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lofish

Drink with me

[ES] [英涉] Empty Chairs (Castle on a Cloud /第一话)

 

 

时期:初夏

地点:学生会办公室

 

 

 

英智:请进。

敬人:打扰了——这音乐是……你又在听瓦格纳吗?

英智:敬人已经很熟悉了呢。

敬人:还不够熟,我听不出这是哪首曲子来。

英智:《桥梁通向城堡》哦,天神沃坦在唱,是《莱茵的黄金》里面的。

敬人:说到这歌名的话,那就是瓦尔哈拉已经建造好了吧?

英智:正是。

敬人:我本以为英智会在听这次演出的歌……

英智:我的确是在看涉修改的剧本。不过最近要演出的部分听太多遍了,已经找不到灵感,也得不到进步了。我需要换换脑子,听听别的东西,之后再回到排练上去。

敬人:原来是这样。对了,我是来送其他参赛学校资料的,情报收集得差不多了。

英智:好快,果然是敬人的风格。就先放在这里,我读完剧本来看。你最近也太忙了,要不要坐一会儿喝杯茶?

敬人:也好,离下一件工作还有半小时的空隙。

英智:那你坐这里休息一下,我去泡茶。

敬人:我可不要果干和香料。

英智:这个我当然记得。也不要加上牛奶和糖,敬人喜欢的一直是这样纯粹的原味红茶呢……好了,请享用吧。

敬人:多谢款待,我就不客气了。

英智:工作是做不完的。能偶尔空下来喝杯茶,也是不错的调剂。

敬人:可是……听着这音乐,我怎么会忽然想到金字塔。

英智:金字塔?

敬人:瓦格纳的故事里应该没有埃及法老出现吧?

英智:没有哦……是了,我明白了!

敬人:是怎么回事?我还是不懂。

英智:金字塔,金字塔。敬人想想和我有关的金字塔……

敬人:……原来是这样。小时候有一次讨论你的葬礼该如何举办,最后我们决定,建一座金字塔。

英智:没错。

敬人:那是在你的房间,我们坐在窗前喝茶,就和现在差不多。房间里的音响在放瓦格纳,我们一边认真讨论,一边会看一眼窗外。小孩子的目光从三楼望下去,就像是端坐在城堡塔楼上一样。同样的音乐,类似的气氛,怪不得让我想到了金字塔。

英智:敬人还帮我画了金字塔的结构图呢。

敬人:我记得连墓穴内的房间我都画了。

英智:我说想要喝红茶,你就帮我画了一套茶具。我死后的卧室里,有整面墙的书架和CD架,敬人还自作主张帮我画了吊针杆和一袋打点滴的药水,只有这点我不满意。

敬人:我也想起来了……你要我用橡皮擦掉,说你最讨厌打针,死后也绝对不要。我擦掉了,不过接下来,你还是不开心起来。

英智:因为我觉得房间里缺少了重要的东西。没有朋友在,房间被东西塞得再满,也仍旧是空的。当时的我,认为死后的世界也能与平日一样照常生活下去,只不过是换了个地方而已。但就算如此,我也知道我不能拖着好朋友一起去死。心里的矛盾,让我别扭起来。

敬人:你说,没有敬人来玩的话,金字塔也没什么意思。说到最后,你开始哭了。

英智:看到我任性闹脾气,你就皱起了眉头,像恶鬼一样开始了说教。于是我哭得更凶了呢……

敬人:啊,真是的,小孩子哭闹是我最看不得的东西。

英智:敬人自己那时明明也是个小孩嘛。不过你还是忍受了我的胡闹,至于接下来说了些什么,我已经记不清了。不过我还记得,到最后,我是笑着和你说再见的。

敬人:已经是那么遥远的事情了,不过还在听同样音乐的你,好像也没有什么改变。

英智:改变了很多哦,敬人。要是现在让我选的话,我就不要金字塔了。

敬人:……那你想要什么样的?

英智:虽然实际上,我无从选择,只能和那些早逝的先祖们一起,被葬在家族的墓园里。但如果要看我的意愿的话,我想要一座和这间屋子一样的坟墓。

敬人:你是说学生会办公室?

英智:是啊,就是和这里一模一样的。如果我死后还坐在相同的位置上,我可能就会觉得自己还活着。你和学生会的其他人,还有涉,你们像是随时会推开门进来,和我说话。那样的话,我就不会感到孤单了吧。

敬人:你这是把学生会办公室当成了王座吧?不当法老了,也要继续做皇帝。

英智:敬人你看,我翻开这页的这首歌的标题——《云上城堡》。这首歌的内容虽然是可怜的小珂赛特在幻想,但光看歌名的话,我就会想到我们的学校。

梦之咲建在山坡上,有时候云朵会绕在半山腰,我们学校的房子看上去就像是立在了云端。我在山脚下的车窗里,看到过好几次呢。当时我就会联想到众神的宫殿什么,也许云端里的瓦尔哈拉就是这么来的。

既然神话里的英灵会被女武神带往瓦尔哈拉,那么我死后的殿堂是现在这里的样子,也没有什么问题吧?

敬人:……问题很大,但我一时半会也不知该怎么反驳你。

英智:呼呼呼,敬人垂头丧气的样子多少有点可爱呢。

敬人:别学日日树的腔调!

英智:不过我早已不是高高在上的皇帝了。学生会的暴政被革命者推翻,皇帝的周围奏响了新生力量的凯歌。这里早就是徒有其名的王座了,座位上空空如也。

敬人:说到这个我想起了正事——你来看看这几页资料,别的学校参赛的剧目大都是校园青春剧。这个学校是《歌舞青春》,这家是《发胶》,这个是《春之觉醒》……日日树到底为什么要排《悲惨世界》?服装、舞美和道具都要花不少钱,题材又阴暗沉重,表演的难度也高。

英智:这件事我很清楚呢,涉也找我一起商量过。这是我们毕业前最后一次比赛了,我们都想制作一台最完美的舞台表演,那就要拼一下最喜欢的剧目了。涉认为,他找到的都是最合适角色的演员,我们是有能力做出高质量的演出的。这样与众不同的题材,在比赛中也会有让评委眼睛一亮的效果。

敬人:合适的角色吗?英智明明是被推翻的皇帝,演的却是革命的领导者安灼拉呢。

英智:敬人忘了吧?我之所以成为了皇帝,正因为我就是在梦之咲掀起风浪、终结了那个混沌时代的革命者呢。让革命者来出演革命者,不是再恰当不过了吗?敬人饰演的公白飞,也是怎么想都很合适。

敬人:好吧,我暂且认可你的说法好了。

英智:哦等下……听,这段曲子……

敬人:是什么?

英智:这是众神步入了瓦尔哈拉,那云上的城堡。

 

 

 

—— Empty Chairs  Castle on a Cloud /第一话 结束 ——


是否继续阅读下一话


关闭        继续阅读

 

 

 

评论
热度(9)

© cellofis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