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lofish

Drink with me

[ES]幕 (7) (8) (9) & (尾声)

 

 

7

 

 

“即使是虚假的,不过对大部分人来说,快乐果然是比痛苦要吸引人呢……”

日日树前辈这样说着,发出笑声。

“这样讲的话,如果人有选择的权力,那么他说不定会留在梦中不出来了。”

“每个人其实早就选好了,只不过他自己可能还没意识到这件事罢了。”

“早就选好了是指什么?”

“呼呼呼!”学长又在奇怪地发笑,“转校生怎么知道,自己不正在一个梦里呢?”

我愣了一下。

“因为我能感觉到……你、我、这长椅,天空的蓝色,空气中的花香,远处操场上传来的声音。这是种真实的感觉,清清楚楚,不会是梦。”

“那么你刚才跟我说,在梦里飞翔的感受,就不真实了吗?”

我一时无言以对。

“的确同样真实。在梦里,我不知道自己在做梦。”我思索着:“不过,现实就是现实,是绝对不可动摇的真实。一个人为了快乐的感受而选择了虚假的幻境,他迟早会醒来吧?到了那个时候,他的人生、他真实的一切,又该怎么继续呢?”

“不一定哦,不一定会醒来。而且感受这样东西,可以说是生命中的全部呢。”

“全部?”

“人无论去何方,做什么事情,怀有怎样的欲望,他所得到的无非就是一样东西,那就是感受。

“追逐金钱的,在拥有财富后,可以购买昂贵的物品,过上奢侈的物质生活。但他实际得到的,其实是‘我买得起’、‘我拥有’和‘我在享受’这样的感受。

“成名之人被人簇拥,名字和故事在街头巷尾被人传颂。然而人群是涌动的潮水,知名只是被收藏进他人的脑海和抽屉里。本人所得到的最大收获,也就是在此状态下的感受。

“美食穿肠过,美酒醉一夜,美人去又来。归根结底,人们得到了什么呢?走遍了世界的旅人,把带回的照片存放在硬盘里。但彼时彼刻,那般风景,那般感受,却千金难买,再不会重来。

“人们拥有不了物品,拥有不了他人,甚至连暂时所拥有的生命都会离他而去。所以啊,人拥有的东西是无形的,是经历,是体验,是感受。

“而那些‘绝对不可动摇的真实’,在压倒一切的快乐感受面前,又会不会退缩到一旁呢?所以就让我再问你一次吧,转校生……

“你怎么知道,自己不是在梦里呢?”

 

Was it a vision, or a waking dream? 
Fled is that music:--Do I wake or sleep? 

 

 

 

8

 

 

墓园里像是下过了雨,地上湿漉漉的,石碑和雕像也仍旧潮湿,由原本的青灰色变成了黑色。公主伸出手指,触碰墓碑上的刻痕,指尖上被泥土和青苔沾满了。

在不远的前方,一座城堡的影子显现了出来。月亮被云遮住了,看不清城堡的真面目。她久久凝视着那块墓碑,在寂静中独白。

“我不能相信这是真的,这不会是你,我亲爱的哥哥。刚才你的笑容还在我旁边,带着温暖,现在却变成了冰冷的石碑。我知道魔法威力巨大,甚至连时间也能够任意抹杀。可是这百年的坟茔里,不可能躺着年轻的你。

“我们在宫廷花园里长大,一起欢笑和玩耍。从没有尝过饥饿的滋味,也不知痛苦会怎样钻入心扉。现在我好想继续哭泣,就算变成了石碑也要抱拥住你,可是前路茫茫,我不能再迟疑。

“我仍能感觉到那夜莺的气息,不会有错,它曾飞过这里。我们这一路付出了代价,你失去了小马我献出手帕,现在连你都长眠在地下。这一切努力不能白费,我一定要把那夜莺找回。我是骑士和先知的女儿,必将无所畏惧百折不摧。不能回头,我要擦干眼泪。”

公主束起自己的长发,朝着城堡前进。在遥远的地方,传来了狼的嚎叫,陶笛的哀怨和海浪的哭声。随后,那些声音也听不见了。在墓园的入口,有一个人立在门旁。他身穿黑色的夜礼服,眼睛是宝石般的红色,正朝她轻轻颔首。

“晚上好啊小公主,欢迎来吾辈夜的国度。可是现在天色已经很晚,也许你该回家报个平安。前面除了黑暗别无他物,除却死亡没有路途。现在回去还来得及,也许家中还有惊喜。”

公主提起裙摆,微微屈膝还礼。

“尊敬的夜的主人,感谢你善意的提醒。可是我心意已决,不会放弃追寻。还请你让我通过,我要去找到夜莺。”

“真是个了不起的小姑娘,不过你看,那是何方?”

夜的主人用手指向后面,月光忽然从云后涌出,把城堡的模样照得清清楚楚。那不是别的地方,那里正是王宫的城堡。

公主用手捂住了嘴,发出短短一声抽泣,然后昏倒了下去。夜的主人及时过来扶住了她,像是在惋惜一般,他叹息着。

“人类骄傲勇敢又顽强,要击溃他们,只有用绝望。”

他接着把公主轻轻扶到一边,让她躺在一丛青草上。然后对着舞台左侧说道:“都现身吧,骑士们,我能看见你们藏身的地方。”

阴影中三位骑士走出,他们的剑都握在手上,发出寒光。

“快点把公主交还给我们,墓碑和城堡都是幻影,你的魔法骗不过我们的眼睛。”

“交还公主没有问题,只希望你等就此退去。”

“公主定然要誓死保护,但在我们之中,有人必须继续前进。凶残的刺客尚未查明,无论如何要找到那只夜莺。”

夜的主人仿佛没有听到骑士们的回答,他走到一块墓地的栏杆旁,悠闲地坐了下来。

“我目睹了王子公主一路过关,自然也知道你们何时出现。在夜的国度,黑暗中我每一处都能看见。

“你们没有计谋和王冠,所以银骑士的剑吐出绳索,捆住了巨狼,让他只能发出呜咽。

“你们没有手帕,所以红骑士的剑召唤魔法,把巨人的陶笛变成了黄沙。巨人孤寂地寻觅他丢失的乐曲,不再看守石崖。

“到了大海岸边,黑骑士把宝剑刺向波浪的心尖,风神的舞蹈化为了泡沫,水珠像蒲公英一样飘散。

“他们是我可爱的伙伴,原本就拥有不死的灵魂。明晚黑夜再次降临,他们就会恢复如初不再苦痛。

“吾辈敬佩三骑士的本领,一路闯来也不会记恨。所以请各位带上公主,完成使命回归王宫。”

三骑士听罢深深行礼:“实在是抱歉黑夜的领主,我们只能抗命过去。”他们忽然同时交叉三柄剑锋,在那里猛然爆发出太阳般的光芒。

冲天的剑火燃尽了黑夜,墓地和城堡在一瞬间没了影子,连夜的主人也消失无踪。眼前出现的是一片茂盛的树林,隐隐飘来了果树甜美的芳香。一轮朗月高悬在天空,柔暖的夜风吹拂着树梢。

三位骑士正向前奔跑,红骑士忽然停住了脚步。

“你们是否记得之前在王宫,我说还有一个人?”

“你说的莫非就是……世上第二伟大的骑士?”

“……可惜我们好像已经来不及。”

伴随着最后银骑士的话音,月亮用它白色的剑刃在大地上划了一道。三骑士面前出现了一条银白色的大河,阻挡在森林前面。

河上有一条白色的木船,月之后站在船的中央,她的一双儿女躺在甲板上,身上盖了毯子,看上去正在熟睡。月之后掀开了她黑色的面纱,露出白皙的脸庞。她的裙摆垂下,她王冠上的黑宝石闪耀。她就像一朵盛开的黑色百合。

三骑士恭敬行礼。

“参见王后,世上第二伟大的骑士。”

月之后轻声叹息。

“我本来只想要你们带回我的儿女,我本来只想要保守住这个秘密。谁知你们都执着于夜莺,就算请来黑夜的主人帮忙,也拦不住你们的前进。

“既然我已来到此地,现在就来揭开谜底。

“三年前你们的王从战场凯旋,当时他还摆了庆功盛宴。然而他其实身受重伤,回到寝宫就倒在了塌边。他的生命之火眼看就要四散,魔法师使用咒语,帮他把心脏的缺口填满。然而魔法再强也有弊端,咒语会激发内心最渴望的一面。王变得不能再忍受,他越发向往自由自在,厌恶宫廷还有王权。时至今日整整三年,挣脱束缚他一心要改变。

“但一国之主不可随便退位,轻率举动会引发混乱。为此他找到大魔法师,还有和我一起,演了个故事。那头颅和身躯都是魔法制作的道具,你们的王已经好好地自己离去。国王之死虽然让人心痛,但也会在民众间引发同情。举国上下,仿佛大敌已兵临城下,王权牢固统一人心。本来事情完美,计划周全,要不是我的孩子和你们都看到了夜莺。

“而那夜莺,不是刺客也不是敌人。只是你们的王忘了摘下冠冕,就飞向了树林。”

追寻之事已有了答案,骑士们不再有疑惑,恭恭敬敬遵命踏入了木船。可是三骑士现在只剩下两人,银骑士却不知在何时不见了踪影。

银白的月河泛起波澜,却找不见银发的人和他的宝剑。这样的风景和其中的人物在渐渐变淡,舞台布景转到了密林中间。

在翠绿的树冠簇拥的草地,有一座小小的凉亭。那里垂满了盛开的蔷薇,传出悠扬的鸟鸣。

银发的骑士现出身影,他漫步走过去,宝剑提在他的手心。

鸟鸣停了下来,一个声音在问。

“是你来了吗,银色的骑士?只是我不知道,你到来的原因。你捍卫的究竟是王权,还是我?我仍然无法分清。”

银骑士没有停步,也没有回答。

 

幕合上了,全剧终。

 

 

 

9

 

 

幕再一次拉开的时候,全体演员手拉着手出来谢幕。台下我一个人站起来用力鼓掌,台上的人们都在笑着,有的还和旁边的人打闹着,一边朝我欢呼挥手。

只有月咏学长没有参加演出,他最后的台词是事先录制好的。本来舞台剧的演出,播放录音的话,会显得有些不自然。但因为前面的鸟鸣也是录音,跟上后面的人声倒是非常和谐,没有任何问题。日日树前辈真是想了个绝好的主意。

幕再一次合上后,我坐回位置,看了眼手机。出门前充满的电量,早就退到了红色区域的警戒线之下,现在的百分比是个位数。我退出应用图标,关闭了屏幕,把头向后靠在了椅背上。

眼前红色的大幕紧闭着,空荡荡的观众席里就我一个人,就像演出之前那样安静。刚才幕之后舞台上发生的一切,奇妙飘忽,犹如幻梦。我感到了疲倦和困意,连日来的辛苦,这时候一下子涌了出来。

我等着日日树学长过来。我已经想好了,一会儿也要问他那个同样的问题。

“日日树前辈,你怎么知道,自己不是在梦里呢?”

 

 

 

尾声

 

 

幕开启了,暗红色半透明的幕。

过了一会儿我才意识到,那只是我自己的眼帘。我身处在一个花园里,四周飘来馥郁的果树香味,还有蔷薇盛开的甜香弥漫在暖风里。

日日树涉的脸离我很近,几乎都快贴了上来,让我有点心跳过速。

“嗯嗯!太有意思了,你的梦!Amazing!”他点着头笑着说。“全部都有趣极了!那个山丘上的学校,那些人,那个女孩,那个演出,还有拿在手里的魔法板!”

他长长的那条辫子在我眼前摇晃,我这时才注意到他穿的服装。

他穿了金色和白色布料制成的晚宴礼服,领子、前襟和腿侧都有彩色丝线的手绣图案,华丽异常。他披着黑色的丝绒披风,肩膀周围镶嵌着各种宝石。

“唯一的遗憾只是……”他像是在回想,“你梦里的我,戏份也太少了!呼呼呼,多少有点不够尽兴吧。”

“不过你的梦,仍然有趣极了。是预言,是未来吗?还是另一个虚无的世界呢?”

他露出了我最喜欢的表情,嘴角微微弯起,思索着。

我想起来之前还有个问题要问他,刚要开口,他却仰头看了眼月亮。

“啊,时间差不多了!我要走了。虽然我心里不想把你一个人留在这里……”我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一丝苦涩浮现在他眼中,“我也不想让事情变成这样……可是那天,你在这花园里即将死去,我绝望了,就用咒语抓住了你的灵魂,装入了手边最近的东西……请原谅我,也原谅我现在的离开。”

他说完,抬眼看了我一眼,我看到他眼睛里都是泪水。然后他转过身去,准备离开。

我本能地伸出手,想抓住他的一缕头发。恍惚间,我觉得自己以前也做过同样的事情。但我却看见了诡异的东西在眼前掠过,我也没能抓住任何东西。我呼喊出声,但我却只听到了悠扬的鸟鸣。

他走了,消失在小路的尽头,玫瑰和蔷薇最后遮住了他。

我战栗着,抬起手臂再次确认。我也刚刚注意到,自己站在高处,目光下方,有一个小小的池塘。我探头张望水中倒影,终于看见了,我是一只夜莺。

水面反射着这个世界的舞台,我终于记起了自己的名字。

 

 

 

(完)

 

 

注:英文原诗来自于《KEATS:POEMS PUBLISHED IN 1820》一书中的《ODE TO A NIGHTINGALE》

 

 

评论(9)
热度(22)

© cellofis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