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lofish

Drink with me

[弱虫][东卷] A Time for Us (14)(上部完)

东堂尽八的日记

 

2032年7月6日

 

人们都会把元旦作为新一年的开始,对我而言,却是七夕。小卷在这一天消失,我一年年计算着时日,久而久之,这天就变成了我新一轮年岁的起点。

转眼就是21年了。

我一直喜欢夏天。这个季节,有蝉鸣和花火,有小卷和我的生日。这个季节,曾有我们的IH,那是我们的青春和旧梦。

最近三年来,我回归了正常的生活。不过不再是学着管理旅馆,而是从父母那里,正式继承了家业。父母说他们年纪大了,想退了好好休息,我也不愿继续不做事情呆在家里。虽然我运动员时期的积蓄足够生活,但一个正值壮年的人,却成天在房间里饱食终日,多少有些说不过去。

接管了东堂庵后,就开始了一年忙到头的日子。劳作会填补心灵的缝隙,使人充实。即便是惆怅和迷惘,也不再有闲暇去顾及。

但这不是说,我放弃了小卷。他是我唯一的追寻,是我活着的全部意义。我至死也不会放弃。

三年前,当我领悟到时间这个关键点后,想到小卷的TIME也可能很重要,于是做了一些调查。他的自行车和配件购买于正规车行,发票和保修卡仍被他家人妥善地保存着。我查了车行的进货,查了自行车的出厂序列号,完全没有异常。

调查无果,但我始终相信小卷给我的提示。他是被带往了不知名的时间,和我至今不知道的地方。但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小卷的影像又因何会在我房间里出现,我仍然是毫无头绪。

三年里,我见到过他五回。一次仍在小桌旁,一次是书桌前的背影,还有三次他在庭院中,立在或蹲在石灯笼旁。但每一次,我来不及去触碰,他的身影就消失了。

我的心境已于往昔不同。有时我想,也许穷极一生,我只能通过这种方式见到他。但只要能让我多看到他一眼,让我知道他平安地生活着,这已足够。

明天又是七夕,院角的几株竹子翠绿摇曳。在这样晴朗的清晨,总会让人产生世间万物都美好安宁的感觉。不知道在某个时间与未知之地的小卷,是不是也能感受到这份宁静。

 

刚才去庭院里喂金鱼。因为前面记下来过,小卷三次都在石灯笼旁出现,我就想着去那个位置站一会儿。石灯笼旁边,一大丛蓝色的桔梗花正在盛开,把影子映在小小的池塘里。我蹲下来想凑近花丛,却忽然发现,就在眼前、紧挨着石灯笼旁的地上,有个圆形的石板。石板上面满是青苔,周围一圈却有明显的沟槽,应该正好能伸进手指。虽然我每天都出入院中,但这片石板因为被桔梗的枝叶遮蔽,我好像从来没有注意到过。鬼使神差地,我伸出手,把指头探入槽中,轻轻一抬,就掀起了石板。

石板下面的样子让我诧异。那里有个不算太深的坑,周围用石块砌得整整齐齐的,坑里有个阔口酒坛子。看起来石板的密封性极好,虽然昨天还下过雨,但酒坛周身很干燥,丝毫没有被雨水渗入。

是谁在这里藏了一坛好酒吗?坛口用厚布封得严严实实,绑了一圈粗绳,顶上还压了一块石头。我取走石头,花了点时间解开绳子,打开了坛口。里面没有酒香飘出,也没有任何液体,只有一个方方正正的包裹。

包裹同样被厚布紧紧地绕了好多层,最后才露出里面的东西。

那是排列得整整齐齐的几叠信,每个信封上都标着序号,却没有邮戳。中间大大的字是收信人的名字,右下角写着寄信人的名字。

我紧抱着这捆信件,用发抖的手记下了上面的这些,心脏已经快跳出了胸膛。

它们每一封,每一封都是。

用倾斜的字体写着,收信人“东堂尽八”。

而寄信人,是“卷岛裕介”。

 

我打开了第一封信。

 

 

 

 

 

(A Time for Us 上部完)

 

 谢谢阅读!

To be continued.


评论(22)
热度(33)

© cellofis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