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lofish

Drink with me

[ES] [薰V] 蒲公英(乙女向注意)

为voice太太特别定制的薰V!

乙女向注意!

原创人物“她”注意!

 

 

* * *

 

蒲公英

  

 

1

 

 

周五下班的电车总是异常拥挤。她把背包搭在肩上,左手抓住拉手,右手捧着手机,看着INS关注人发的新图。

美食美景、小猫小狗,漂亮的照片的确有能使人心情变好的功效,但今天的她却有些心不在焉。在公司里忙碌了一天,客户指手画脚不停地改变主意,让她早已身心俱疲。加上过分闷热的车厢,她感觉就算要站稳都需要耗尽力气。

电车开了三站,新上来的人拎袋里可能有章鱼丸子之类的食物,气味传了出来,闻着很香。她这才感到了饿。除了早饭的羊角面包和一天三杯咖啡,她没吃过别的东西。她急需一顿舒服的晚餐来安抚肠胃,但到底吃什么好呢?最近父母去了外地旅行,家里没有东西吃。便利店她已经吃腻了,实在没有胃口。而家门口的居酒屋,这时候肯定挤满了大叔,如果有个伴儿的话,她倒是愿意去吃点东西,一个人去,则多少会有些不自在。

电车停在了第四站。听到报站的声音,她马上放下手机,抬起头看着车窗外。车站墙上是游乐园冬季活动的巨幅广告。灯光璀璨的旋转木马前,是一个容貌秀美的男子的侧颜。他温柔地笑着,像是在等待着恋人的到来。边上配的文字是:约会游乐园,邂逅浪漫冬天。

她吸了口气,目不转睛地看着。电车开动时,她又轻轻吐出一口气,像是叹息了一声。

广告上的偶像是羽风薰,从名字到样貌都仿佛拥有魔法。每天路过看一眼,身心就像是得到了治愈。所以下班时,就算这节车厢很挤,她也会尽力站在这扇车窗前。

 

四年前她刚毕业的夏天,曾与他有过一面之缘。

她在广告公司实习,那次公司派遣去梦之咲拍摄广告。有一天上午没事,她就去学校旁边的海滩上散步。有一个男生正在躺椅上睡觉,他只穿了条泳裤,大毛巾披在头上遮挡太阳,脸上戴了副墨镜。她散步过去的时候,他正好醒来。空荡荡的沙滩上只有他们两人,于是她朝他大大方方打了个招呼。

“天真好!”她说。

“没错,适合冲浪。”他笑起来很好看。

“在晒太阳吗?”

“在等学弟拿冲浪板,”他做了个鬼脸,“好久没回来,连直接去体育室拿器材的权利都没了。”

“原来你不是在校生!”

“别那么吃惊呀,我看着有那么小吗?”

“你裹着毛巾戴着墨镜,我其实根本看不出你的年龄……话说,为什么要披着毛巾?”

“这个啊,”男子坐直了身体,“说来惭愧,我听说有机会冲浪,连防晒霜都忘了涂就冲出来了。不用毛巾遮住的话,估计要晒伤了。”

“防晒霜吗?我有啊。”她翻着随身的帆布袋,递过去一支防晒霜。

“这个……不好意思吧?”男子没有伸手,“学弟也帮我去拿了,估计找不到才去了那么久。”

“用吧,不要紧的。”

于是他微笑着道谢,接过防晒霜,一边摘下了墨镜和毛巾。她愣了一下,随后认了出来。

“……羽风薰前辈吗?”

他细长的手指在她的防晒霜瓶口轻轻一抚,再涂抹在自己结实又漂亮的肩上。

他露出了标志性的笑容,口中吐出了名台词。

“你好啊,我的小蒲公英!”

那时候的羽风薰,作为偶像组合UNDEAD的一员,早就红透了半边天。她则是个晕晕乎乎刚踏上社会的新人。

而那一天在海滩,她穿了自己最喜欢的连衣裙。上面的图案,正好是蒲公英。

 

 

 

2

 

 

回想起那天相遇的情景,让她印象最深的地方,不是对方有多帅气,而是在一个很难描述的点上。当然,羽风薰真人看上去比电视和平面广告里要更迷人,这方面毋庸置疑。但那个点却让她非常在意,以至于回想了很久。

那个点,就是羽风薰的变脸。在她认出他之前,他说话和神情都十分轻松,就像和同班女生在交谈。可是,当她惊讶地叫出对方的名字时,他的脸,或者说他整个人的感觉都变了。他说着招牌台词,露出的是偶像的标准笑容。那是早已被商品化的高级物品,不得不说,十分精致完美,令人心动。但她脑子里,却满是他披着毛巾懒洋洋的样子。只要一想到那个情景,她就忍不住烦躁起来。在之后几周的时间里,她在内心不断地和自己辩驳,最后也没什么像样的结论。唯一能确定的就是,她好像有点过分沉迷于那个人了,但更多的迷恋,是对之前那个毫无戒备的羽风薰。他遮住了头发和皮肤,遮住了眼睛,却没有遮住他原本的模样。

电车忽然一个急刹车,乘客们被惯性扯向前方,又立马惊呼着倒向了后面。她的鞋跟一歪,站立不稳,连手都被扯离了拉环,整个人倒在了后面乘客的身上。她反应过来时才意识到,那位乘客刚才伸手及时环抱住了她,她才不至于摔倒在地。

“对……对不起!”她赶紧脱离那手臂,有些慌乱地道歉。

“啊,你没事吧?”

一句话音柔和的询问,听起来好像有点耳熟。她转身想回答的时候,看见了那位乘客的脸。

染成金色的头发遮住了额头,下方是墨镜和口罩。巧克力棕的厚外套边上有格纹布料的装饰,垂在后面的帽子周围是毛茸茸的镶边。他的双肩包放在脚边地上,黑色的头戴式耳机正挂在颈上。他比她高出一个头,肩膀宽阔,身材修长但看起来足够有力。正因为如此,他才能敏捷地扶住了她吧?

“没事!真是多谢了!多亏了你……”她才反应过来,“啊,你是……”

……羽风薰!

这不是在做梦吧?她有点恍惚。眼前的人明明离自己很近,却又是那么不真实,像是从广告里直接跳出来的。

对方伸出右手食指,竖起在口罩外面,做了个噤声的动作。他从墨镜上方露出了双眼,轻轻摇了摇头。他的眼睛微微眯着,看上去应该是在微笑。

“请不要说出来,”他压低了嗓音。这声音透过口罩传出,像是带着暖暖的湿润气息。

但马上,他的眼神变了,原来弯起的双眼忽然瞪大了。

“我们以前见过……在那个海滩上!”

“是的,好巧啊。”她点点头,勉强接上了之前没说完的半句话。“刚才多亏了你,我才没有摔倒。非常不好意思,也十分感谢。” 

“没关系,请不要在意。我也只是顺手而已。”

这个声音她听过无数回。在电视里,在演唱会现场,在CD里。甚至自己现在的手机铃声,也是他的一首Solo。刚才脑子里还在想的事和人,就这样来到了眼前。电车重新开动。她抓好拉手,低头整理围巾,不太敢看他的脸。之前他托在她腰间的手臂,虽然早已撤回去,但又仿佛仍在那里。她努力让自己保持镇定,不至于让脸红得太明显。

“但真的好巧啊,没想到会是你。虽然你和以前看上去不一样了。”

她不得不侧过头去。

“哎?是怎么不一样?”

“长大了,”他略微低下头,以便于她能听清他放低的声音。他说话的时候眨着眼睛,长长的睫毛轻轻扇动。“不好意思,虽然这样说可能有点冒犯,但……不再是那个穿着蒲公英连衣裙的小姑娘,变成了更可爱的成熟模样。”

“谢谢你,我……你连那天我穿的衣服都记得?”

“嗯嗯!”他做了个鬼脸。

一旦能进行正常谈话,她就不再那么慌张。只有心还是在咚咚地跳得厉害。她侧到他耳边,悄声问道:“怎么会一个人来挤电车?”

“我的助理,今天家里有急事——他养的狗要生小宝宝了,我就让他开车赶紧回去了。然后我从那个录音棚的大楼出来,一辆出租车都没有,就干脆来乘电车了。”

“原来如此。做你的助理,还真是幸运呢。”一不小心,她就说出了真心话,却不知该怎么收回才好。

“真的这样想?太好了!”他的眼神却很兴奋,像是得到了什么了不得的夸奖。

电车到了新的一站,她一眼瞥到外面的站牌指示,心一下子收紧了。下站她就该下车了,但她却头一回不想离开这拥挤的车厢。她甚至期盼着电车能永远开下去。就算现在的事情是在做梦,也是个美梦。明明他就在身边,真的不想马上说再见。

“下一站,”她鼓起了勇气,“我就到了。你是哪站?”

“很近啊,我是比你再过去一站,下车走几分钟就到家。”他小心地留意着周围的状况,用只有她才听得见的声音说着。

“回家吃晚饭?”

“不是,我还不知道晚上吃什么好。”

她心一横,用上了这辈子所有的勇气。“要不要……我也没地方吃饭,所以要是不介意的话,要不要一起去外面吃?我家附近有家不错的店,所以……”

“好啊!”他回答得太快了,让她的心都停跳了一秒。

“真的可以吗?”

“当然可以,”他又用更低的声音补充道,“只要不会太显眼就好。”

广播里报着站名,她的那站到了。

 

 

 

3

 

 

居酒屋里果然挤满了大叔。刚一推开门,吵闹的声音就塞满了耳朵。靠墙还有一张两人的小桌,那个角落的光线不是很明亮,这对今天的他们来说倒是正合适。

他们脱了厚外套,搭在椅背上。他环视了周围一圈,大叔们在发着牢骚、议论着某个讨厌的同事。在这家店里,所有人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像是谁也不会去在意周围的状况。羽风薰放心了,他摘下墨镜和口罩,再次对她笑了笑,拿起了桌上的菜单。

“想吃些什么?”

“啊,一天没吃东西了,想吃热乎乎的……”她脱口而出。

“那我们点这个招牌寿喜烧吧?正好两人份。”

“好啊!”

这家店的寿喜烧,的确是她最喜欢的。但今天的发展趋势却越来越让人目眩。把万人迷偶像拐来一起吃饭,已经够可以了。现在又点了双人份的寿喜锅,剧情都要脱缰了。

店堂里可以随意吸烟,周围桌边飘出的烟雾弥漫在空气里。在橙黄色的灯光下,在今天的她眼里,更像是梦幻一般。她心里又开始发慌,忍不住从包里拿出了烟盒,抽出一支来。

“要是你不介意的话……”她询问桌对面的同伴,刚问出口又后悔起来。

羽风薰是乐队偶像,应该会很在意喉咙和声音的保养。糟糕啊,把他带到这家店里来,就是个错误。何况我还要当着他的面抽烟,简直是不能更糟了。

她这样想着,拿烟的手还在发抖。

“啪”——打火机清脆的声音响起,手里烟头上亮起了小小的火苗。羽风的手臂伸过桌面,握着银色打火机的手就在她眼前。

看到她的烟着了,他像是松了一口气,在包里翻出自己的那盒,也点了一根。

“我这也是难得,有经纪人在都不敢抽。”他主动解释着,脸上露出了她未曾见过的苦笑表情。

她和他坐在那里,一边等着上菜,一边面对面喷云吐雾。虽然他们这会儿一句话也没说。却好像千言万语都被那烟雾所包容,混在了一起。

吃完饭分摊结账的时候,他才想起来问了她的名字,互相留了电话。这只是礼貌而已,她在心里悄悄提醒着自己。今天已经走过了头,以后不可能再见到他了。

出店门的时候,寒风扑面而来。他回去的方向是右边,而她是左边。说完再见后,他马上扭头叫住了她。

“唉?”

“忘了谢谢你,带我来一起吃饭真好。”

“这……正好一起,不用客气。倒是我,感觉十分荣幸。”也很愉快和幸福,她在心里说。

“那么就晚安,我的小蒲公英!”

羽风薰忽然换成了他招牌式的笑容,摆摆手走了。她也转身回去,却更加恍惚。

那个人也成长了。这是个成熟的羽风薰,当年的漂亮面具已经不再是面具,面具和本人长在了一起,让人更要轻易深陷其中。

 

 

 

4

 

 

十分钟后,在她拿钥匙开门的时候,手机铃就响了。她之前提心吊胆了一晚上的羽风薰的Solo就这样毫无防备地响起在楼道里。而更让她没想到的是,来电话的就是正唱着忧郁情歌的本人。

“我到家才想起来,我有一堆游乐园的票。明天天气看起来不错,你有空吗?”

“游乐园?”

“就是我做广告的那个。他们送了我很多门票,我已经分了不少给大家。结果组合里有人结伴去过了,我一直不想自己一个人去,所以问问看你有没有兴趣。”

“明天可以啊!正好今天把工作做完了。”

她撒了谎。她手上的项目客户还没挑完刺,明天请假不上班的话,就要之后加班再补了。但她决定不管那些。

“太好了!那么明天11点游乐园门口见?”

“好的!”

 

结果羽风薰骗了她,还不止一件事。

他的门票早就全送掉了,他是去售票窗口现买了两张。然后天气糟透了,刚进园就是一场暴雨。他们不得不躲在快餐厅里喝可乐吃薯条避雨,两个小时里交换光了彼此童年和青少年时代的黑历史。雨终于停了后,各处的室内项目队伍排起了长龙。他拉着她的手奔去了摩天轮,谢天谢地,摩天轮正好刚刚重新开放,他们才排了一小会儿就坐上了。

封闭室内的寂静又一次让她心跳加速,还好广播里马上放起了音乐……White Christmas……她这才猛然意识到,今天是平安夜。

摩天轮缓缓向上,结果刚转起来,外面又下起了雪。他们惊呼着看着窗外飘扬的雪花,她偷偷看着他的侧颜,和游乐园广告上的一模一样。

“能不能帮我个忙?”快转到顶端时她问。

“什么忙?”

“摇摇我,我想知道我是不是在做梦……”

他轻轻抓起她的手指,小心地握住小指,微微摇了摇。

她忍不住笑了。“为什么这样摇?”

他靠近她,眼睛弯弯的。

“因为你是我好不容易才失而复得的小蒲公英,我怕摇得重了,你就被风吹跑了。”

“没错呢,我已经被风带走了……”

她正说的时候,摩天轮升到了顶端。

 

 

 

(完)

 

评论(5)
热度(25)

© cellofis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