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lofish

Drink with me

[东卷] Not Today (11)

谢谢大家看到现在,明天就能写好结尾了!


* * *



11

 

 

 

雪从漆黑的夜空落下,轻盈无比。

大片的雪花在遇到温泉的热气时,就消失在了半空,仿佛它们会瞬间隐身。卷岛把手伸向天空,指尖触到了凉凉的东西。

之前家人回旅馆房间的时候,说裕介也快点进去吧。他把身体深深地缩在温泉里,回答说:“裕介喜欢温泉,裕介想再泡一会儿。”

现在私汤里只剩他一个人了,卷岛觉得很开心。

但天上落下来的,好像不止是雪花。有个人也无声无息地落进了温泉,仿佛他比雪还要轻。他隔着薄薄的雾气,泡在卷岛的正对面,一副安静怡然的样子。

“你是谁?”

小裕介觉得奇怪,但他一点也不害怕。

那个青年没有回答他,但卷岛看清了他黑色的眼睛。他眨了眨眼,微笑着。

“小卷,我是来接你的。”

“小卷?是在叫我吗?为什么要跟你走?”

“因为你应该跟我走了啊。”

四岁的卷岛在思考。

他不讨厌这个人,甚至有点莫名的好感。不对,对他的信赖与喜欢就像对温泉一样。

真是奇怪。

所以卷岛又一次发问。

“你是谁?”

这一次,对方说出了自己的名字。然后他静悄悄地靠近了卷岛。

“那么,我们走吧!”他说。

卷岛听见了自己的心跳声,因为太响,把雪片落下的方向都扰乱了。

他把嘴凑近了那个人的耳朵,轻轻地请求着。他知道对方一定会答应的,一定。

“能不能……不在今天?”

 

“小卷果然全都记起了!”东堂的话音里有掩饰不住的兴奋。

“所以说,就是今天了吧?”卷岛在沙发上伸了个懒腰,就像是在比赛前想好好舒展一下筋骨。“之前你走进来时,毫无声息,并没有门外的喧嚣传来。我猜在我们周围,已经空无一人了。”

“是。”东堂又一次简洁有力地回答。

 “尽八啊,这么多年以来,我终于明白了你所追求的,不过是我的性命而已。”

“没错。”

“在那次的温泉里,你就想带我走吧?如果我当时没有说那句话,一切早就结束了。

“赋予我疾病的是你,治愈我的也是你。制造舞台事故的是你,临时想挽回的也是你。在爬坡赛上初遇到你,那不是动心,而是心脏在挣扎。和你一起骑车比赛的时候,我常会觉得身体陷入了极限,现在想来,那就是濒死的感觉吧。

“而且,在床上也是……我早该意识到,樱花大福的味道怎么会过了那么久还在?那只是樱花的香气吧!樱花生命短暂,自坠下的一瞬就已经死去。所以,那只是死亡的气味而已。

“至于鲸鲨,它们破壁而出,只是在向你行礼膜拜……向着众神之神。我猜它们原本还想取了我这个凡人的性命,来作为献祭吧?

“我不知道你为何犹豫不决,拖延到现在都没有下手。更不明白这世界上那么多人,你因何执着于我一个人的生命……”

“但趁着今天,”卷岛的发丝颤抖着,眼神狂放,就像在说要取下山巅一样。“趁着现在!来取我的性命吧,尽八!或者应该称呼你的本名……

“死神。”

墙上的挂钟指在五点零三分,自卷岛先前开始叙述以来,就没有挪动过一格。东堂终于站起身,绕过茶几,走到卷岛面前。

卷岛在座位上仰头,直视对方。这是最后的最后了吧,他想。

随后,吻印上了他的嘴唇。

带着樱花的甜蜜的……

 

死神之吻。

 

 

 

TBC


评论(14)
热度(43)

© cellofis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