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lofish

Drink with me

[东卷] 纪念日

  

 

 

 

卷岛裕介早上起床时,发现感冒已经彻底好了。

他推开窗,清爽的风吹进屋内,掀起了拉开一半的窗帘。他从二楼看下去,家门口沿街的那排樱花树一夜之间都盛开了。

昨天是周一,傍晚时分天气开始升温,比之前暖和了不少。花朵是最经不起诱惑的,一旦闻到暖风的气息,便会欣然敞开襟怀。

相较之下,周日那天还很冷,完全是冬天的模样。整个下午,他和东堂都在东京街头闲逛。可能是走路出了点汗,吹到了冷风,天黑时还下了场阵雨。他们没带伞,雨猛地落下来时,只好急急地跑去小杂货店门口躲避。雨势太猛,即便东堂把外套给打哆嗦的卷岛披上,他还是着凉了。

那天晚上回到家,卷岛就有点发烧。周一头脑昏沉,没去学校。本来打算今天再休息一天,结果昨天睡了整日,倒是完全恢复了。

今天做什么呢?现在是九点半,上午的课已经开始很久了。沐浴着新鲜的阳光,迎着熏人的春风,即使来得及,他也不怎么想去上学。卷岛低下头看了眼日历,在今天的日期上有个用记号笔圈出来的粗粗的红圈。满街的樱花树都在随风摇曳,卷岛的嘴角不由得挑了起来。他简单地收拾了一下,出了门。

 

从千叶出发前往埼玉县,要先到东京换车。工作日接近中午,电车上空空荡荡的。卷岛一路靠着椅背,窗外不断掠过春天的景色。郊野的树木刚着上新绿。就像水彩画家只剩了最后一点颜料,只好多加水,薄薄地在枝头涂抹了一层。天气非常好,日光透过车窗正好洒在脸上。卷岛闭上眼睛,感受着这软绵绵的热度。

一年之前,自己也是乘着这条线路去秩父市的。那是自己第一次报名参加外县的比赛,由于路上要三个多小时,天没亮卷岛就从家里出发了。那天起得太早,他一路上都在补觉,根本没法在意沿途的景色。他记得自己坐在门口的座位,自行车袋贴在脚边放着。电车晃晃悠悠地运行,自行车轮时常会隔着口袋撞到小腿。他迷迷糊糊听到有人在讨论一家化工股票的走势,还有一对老年妇女大清早就在互相抱怨自己的儿媳。

那天是晴天,但并不暖和,卷岛回想着。每当电车门开启,他就能感觉到一股冷风钻进车厢,就算竖起外套的领子,凉风还是会透进脖子。哦,对了,当时自己还是短发,如果像现在这样的长度,颈部会被头发裹住的吧。

独自一人,就这样心情忐忑地向目的地而去。虽然当时在千叶已经赢得了好几次爬坡赛的冠军,但卷岛并不清楚外县选手的实力。自信和不安,求胜心和畏惧,要说的话全都有。

卷岛睁开温热的眼皮,冲着浅蓝色的天空投去一丝旁人难以觉察的微笑。

人生的奇妙,在于它并不会总是让你得到预料中的东西。当时的自己,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会遇见那个人,并且在一年后把那个日子的每一刻反复咀嚼。

 

去年此时,这棵樱花树尚未开放。

卷岛走向那停车场边的大树,太阳明晃晃地令人晕眩。

去年奥秩父山爬坡赛,组委会在这里设了报到处和颁奖台。若不是东边被一排桌子拦住了,卷岛也不会从树下绕道,结果正好碰到了东堂。

卷岛低头轻笑,那并不是什么美好的初遇啊。从磕磕碰碰开始,互相看不顺眼,结果却在赛前给对方留下了印象。颁奖后也是在这棵树旁吧?东堂一边跳着脚,一边教自己该怎么露出胜利者的笑容……

当时未曾可知,偶然遇到的这个人,日后会怎样改写了自己的生活。

卷岛抬起脸,巨大的树冠上花朵初绽,占据了视野中的大半个天空。淡粉色的樱花微透着阳光,轻轻颤动。午后的风拂过树梢,花瓣一阵又一阵盈盈落下,掉在自己的头发里和身上。安静、纷乱却又小心,像极了东堂的亲吻。

卷岛取出手机,对着满树的花拍了张照片。他输入了一行字,打算发给东堂。但看了看自己写的,脸颊却又发红了。他最终还是按下了取消键,什么也没有发。

 

回到家刚吃过晚饭,卷岛还没进自己房间,就听到手机响个不停。

“小卷!是我是我啊!”

“噢……”

“什么是噢啊!小卷的感冒好些了么?”

“已经完全好了呢!”

“太好啦!对了,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星期二?”

“呜呜!今天是我们相识一周年的纪念日啊!”

“哦……”

“哦又是什么嘛!小卷你把我们的重要日子都忘了啊!”

“谁有空记那么多……”

比起东堂高昂的声调,卷岛这句说得很轻。

“一点也不多!我可是把这些都好好记在手账上,每天临睡前还要再看一遍!”

“你太闲了咻!”

“因为我喜欢小卷嘛!对啦,快猜猜我在哪里!!”

“难道不是在群马县么?”

箱学自行车队这周前三天去群马县做校际运动交流,和当地的学校比友谊赛。周日东堂就提到过这事,昨晚在例行通话时,东堂还怨念了半天没法溜出来看望生病的卷岛。

“嘿嘿,不是啦!继续猜!”

“咦?别跟我说你在我家门外!”

这样的突然袭击,东堂不是没有干过。那一次还好父母都不在,所以还真是个惊喜又美好的……

卷岛用手指绕了绕头发,让自己的回想就此打住。

“我倒是真想现在就在你楼下啊——”

东堂在句尾拖了个长音,卷岛觉得脸被手机烤得有点发烫。

“好烦啊,你快说啦咻!”

“嘻嘻,我在我们第一次遇见的地方啦!去不了千叶,但离这里还是很近的哪!因为今天是纪念日,所以晚上从旅馆骑车一小时就过来了。”

卷岛心里刮起了细碎的暖风。

“小卷你记得吗?去年那棵好大的樱花树,今天开花了呢!超壮观超漂亮的!一会儿我发邮件给你看啊……”

……

卷岛点开邮件,绚烂的夜樱前是东堂爽朗又傻气的笑脸。尽管天下的樱花树都长得差不多,但他只是一眼,就认出了属于东堂和他的这一棵。

 

(完)

 

评论
热度(65)

© cellofis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