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lofish

Drink with me

[ES] 幕 (无CP,转校生+全员) (1) (2)

 

 

 

 

1

 

 

偌大的剧场里,只有我一个人。

暖空调开着,顶上的灯也全都开了,但仍旧让人感觉冷冷清清。红地毯从入口处一路通向舞台,一排排深褐色的座椅空空如也。鞋子踩在地毯上,软绵绵的,无声无息,像是踏过了云朵一样。我边走边环顾周围,回想着不久之前演唱会时的热闹景象。

同样是这里,那会儿却座无虚席。人们欢呼叫喊着,用力挥舞着荧光棒,汇成一片荧光棒的海洋。聚光灯追逐着舞台上闪闪发光的偶像们,一会儿又扫向观众席,让人群发出惊呼。舞台背景精美华丽,诱人脸庞滚落汗珠,那些歌声和舞姿让人瞬间沉迷……

我在第一排正中坐下,把手机拿出来握在左手中。那些喧闹的应援声早就被时间的风所吹散,我现在能听到的,只有自己心跳的声音。

面前的幕布也是红色的,此刻正紧紧地合着。我曾不止一次地想过,幕也许是剧场里最神奇的东西了。只要等帷幕拉开,人们就能进入到另外一个世界去。新奇,不可思议,和平日的庸常生活完全不一样。但有时却比真实还要真实,比梦幻更加梦幻。舞台上的欢笑,常常能让人忘记自己身上的烦恼。那些人物的悲切和泪水,也会触动你心里最柔软的一处,让人因此感伤良久。你明明买了票,知道那是舞台,也知道那些都是演出,却会不知不觉被那幕后的空间吸了进去,被吞噬,被融化,被挖出了灵魂。

幕布后响起了轻轻的脚步声,像是只穿着袜子的脚踏在木地板上。一会儿,幕布中间探出了一个脑袋。真白友也睁着圆圆的眼睛,扫视了一下观众席。

“制作人姐姐,只有你一个吗?”

“是啊,就我一个,友也君。佐贺美老师本来说也要过来的,但他临时被某个应酬拉去了。”

“应酬?为了应酬就不管自己的学生了?我看老师多半是因为有酒喝,就什么都顾不上了吧!”

友也看起来已经化好妆了。他戴了假睫毛,一边说话睫毛一边扑闪扑闪,像两把小扇子。金色的假发打着卷,垂在他额头上,头顶上的水晶王冠闪闪发亮。鸣上学长帮忙搭配的妆容真是无可挑剔。友也的肤色原本就白,上了粉底的皮肤有一种柔美的光泽。腮红是通透的嫩红色,涂过了唇膏的嘴就和新鲜的樱桃一样。

我在心里悄悄地羡慕又妒忌。一个男孩子扮成的公主,居然能那么美貌可爱,让身为女性的自己多少有点自愧不如。

“老师基本上没管过这次的演出,他又说交给我很放心,我就不好再说什么了。”我假装很淡定的样子,不能让学弟看出我的尴尬来。

友也吐了吐舌头,扮了个鬼脸。这个时候,他倒是恢复了男孩子的本来面貌,也让我真的不再在意他可爱的女性装扮了。

“不是基本上,老师可是一点点都没管呢!全是姐姐一个人在忙!我看制作人那栏,把老师的名字删掉比较好。”

“不行啊,是主办方的要求,名单里必须有一位指导老师。”

这是实情。表演部这次参加的比赛,规定里的确有这条。这是一次全国性的比赛,汇集了各个高校的一流演出社团,规则自然也是十分详细。比如剧本需要原创,比如服装道具自制比例越高则加分越多,还有监督和制作人一定要是在校生,而且指导老师不能缺少。不过幸好在参赛人员的规定上还算宽容。主参赛社团是全员必须参赛,但在人数不够的情况下,可以请同校生作为外援,数量不限。所以这一回,除了表演部的三位成员,还请了Knights和Undead全体在舞台上作为外援来表演。担任监督的是表演部部长日日树前辈,制作人和脚本则都是我。

友也朝我笑了笑。

“制作人姐姐,我要回去了。接下来,就请欣赏我们的完整彩排吧!”

我点点头,看着幕中间的缝又合了起来。我调整了一下坐姿,内心有点激动。这部剧的排练我是全程参与的,但在舞台上的带妆彩排,这还是头一回。要知道,在隔音练习室里穿着校服排练,和换上戏装站在舞台上,两者间的差距是很大的。

我按下手机上的录制按钮,安静地坐定了。

 

随后,幕拉开了。

 

 

 

2

 

 

大钟敲响了三下。

国王的头颅在地上。

鲜血汇成了一个小小的池塘,旁边还溅出了点滴的血渍,尚未干涸。三个国王的骑士在右侧站立着。酒红色头发的骑士握住了剑柄,黑发的骑士凝望着那景象,银发的骑士则一脸冷漠,看不透他的心思。

“国王他……死了。”黑发骑士声音黯然。

“谁能杀死他?我不能明白!到底是谁,杀死了这世界上最伟大的骑士?”红发骑士的剑已经出了鞘。

“我们的王再伟大,他也已经这样死了。”银发下的面孔上看不出表情,那声音就像一块冰。

“他死了。”黑发骑士喃喃重复着。“他的身体还在卧榻上安睡,他伟大的头颅却被凶手抛弃在了这里。”

“这是我们的错……我们没有尽到义务,保护好国王……”红发青年开始哭泣,他把剑斜插在地上,双手扶住剑柄。

“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银发男子依然不动声色,“尽快找到凶犯才是我们要做的。”

黑发骑士说:“我们刚才已经设了重重关卡,凶手逃不走的。”

红发骑士说:“王城内外都布下了天罗地网,连一只鸟都出不去。”

“不是这样吧?”银发骑士轻声冷笑,“刚才我还看见一只夜莺飞过了城墙。”

灯影移转,沉默的三骑士变成了黑色的剪影。

时间的细沙流动,随后是四下钟声。

“过去了一个钟点,凶手还不知所踪。”红发骑士轻声叹气。

“按理说,没人能够逃脱我们的追踪。”黑发骑士交叉胳膊,陷入思索。

银发骑士打量四周:“还有一种可能……”

“什么?”

“是什么?”

“凶犯并没有走。”

“你说他还在王宫里?”

“正是。杀了王的人,说不定就藏在我们中间!”

三人同时后退一步,警惕地看向其余两者。

“不会就是你自己吧,银骑士?你是王最信任的人,你的剑刃也最为锋利。”

“我倒觉得是你呢,黑骑士。夜晚是你最活跃的时间,没有灯光你也能看清东西。而且你不是老说,自己热爱鲜血吗?”

“不是我,我不会做这样的事。但我们可爱的红骑士,难道就没有嫌疑吗?”

“可爱又年少,是的,他也有嫌疑。他经常去异国游览,没人知道他最隐秘的经历吧。”

“我绝对不会伤害我们高贵的王!”红发骑士朝着同伴,发出了怒吼。“要说是异邦,那魔法师大人岂不是最不可信的一个!”

“是哦,魔法师……”黑骑士沉吟着。

银骑士望向天空:“对啊,差点忘了呢。魔法师大人本来一直在我们繁荣富庶的邻国,他身居高位,备受尊崇。而邻国的国王明明正值盛年,有一天却却忽然病死在花园里。很快,有将领发动兵变,国家随后四分五裂。魔法师大人就这样逃到这里,投靠了我们的王。”

“现在,连我们的王也被杀害了。”黑骑士的目光投向了同一个方向。

红骑士焦躁地踱步:“……可是,我想起还有一个人……”

“你想起了谁?”

一束冷冷的月光照向舞台左侧,一位妇人身着黑衣,半透的黑色头纱遮在她的脸上。她的裙摆垂下,她王冠上的黑宝石闪耀。她就像一朵初放的黑色百合。

王后的询问声音轻柔,却又好似能穿透石头。

三骑士齐齐朝她弯腰行礼,她也同样颔首致意。王后的问题没有答复,提问的人倒也没再追究。

“魔法师已经查看过现场,收集了线索,所以我想请人来把王的遗体妥善安置。然而刚才却得到了紧急的消息。

“王子和公主不知道为了什么,突然离开了宫殿,连侍卫都阻拦不了。他们兄妹两个不准有人跟着,说要去找到杀害父亲的敌人。”

“难道他们发现了凶手的踪迹?”银骑士探身询问。

王后轻轻摇头。

“没有,他们只留下话说……”

“说了什么?”

“说看到一只夜莺,飞出了国王的城堡。”

“夜莺?难道和我看到的,是同一只?”

王后继续说道:“国王已死,我不能抽身。所以请你们三位骑士,现在就去追踪我的一双儿女,把他们带回宫廷,不要让他们遭遇险境。”

三骑士领命,从右侧退下。王后转身,久久望着那地上的头颅,过了一会儿也退了下去。

背景中月亮徐徐升起,一个男人的身影立在舞台深处。他脸朝着里面,只有长发披散在肩上,沐浴着月光。

他吟着诗句,夜风吹动他的长袍。

“威严的骑士,

世上的国王。

他们伟绩的传颂,

没有露珠来得久长。

泥土中的玫瑰,

有鲜血的芬芳。

快从梦里醒来,

去听夜莺的歌唱。”

钟声响了五下,那人的身影黯淡了下去。

幕合上了。

 

 

TBC.

 

评论
热度(26)

© cellofis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