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lofish

Drink with me

[东卷] Not Today (3)

3

 

 

 

有人在轻轻敲门,听到房间里的应答后,贵宾休息室服务员端着托盘走了进来。年轻的姑娘穿着水蓝色的航空公司制服,说话柔声柔气的。

“抱歉打扰了!卷岛先生,您的航班因为大雨的原因,目前预计晚点三小时,十分抱歉需要您久等了。”

她放下两个瓷碟和一套英式茶具,倒好了茶。

“卷岛先生的抹茶卷,还有东堂先生的布朗尼。这是依据两位的口味奉上的茶点,正餐会在一小时后送来。有任何需要请尽管提出,再次抱歉,请随意享用。”

候机的两位客人同声道谢,姑娘再次致意后退出了房间。

门在被打开的一瞬间,机场的广播和旅客的喧哗声像水一样漫了进来。门合上后,又瞬间恢复了寂静。休息室内外,简直是两个截然不同的宇宙。

东堂喝着茶,在这个宁静的宇宙里怡然地吃起了蛋糕。

“尽八,这是怎么回事?”

卷岛用《睡美人》敲着自己的膝盖,刚才被打断的疑惑和惊诧又爬上了他的面容。

东堂放下叉子,得意地笑了起来。

“哇哈哈,小卷果然被我镇住了!”

“混蛋,快说咻!”

卷岛作势要用书砸东堂的脑袋。

“啊啊,小卷好可怕!我不是正要解释嘛!”

东堂脱掉大衣,搭在沙发扶手上。然后故意调整了下坐姿,又理了理额前的刘海,才开口说起来。

“其实没什么神秘的啦……小卷记得那天在书店门口遇到过的小孩子么?”

“记得啊,就是看到他拿着这本书,我才想买的嘛。不过你怎么知道……”

“因为那个小孩就是我呀!”

“咦!但要是你的话,我怎么会毫无印象?”

“小卷肯定一心想着买书,根本没留意我的长相吧。”

“那么……发箍什么的,我一定会记得的吧?”

“发箍么,”东堂的眼睛闪闪发光,“也是因为那时见到了小卷,才去买的。”

“哈?”

“书店旁边是家发饰店,不知小卷有没有印象。我从书店跑出来时,看到了你。首先呢,你和我年龄相仿,然后你的脸很好记,两颗痣的位置也十分独特,给我留下了记忆。

“在我看到小卷的那一刻,你身后正好是那家发饰店。那店门外漂亮的橱窗吸引了我,于是我就直奔进去,一眼看中个发箍,从此就一直戴着了。”

“我想起来了,以前你不是跟人说是为了骑车的便利才戴发箍的么?噢,对了,你说你小时候并不戴的!”

“小卷啊,我跟外面人也就是随口说说嘛……”

这么多年相处下来,卷岛知道,东堂有时会有种撒娇一样的语气。每当他使出这招,卷岛只好缴械投降。

“好吧,好吧,你快继续说清楚!”

“当时我嘛,虽然记得小卷的脸,但也并没太在意。可是一周前在小卷的书架上看到这书,就勾起了我的回忆。我找到了自己这本,收银条居然还夹在里面。于是就差不多能肯定,那是我第一次和小卷见面。”

“原来是这样,这书我到现在都常会翻翻,里面还有张书店送的‘圣诞节快乐’的书签。”

“是啊,我也是因为看到了书签上的书店名字,才猛然记起的。”

“但尽八……为什么会在今天把书带到了这里?”

“因为是纪念日啊小卷!今晚也是平安夜,于是这天就成了我们初次见面的日子了!”

东堂把包推到卷岛的面前。

“本来呢,我是想把这个包交给小卷,正好长途飞机上无聊,可以翻着玩。结果现在晚点,我们就一起边看边回忆吧!”

“里面还有什么?”

“都是和小卷有关的!从这册书开始,我想起了很多事情呢。比方说,这个……”

东堂从包的内侧口袋里取出了一张小纸片。

“三排三座,千叶县文化会馆……哎!尽八,那天你也在吗?”

“是啊小卷,我就在观众席上,亲眼目睹了那件事发生。只不过之前,我并没有把当事人和你联系在一起而已。如今一想,那就是你吧!”

“没错。”

“所以,这就是我第二次看到小卷了。”

卷岛把目光越过东堂的肩膀,投向窗外的雨幕。

“真没想到,我一直以为奥秩父山那次比赛是我们第一次见面。”

“人生很有趣呢,小卷。”

“也是。我还记得我当时在舞台上,演的是……”

东堂接了下去。

“稻草人。”

 

 

 

 

TBC.


评论(1)
热度(32)

© cellofis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