的成员。与我同班的北斗君演王子,友也学弟扮女装演王子的妹妹,日日树部长自己演魔法师。北斗同学演王子,早已是驾轻就熟。而且这次是群像戏,三个人的戏份都不算重,要掌握自己扮演的部分,可以说比较轻松。

然后是Knights和Undead全员,日日树前辈说服了他们来助阵。鸣上同学也扮成女性角色,演王子的母亲。他说很乐意演美貌的王后,一口答应下来。不像之前的友也君,足足闹了半天的别扭。日日树学长不愧是表演部部长,每个角色,他都分配得十分合适。让骑士团来演骑士,几乎可以本色出演。虽然排练的时候,濑名泉学长一脸鄙夷地说,这个角色太冷酷了吧,我可是演不出那么狠心的感觉哦。朱樱司学弟特别认真地背了台词,还经常来和我讨论该用什么语气来说某句话。凛月同学则仿佛对这事毫不在乎,他只是天天念叨,希望把排练放到晚上再进行。国王这个角色,本来应该是月永前辈的专属。但他最近又在为某家唱片公司写新作品,忙得见不到影子。好在他的戏份极其有限,日日树学长说,他已经想办法做好了安排。

Undead的最后联络是我自告奋勇去的。我只是去分发了剧本,然后就在轻音活动室吃到了红豆面包、可丽饼和鸡肉串。在等待朔间学长从棺材里起床的时间里,我还欣赏了一两首现场演唱的小情歌,配上了吉他伴奏……真是个愉快的下午。

学生会方面也是我出面的。日日树学长之前跟天祥院前辈打好了招呼,我作为制作人去签一下文件就行。演出经费的话,表演部自己就有,并不需要学生会划拨。我之所以去学生会,一是按规定,所有的演出都需要登记备案。二是为了能在大段的时间里租下隔音练习室。另外,还需要借两三天的礼堂,用来做最后的彩排。学生会办公室中午太阳很好,学生会会长也不是印象中让我有些害怕的样子。他虽然问了我很多很细的问题,但始终温柔亲切。他为我亲手泡了红茶,还拿出了珍藏的果干。没有费什么力气,事情就顺利办妥了。

从学生会出来,我直接去了空手道部的道场。我开门见山,直接说明来意,鬼龙前辈爽快地答应了委托。

“不过小姑娘,”他补充道,“虽然你说的演出服,我做起来完全没问题,我还有一些以前做的,也正好能拿来用。但宫廷角色的服装,我还是想请小斋来帮忙。”

鬼龙前辈说,华丽的古典风格是斋宫前辈更擅长的,这样能让他自由发挥的订单,他一定会喜欢的。

创作一部舞台剧很不容易。之后还有一堆细分的工作,日日树学长都找到了合适的帮手。

莲巳副会长帮忙设计了舞美,弓弦同学和他一起做了布置。轻音部的葵兄弟是负责灯光的。他们的确有不少演出经验,差不多的灯光设置一眼就能分出高下来。化妆监督由岚来担当,服饰管理是真绪,Trick Star的其他成员和我一起做了道具。从排练到演出,流星队和Rabits的各位也一直来帮忙。

就这样,在一个月里,几乎动用了全校的人员。







4





起风了。

树叶沙沙的声响刮着耳膜,远处有谁在吹着陶笛,把那沙丘般起落的旋律伴着风一起送来。

之后,幕拉开了。



月亮苍白的脸停在空中,勉强映出了一半朦胧的大地。密林就在眼前,枯骨般的黑色树枝重重叠叠,向着远方无尽地延伸而去。在这里,一个小小的土堆旁,一个少年跪坐在地上,正在哭泣。还有一位少女站在一旁。她披着纯白的斗篷,兜帽罩在头顶。

“我的马儿,我可爱的小马,它就倒在了这里。”少年抽泣着,声音发颤。

少女轻声相劝:“哥哥,你的马为我们拼尽了全力,它已经安息了。”

“它承载了两个人的体重,一定是我催促得太急……它原本是匹多么可爱的小马啊!”

“我也还记得它来到时的模样。”

“在两年前我生日那天,父王把它牵来,当做给我的礼物。我还记得那时候在下雪,小马睁着漂亮的眼睛,睫毛上沾着雪花。

“它是一匹有魔法的马儿,会带我去看最奇妙的风景。到了第二年,我整个夏天都与它为伴,踏过了无数草原、溪流和山川。它走过的地方,都会开满花朵。它饮过的山溪里,会升起彩虹。

“我曾经无数次梦想着,再过半年,等我到了可以参赛的年龄,我就骑着它去参加赛马大会。它和我心意相通,一定会帮我拿下冠军。”

“哥哥……”

“……这是我的过错,我只顾着拼命赶路,累坏了它。可是大错已经酿成,时间怎样才能倒流?”

“我的哥哥,马儿和父王应该去了同一个地方。你还记得吗?小时候母亲给我们讲的睡前故事。她说,在无穷的白云之上有个美丽的城堡,我们所有人在离开这个世界后,都会去往那个地方。”

“云上城堡,我记得……”

“母亲还说,城堡在一座美丽的山丘上,面朝着大海。一年四季,空气中都流淌着音乐。在那里,人人都在舞蹈歌唱,奏乐相聚。每个人都优雅富足,永远青春。”

“是啊,愿父王和马儿的灵魂已经到达了那里。”

“你马儿的身体会在这片泥土下长眠,它终于还是把我们送到了黑森林边。等我们找到了夜莺,等我们为父亲复了仇,我们再带上鲜花,来看望你的伙伴。”

少年缓缓站起身来,他穿着深蓝色的斗篷,兜帽也围在头上。他抓起妹妹的手,一言不发,朝森林走去。

舞台上景物移动。土堆消失无影,森林向后退去,面前的林间空地上,突然出现了一大丛荆棘。一头巨狼从荆棘里跳了出来。他身披灰色的毛皮,一脸凶恶的模样。他挥舞利爪,发出骇人的吼声。

“不要靠近我的地盘,你们这些愚蠢的小家伙!”

两人吓了一跳,停下脚步。王子稍微犹豫了一下,向前走出一步。

“狼先生,我们无意侵犯你的地盘,也不想打扰你的休息。我们只想借过一下,去追寻一只小鸟。”

“小孩子抓鸟玩什么的,我才不管!触碰到了本大爷的领地,我可要你们的好看!”

“狼先生,请听我说。我们的父亲是个国王,他半夜里被刺客杀害在卧房。就在我和妹妹震惊又哀伤的时刻,看见了一只夜莺飞出了宫殿的围墙。”

“有只鸟飞来飞去,又有什么好稀奇的!”

“因为那只夜莺,头上戴了顶王冠。”

妹妹同样上前一步,声音清脆地回答。

“这是说笑话吧?鸟的头上怎么会有王冠?”

“我们也不明白缘由,但这事肯定蹊跷。死去的父王,王冠不见了踪影。偶然抬头时,却发现夜莺戴着它,飞过天空。那夜莺很可能就是凶手,用魔法变幻身形。现在它朝这个方向逃脱,我们必须把它来追踪。”

“再啰嗦也没用的,小娃娃们!我绝对不会让你们通过这片荆棘丛!”

哥哥和妹妹想从侧面冲过去,但灰狼非常灵敏。他横冲直撞扑过来,张开了大嘴。

“你们听好了!再不给我识相点乖乖回去,我今天就用你们血淋淋的生肉当晚餐!”

王子朝公主使了个眼色。他们忽然放下了兜帽,露出头顶上的王冠。一颗颗钻石闪闪发亮,光芒刺眼。王子伸出左手,公主举起右臂,他们一把摘下王冠,抛向身后远远的地方。

狼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但出于捕猎的本能,他一跃而起,朝着王冠坠落的抛物线奔去。就在这刻,兄妹俩也跑起来,迅速冲进了荆棘林中。

“成功了!”

等他们终于停下来,一个劲儿地喘气的时候,荆棘和狼都早就不见了,眼前是望不到边的石头山。

忧郁的乐曲又一次回响在周围,声音比之前更近、更清晰。兄妹俩抬头看,在石头的顶端,有一个深色皮肤的巨人,正在吹着陶笛。


TBC.

评论(4)
热度(17)

© cellofis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