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lofish

Drink with me

[JOJO][承花] Last Train Home


 

 

花京院像是在梦中。

一方面是因为天气干燥炎热,有气无力的风吹起一片片沙尘,漂浮在空气中,如同起了雾一般。另一方面是他膝盖上的纸袋里,有满满一袋的樱桃。

樱桃十分新鲜,个头不小,每一个都红艳光滑,还挂着水珠。尽管灰尘那么大,却像是根本没落在樱桃上。

这是魔法吗?

花京院拿起一只,咬了下去。果肉厚实饱满,酸甜的汁水溢了出来。

好吃。

樱桃是刚才在火车站门外买到的。一个当地小女孩摆了个地摊,一大筐这样娇艳的樱桃放在她面前,却没有人来买。

这倒也难怪。这里毕竟只是开罗城郊一个人烟稀少的小站,如果在人潮汹涌的城市中心,早就该销售一空了吧。

花京院坐在月台边的长椅上,吃着樱桃,看了看旁边墙壁上的挂钟。

已经是四点半了,承太郎还不来。好慢啊,再不来,就赶不上火车了。

乡村小站停靠的班次本来就少,下面这列火车就是当天的最后一班了。几个小时前,其他人都先上车走了,只有花京院说,我来等承太郎吧。

现在他们几个的火车应该正沿着尼罗河向南行驶吧,花京院想。窗外是无尽的戈壁,伴着火车行驶的节奏,一定会让人昏昏欲睡。他们绝对想不到,他能这样一边悠闲地吃着樱桃,一边等承太郎。

可是樱桃吃掉了半口袋,承太郎还是没有出现。

花京院觉得无聊起来。他用舌头给樱桃梗打结,打了一堆结后再把樱桃吃掉。他捡了片石头在地上的尘土里画画,画了白金之星,又在一旁写上了“噢啦噢啦”的象声词。

月台上的钟敲了五下,声音也是毛毛糙糙的,多半是零件已经生锈了。

无聊归无聊,但花京院倒挺喜欢等人的感觉,在自己过去的人生中,好像从来没等过什么人。跟家人出门,自然是一同出发,一起行动。如果除去坐在教室里等老师来上课,他没尝过什么等待的滋味。

虽然从小学开始,男生们会找他玩,女生们则总是在教室门口小声交谈咯咯笑着,但他宁愿跑回家打游戏。一个人坐在屏幕前,摁着十字键和圆形按钮,他有时会放法皇出来。鲜绿色的替身使者在房间里游荡,夕阳半透过它的身体,像闪闪发亮的宝石。

永远不会有人看到它,我也永远只有法皇这一个伙伴吧,花京院总是这样想着。

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等人,等的就是承太郎。那个意志不受控制的自己,当时一心只想置对方于死地。等着杀人,也算不上值得享受的等待。

后来在前往埃及的旅途中,花京院才尝到了等人的滋味。不能说不焦虑,因为和同伴们一起命悬一线,根本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也不能说不美好,值得等待的人们总会带给他勇气和希望。等待的味道就像樱桃一样,酸甜并存,却是人生的一味。

记得抵达开罗的前一天晚上,可能是晚饭的烤肉吃撑了,回到旅馆后,他和承太郎都没睡着。于是黑着灯,各自躺在床上聊起天来。也许是看不见对方神情的缘故,仿佛能毫无顾忌地说个够。平日里寡言的两人,话变得多起来,也不知在说些什么,一直聊到了凌晨。

到了最后,承太郎先睡着了,在轻轻的鼾声里却忽然冒出句梦话来。

能遇到你真好啊,花京院。

同感。我也等了你很久啊,承太郎。

花京院这样轻声作答。但承太郎可能听不见了吧,他已经沉沉睡去……

五点十四分。

所以说JOJO啊,你可以晚些来,花京院在月台上想着。青春很长,生命的路途向着未来弯弯曲曲。这里仅仅是一个小站而已,就让我一边回忆,一边多享受一下等待的乐趣好了。

 

承太郎奔进车站的时候,火车刚刚开动了。花京院站在车厢门口,朝他用力挥着手。

“花京院!你不是说好等我吗?”承太郎大喊着。

“是啊!我好高兴!”花京院的声音也高声喊着,混在车轮的轰隆声里。“我好高兴啊,承太郎!我终于等到你了!”

“你难道不等我一起走吗!”承太郎追着火车奔跑。

“不了,我要先走了,”温柔的笑容浮现在花京院的脸上,“因为这是今天最后一班回去的火车呢。”

“花京院!别走!”

“能等到跟你说再见,真是太好了!”

“花京院!!!”

“再见啦,JOJO!”

 

承太郎猛然醒转,头痛在同一时刻袭来。

为什么会做这样奇怪的梦啊!而且还是悬浮在半空,能看透花京院所思所想的奇怪视角。室内有些昏暗,窗帘隐约透出夕阳的红色光辉。

哦,本来想睡个午觉,居然睡到了傍晚么。

承太郎侧过头去,枕边躺着一颗樱桃。对了,午饭后吃过一碗樱桃,不小心在这里掉了一颗吧。而且,可能就是这个原因,才做了这个古怪的梦。

他抓起樱桃投入口中……是硬的,那不是樱桃,那只是个耳坠。

他坐起来,握住了手心里艳红色的石头果实,看向床头柜。在那张发黄的合影之前,放着他的闹钟。

五点十五分。

时间停止了。

 

 

 

(完)

 

 


评论(12)
热度(48)

© cellofis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