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lofish

Drink with me

[JOJO][SBR][GJ] Lesson 6

 

 

乔尼想,他只需要看一眼。不要很多,他只要看一眼就好。

 

 

乔尼看到了。

就在左前方不远处,河流涌向一大片开阔的水域,那里并非空空荡荡,而是有一些小岛的影子。途径水域的大小船只也不少,说是熙熙攘攘也不为过。就在离岸边不远的一个小岛上,耸立着一个比火柴头还要小的点。那就是她了,自由女神,乔尼想。

乔尼曾好几次近距离见过这尊雕像。乘船进港时,还未看到口岸的时候,却能第一个看到立于茫茫海水中的她。不管在蓝天白云下,还是深夜的雷暴中,在船上看去,这尊塑像都高大无比,充满威严和激情。而现在,隔了一段距离,她就缩成了一个小点,难以轻松辨识。岸边的楼宇比她高,船只的桅杆看起来比她更高,仿佛浪头一打,她就会在原地消失无踪。

乔尼有种说不清的奇妙感受,他轻轻舒了口气。

杰洛却不知道在想什么。他早就坐在了大桥的栏杆上,把长长的两条腿挂在桥外面,一点都没有在意会不会掉下去。他哼唱着一首意大利语的民歌,节奏就像在蹦蹦跳跳,高潮段落欢快滑稽。杰洛伴随着乐句,做出了夸张搞笑的表情。乔尼虽然听不明白歌词里唱什么,但光看看杰洛扭来扭去的脸,他也能猜出个大概。杰洛正在和乔尼看着一样的方向,却在乔尼转头的同时,也收回了目光,和乔尼的眼神碰在了一起。

他咧开嘴笑,露出金闪闪的牙齿,然后反倒是问起了乔尼。

“乔尼,你一脸正经的样子,是在想什么呢?”

“我在想球网,”乔尼回答,“就是你一直提到的那个球网。”

“触网弹起的球?”

“是了,”乔尼指向了大桥前方,“杰洛,你看这座桥像不像一张球网?正好把河水分为了左右两部分。”

“确实有点像呢!”

两个巨型桥塔立在大桥两头,万余根钢索悬拉在桥体上方,一根根竖直垂下或交汇于桥塔顶端。从他们两人所在的角度看来,真的像一张大大的网。

“而和你常说的那个不一样,现在我们知道球落在了哪一边。”

乔尼停顿了一下,把承重的那条腿换到了左边,他能站立没多久,还很不习惯脚上所负担的那份身体重量。杰洛没有发问,只是等着他继续说下去。

“当然是左边啦,你看,女神正站在左边,那么球肯定妥妥地落向那里了。”

“这个冷笑话好棒,乔尼你很有天赋啊!不过也没有错,此刻我们所站的地方,可以称为‘结局’,所以现在就是触网的球已经落下去,一切都有了结果的时候。”

“是啊。”

周遭风平浪静,他们沉默了一阵子,默契地望着那个被称为女神的岌岌可危的小点。连身后车辆人马来往的嘈杂声音,都仿佛化在了宁静之中。

乔尼的胳膊紧挨在杰洛的身侧。他们刚在大赛上认识那会儿,自然不会有这么亲密的接触。到后来,一路上宿营的时候,为了避免危险,为了警觉敌人的到来,甚至纯粹为了取暖,他们开始紧靠在一起睡觉。再后来,就算是没什么事,乔尼觉得只要能贴着杰洛,心里就会变得很踏实。而杰洛也没觉得这有什么不妥,有一次他也对乔尼说过,挤在一起的感觉让他十分安心。

暮色正在降临。绯红的云霞渲染了左前方的天空,曼哈顿岛那侧的桥塔变成了深黑色的剪影。风开始大了起来,杰洛伸手压了压帽子。乔尼弯起的手臂压着桥栏,在风里眯起眼睛,看着这黄昏的景色。

“像做梦一样啊,杰洛,我们终于在这里了。”

“是的,我们到了。”

“我曾经以为,我们永远也跑不完那该死的赛程。” 

“会死在路上。” 

“死在敌人的一招之下。”

“莫名其妙死在睡梦里。”

“被野兽袭击。”

“被石头砸死。”

“被枪击穿胸膛。”

“在火焰中化为灰烬。”

“沉入大海。”

他们愣了一下,然后相对大笑起来。杰洛伸手搭在乔尼的肩上,笑得弯下腰,眼泪都喷出来了。笑够了以后,杰洛像变魔术一样,掏出了一瓶酒来,在乔尼的眼前晃了晃。

“咦?这不是……”

“是的!就是你卖掉遗体换回我命的那种葡萄酒!”

“哪里弄来的?”

“55街,那里和8大道交汇的路口有家小酒馆,楼上是旅店。我昨天一路往上城走,问了好些家铺子,才买到这瓶一模一样的酒。”

杰洛把手指贴在瓶口,隔着玻璃,软木塞在酒瓶里旋转向上,最后“砰”地一下飞了出来。

“再干一次杯吧,乔尼!”

“可是我没带杯子……”

“我也没有!”

杰洛把酒瓶放在桥栏上,让乔尼抓住下方瓶身,自己扶住上面的瓶颈,就像两人一同握住了酒杯。

“要为何而干杯呢?为终点吗?”

“终点就是另一个起点吧,为这个干杯怎么样?”

“很好,我喜欢。”

“敬终点和起点……”

“敬终点和起点……”

他们分别凑到瓶口喝酒,喝完再把瓶子交到对方的手里。

“好了,听好了乔尼,现在要上Lesson 6了!”杰洛边说,边仰起头来喝了一大口酒,然后递过酒瓶。

“什么?居然还有第六课!我还以为上完五课,我就能毕业了呢!”

“乔尼,我们刚刚不是还为起点干杯过吗?Lesson 6虽然是旧课的延续,但其实是一门全新的课程。等你学了这课,能不能真的毕业,就看你的了。”

“好吧,齐贝林教授,我好好听课就是了。”

“那我就开始了。”

杰洛跳下桥栏,和乔尼面对面站在了一起。

“Lesson 6很难讲解,但本质上又相当简单。乔尼你记得前五课的内容吧?能不能再重复一遍出来呢?”

“Lesson 1是‘别对我抱有什么奇怪的期待’;Lesson 2是‘别让肌肉察觉’;第三课我记得是‘相信回转,只管相信就是了’;Lesson 4什么来着?”

“Lesson 4是‘表达敬意吧’……”

“然后最后一课是‘最短的捷径就是绕远路,绕远路就是我最短的捷径’。是这样的吧,杰洛?”

“没错,很好!现在,听好了,Lesson 6的内容,就是请你把前面五课所讲的,全部颠倒过来……”

“颠倒过来?”

“对。比如,首先,‘请对我抱有奇怪的期待吧’……”

“好,让我来回答……然后,让肌肉察觉到我期待的一切?”

乔尼的眼睛眯得更小,他想在变黑的天色下,努力看清杰洛的表情。

“Lesson 3是不仅相信回转,而且感受到了回转的力量。Lesson 4是接受敬意,最后一课……那么就是,离我最近的就是我最想达到的目标。”

最后几口酒滑进了乔尼的喉咙,他在等待着杰洛的答案。

天已经完全黑了,零散的星光出现在天幕上。杰洛的披风被吹得飘了起来,仍旧看不清他的脸。

杰洛终于开口了,他说……

 

 

乔尼并没有想看那么久,他之前就想看一眼,一眼就好。但这另一个世界的自己和杰洛却仿佛近在咫尺,让他忍不住看到现在,直到幻影在面前消失。

不知是不是因为“遗体”就在河对面不远处的地底,或是迪亚哥在桥上和自己战斗的时候,暂停过几次时间,而产生了某种时空的漏洞。乔尼偶然发现,他在布鲁克林大桥上使用ACT4的话,就能看到不同平行世界的场景。那些场景,都像是隔了一层透明的薄壁,乔尼能看见、听见,甚至能感觉到那个世界的温度和风,但不论怎样,却还是无法触及。

之前的那些世界里,都总是只有乔尼自己一个人。他不甘心,试了好多次,终于在刚刚这个世界里看到了杰洛。

已经足够了,乔尼想。他原本只要能看到就可以满足,现在已经远超出了自己的期待。

天已经完全暗下来,头顶上方的天空漆黑一团,雨夹雪一整天都没停过。桥面上结了薄冰,寒气透过靴子的缝隙钻进脚底,让乔尼的脚趾头发疼。一月的纽约正是一年中最冷的时候。

接下来要做什么呢?乔尼盘算着。去55街找找看那家酒馆吧,他想。说不定在这个世界里,那家酒馆也存在着。运气好的话,就在那里的旅店住上一夜,喝掉那瓶酒,明天再早起去码头。

他搓了搓冻僵的手,从地上拾起绳索,再一次扛在了肩上。身后的木箱是他在布鲁克林一家专做木头货柜的店里买到的,用料很足,十分结实牢靠,但同时也非常重。在此之前,他找了家医院的太平间帮杰洛的遗体做了清理和防腐处理。这般安置妥当后,他可以安心带着杰洛越过茫茫大洋,回转故乡了。

乔尼拖着木箱,小心地避开桥上的残雪和积水,往前走去。

“嘿杰洛,这条河叫伊斯特河,这座桥就是布鲁克林大桥,”他边走边说,“这是我们旅程中要跨越的最后一条河了。看前面,那就是曼哈顿岛。在我们的左前方的海里,虽然现在黑乎乎一片什么都看不见,但你知道吗杰洛,女神就站在那里。”

他停下来,让腿上的疼痛缓解了一下。

“可是啊,杰洛,因为没有了老师,Lesson 6对我来说太难了……我可能永远都没法毕业。”

乔尼抬头望了望雨雪落下来的天空,他又一次低下头,继续走了下去。

 

 

 

(完)

 

评论(9)
热度(63)

© cellofish | Powered by LOFTER