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lofish

Drink with me

[新荒][一分钟小段子]猫


荒北靖友真是只标准的猫,新开这样想着。
每当荒北坐在那把椅子上时,都会背对着床。新开把胳膊肘撑在枕头上,盯着他黑乎乎的后脑勺,怎么也猜不透那个脑瓜子里在琢磨些啥。
但如果他回过头来,一定是一脸嫌恶的表情吧,新开想。恶狠狠,怨气冲天,目露凶光,从不会给自己什么好脸色看。
如果仅仅如此,荒北就该是头狼了。可是猫就是猫啦,荒北可绝对不是什么狼。
恶声恶气也只是掩饰而已。猫这种骄傲的动物,从来都是拐着弯儿来表达他们的心思。
比如每次进家门,荒北就会像假装路过门口一样,给自己打个不咸不淡的招呼。吃过晚饭,他也不会夸一句主厨的好手艺。偶尔斜上自己一眼,那已经算盛赞了。到了晚上,新开缩在被炉里看电视,荒北不知什么时候就会紧挨着靠在自己身边……
猫啊,毕竟是猫。那个家伙,心底里死命地渴求着温存和爱意。他会一边在亲吻和抚弄下呻吟,一边又好似心不甘情不愿的用力推开自己。
算了吧,新开想,靖友你啊,分明就是这般喜欢着我呢。
枕边的手机忽然铃声大作,新开接起了电话。
“咦?难得啊靖友……”
“难得你个鬼啊!混蛋新开!”
“靖友,随便骂人是不太好的。”
“你居然养了一只猫!”
“不要不讲理嘛,谁说养兔子的不能养猫啦!”
“福酱说他上周陪你去买了猫粮猫砂,说你收养了一只路边的小黑猫……”
“啊哈,寿一告诉你啦!我跟你说,小猫超可爱啦!”
对方沉默了几秒,像是被气得说不出话来。
“你给猫取的什么名字啊!过分啊!”
“不就是你的名字吗?快来一起玩啦,你会发现超合适的!”
“才不要!”
“是猫哦!毛茸茸可爱的小黑猫哦靖友!”
“滚!”

 


大约24小时后,新开隼人叼着仙贝随口喊了声“靖友”。
“嗯?”
被炉边贴着他的猫和人都做出了回答。

 

(完)

评论(4)
热度(35)

© cellofis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